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门上有古怪
  • 第一百七十八章 门上有古怪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韩晓琪没有吭声,冷哼了一声,在刘浪的手心走起了毛笔。

        刘浪对符咒这种东西有着天生的敏感,只看了两眼,瞬间记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好,我来。”

        拿回毛笔,沾朱砂,刘浪提笔不到十秒钟刷刷刷在黄纸绘下了一张开锁符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本来还以为刘浪会浪费几张符纸之后才能画好,正想着再指点一下,可却看到刘浪已将开锁符送到了自己面前,惊得小嘴都合不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这画好了”

        “啊不然还怎样”

        刘浪装傻冲愣的本事一顶一的强,尤其是在漂亮女孩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木天行,六甲六丁,启锁开通,自照圆明。”

        这开锁的咒语抓鬼的咒语要简单很多,刘浪将开锁符放在锁口处,轻轻一念,只听咔嚓一声响,门竟然真的打开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吃惊的盯着韩晓琪,一脸的不信,“真、真的可以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白了刘浪一眼,正要推门进去,刘浪一把拉住韩晓琪,笑道“里面万一有危险呢,我先来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刘浪直接挡在了韩晓琪的前面,轻轻推门而入。

        刘浪并没有看到,在自己挡住韩晓琪的同时,韩晓琪的眼圈竟然微微一红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进房间,顿时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。

        他娘的,这种味道刘浪自然知道,平时看岛国动作片打手枪时,咳咳

        刘浪脑海顿时浮想联翩,狐疑的抬起头来,朝着房间内一看,立刻两只眼瞪得跟铜铃一般,直了。

        客房二十多平米,正央靠墙的位置一张近两米宽的大床,床躺着三个人。

        间一个是半拉脑袋没有头发的老男人,老男人的左右胳膊分别抱着一个美女。

        刘浪感觉自己的鼻血都快要流出来了,直接完全无视那个秃顶的老男人,眼睛不够使的贪婪的扫描着那两个女人。

        两个女人一个染着黄发,一个染着棕色的头发,男人的两只胳膊恰到好处的盖住了汹涌的波涛,而白色的被子半遮半掩。

        黄发美女大腿搭在外面,白嫩闪眼。棕发美女更是干脆,下半身直接什么都没盖。

        后面的韩晓琪见刘浪跟木头人一般,呆在前面不动了,不由得捅了两下,问道“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”

        刘浪终于回过了神来,连忙摆了摆手,朝着韩晓琪挤了挤眼色,又悄悄退了出去,随手把门掩了。

        在掩门之前,刘浪还忍不住朝着里面看了两眼,心这个恨呀。

        妈的,这个秃头长得跟坨屎似的,竟然还有这种艳福,真是可怜了我这英俊的小男生了。

        “咋了你怎么退出来了啊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还一脸疑惑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暗擦了一把冷汗,心道“幸亏没让她先进去,否则得多尴尬呀。”

        瞅了韩晓琪一眼,刘浪嘿嘿笑道“这间不是,里面住着人呢。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倒也没有多想,点了点头,说道“那肯定是这间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的思绪还完全在刚才那两个大白腿美女身,还有点没缓过劲来,木讷的点了点头,愣愣的说道“嗯,嗯嗯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嗯什么呀,赶紧画符。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使劲捶了刘浪一下,一下子把刘浪给打醒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嘿嘿笑了两声,拿出纸笔,又画了一道开锁符。

        画好之后,刘浪照旧还是冲到了前面,轻声念道“木天行,六甲六丁,启锁开通,自照圆明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咔嚓”

        一声清脆的开锁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头一喜,娘的,这东西太厉害了,那些小偷的技术可强多了,以后算找不到工作,专门用这个东西给人开锁也能赚不少钱呢。

        边瞎琢磨着,刘浪轻轻推了一下门,可怪的是,那道门竟然没有推开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”

        刘浪嘀咕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现在的韩晓琪还很虚弱,虽然能够附在荷花的身体,但大部分法术都使不出来,也有些怪。    忽然间,不知从哪里吹起了一阵风,呼的一声,刘浪跟韩晓琪同时感觉一阵寒意。

        俩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立刻从对方的眼看出了端倪。

        有问题。

        俩人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从怀里掏出了鹰眼血,自己涂了两滴,递给韩晓琪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一眼看出那是视鬼的鹰眼血,似乎没料到这段时间没见,刘浪怎么变得真跟抓鬼师似的了,面露吃惊地说道“你竟然还能搞到这东西”

        说完之后,又摇了摇头“我本来是鬼,用不着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,对对对,我都忘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嘿嘿一笑,将鹰眼血收了起来,随手将桃木剑和铜钱剑拿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两把剑在手里掂量了一下,刘浪还是将铜钱剑递到了韩晓琪的手,说道“用这东西保护自己。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一看到刘浪手的铜钱剑,立刻吓得跟狗被踩到了尾巴一般,迅速跳到了一边,叫道“你干嘛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有些莫名其妙,心道我好心好意把这个厉害的铜钱剑给你,怎么了这是

        看着韩晓琪惊恐的盯着铜钱剑,刘浪心顿时一阵懊悔,,我怎么又给忘了,完全忘了她是一只鬼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心却跟打了五味瓶似的,莫名有种怪的念头,如果韩晓琪真是活人的话,那该多好啊。

        尴尬的笑了笑,刘浪收起了铜钱剑,手里拿着桃木剑,回头再看时,隐隐看到门锁有道黑烟。

        那黑烟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,可却一层一层缠绕着门锁。

        刘浪好的拿起桃木剑往砍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刺啦一声响,竟然像是打出了火星一般,那道黑烟忽然间猛烈的翻滚了两下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在了眼里,韩晓琪也是一阵惊,颤声叫道“小心点,这里好像设了什么禁制。”

        “禁制”

        我靠,果然有问题,好好的一间屋子竟然还设了禁制。

        现在身边有只千年的女鬼,刘浪感觉低气很足,虽然这只千年女鬼曾经在关键时刻掉过链子,但是,她的知识储备肯定不是自己所能的。

        “晓琪,怎么办”

        刘浪连想都没想,直接回头问,俨然俩人现在一个是手,一个是嘴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看了刘浪一眼,皱了皱眉头,说道“用你的铜钱剑试试。”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