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七十三章 无脸女鬼
  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无脸女鬼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彩云脸色一变,急问道“不是昨天还好好的,怎么今天突然病了啊”

        荷花道“我也不知道,昨天晚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走进了那个房间,早晨起来开始发烧。复制网址访问 :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匕匕首发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,也没有放在心。结果,现在浑身发软,出虚汗,彩云,我”

        荷花突然间不吭声了,电话那头啪的一声响,像是手机掉到了地。

        “荷花,荷花。”

        彩云急叫了两声,可那边已经出现了忙音。

        彩云连忙站起身来,焦急的对着大家说道“我得去看看,不知道荷花怎么了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看了一眼彩云,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对老熊说道“老熊,我陪你们一块去看看吧。”

        饭也吃得差不多了,排骨他们也没再留,几人结了帐都各自回去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跟老熊和彩云一起,三人打了辆车,二十分钟后到了一个偏僻的农民房。

        已经是晚八点多了,天空有些阴沉,月亮躲在了乌云的后面不露头。

        农民房从外面看去,是拆迁房。

        房子很破,又低又矮,只有二层,外面的墙皮也已经剥落,墙裸露在外面的电线一根根乱缠在一起,看着都让人心惊胆战。

        彩云告诉刘浪,这里是荷花住的地方,是他们酒店里给找的职工宿舍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听说这是职工宿舍,不禁皱了皱眉头,说道“这么有钱的老板,怎么对员工这么苛刻啊”

        “哎,你不知道,钱都被老板赚去了,其实下面的职工根本没有多少钱,是说出去名声好听而已。”

        彩云叹了一口气,带着刘浪跟老熊直接了二楼。

        刚进楼道,里面传出一股发霉的味道,跟潮湿一般。

        二楼去有一个走廊,走廊两侧有房间,那些房间也十几平米,跟大学宿舍似的下铺,可环境却大学宿舍要差很多。

        走廊里没有人,想来都去夜班了,甚至连个看门的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刘浪环顾了一周,开始有些讨厌那个老板了。

        “彩云,酒店里的职工都住在这里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那些服务员还有保安,都住在这里,而且男女混住。”

        彩云边说着,领着刘浪跟老熊一直走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。

        房间的门是道木门,半虚掩着,并没有锁,彩云敲了一下,轻声问道“荷花,你在吗”

        没有人回答。

        彩云往里一推,门开了,立刻有一股腥臭的味道迎面扑来。

        三人连忙捂住鼻子。

        彩云在最前面,探头往里一看,啊得尖叫一声,回身扑到老熊的怀里。

        老熊连忙抱住彩云,连声安慰道“咋了咋了,没事了没事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熊、熊哥,里面、里面有东西”

        彩云吓得浑身发抖。老熊抱着彩云也往里探了探头,这一看不要紧,也吓得面色惨白,对着刘道“浪人刘,浪人刘,里面真有东西。”

        幸亏酒店晚夜班的多,大部分都不在,否则被这俩人一惊一乍的,都还以为咋的了呢。

        刘浪满脸的狐疑,深吸一口气,推门往里一看。

        我的天呀,这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

        房间里面非常的简陋,下铺,只有一张桌子,衣服鞋子随处扔着,显得杂乱不堪。

        下铺面没有人,下面一个人蜷缩着抱在被子里,一只手耷拉在被子外面的床沿边,手机静静的躺在地。

        “咦哪儿有什么东西啊”

        刘浪好的回过头,看着抱在一起的俩人。

        老熊跟彩云更加怪,战战兢兢的往里一看,顿时一脸的狐疑。

        “不对啊,刚刚我们还看到一个白衣女人挂在屋梁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切,你们是被她讲的那个故事给吓着了吧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以为意的瞅了俩人一眼,只见俩人一脸的疑惑,相互对视了一眼,嘀咕道“难道真看错了”

        三人走进房间,不知是适应了还是怎么回事,腥臭的气味竟然淡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彩云连忙跑到床前,掀开被子,一看里面果然是荷花,推了两下没有反应,焦急的叫道“荷花,荷花,你醒醒啊,怎么回事啊”

        荷花面色惨白,嘴唇发紫,紧闭着双眼,浑身不停的战栗着,早已是不省人事。

        刘浪走近看了两眼,隐约感觉她的眉头处有股黑气。

        “嗯难道是被鬼身了吗”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从随身携带的小瓶子里弄出来两滴鹰眼血,涂在了眼皮,抬头再看时,登时吓了一大跳。

        我靠,只见在荷花的身正爬着一个白衣女人,白衣女人披头散发,脸完全被头发罩了起来,只露出一条长长的舌头。

        女人的舌头足有半米,透着猩红,耷拉在外面,正有滋有味的舔着荷花的脸,每舔一次,荷花的脸会白几分。

        “娘的,是鬼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叫一声,浑身一搜,不禁暗暗叫苦。今天出来喝酒竟没带任何符纸。

        我靠,剑指决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彩云一把拉了起来,大叫道“你们先退后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刘浪手指成决,口大声念道“道玄老祖,借吾神力,斩妖除魔,匡扶正义,急急如律令”

        两指微微发热,朝着女鬼的后心戳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白衣女鬼似乎根本没有想到有人竟然能看到自己,被刘浪猛然间戳了一下,啊的尖叫一声,嗖的飞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女鬼一转身,刘浪正待再用一次剑指决,突然间发现,女鬼竟然没有脸。

        刘浪脑袋嗡的一声。

        这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,女鬼的舌头是从头发里伸出来的,而不是从嘴里。

        “我靠,你是什么鬼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面色一变,再次运起剑指决。

        刘浪虽然反复练习过剑指决,可根本不能发挥多大的威力。刚才只是勉强能使出来,连真正威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,否则,那个女鬼根本没有能力再站起来。

        女鬼呜呜低叫了一声,还没等刘浪再使出剑指决,忽然间往前一冲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吓了一跳,身体往后一仰。

        那女鬼竟然是假借之力,见刘浪一侧身,直接从刘浪的头顶跃过,夺门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妈的,竟然敢逃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骂了一句,飞速追出门外,朝着走廊一看,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“可恶”

        刘浪甩了一下手,回头一看,却见老熊跟彩云正一脸痴呆的盯着自己。

        老熊道“刘浪,你、你刚才干啥呢”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