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时机未到
  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时机未到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马有德将招魂幡放在了何其志的床头,沉声说道“刘浪,你会用招魂咒,一会儿我将里面的魂魄全部放出来,你用一张招魂符,将黑猫体内那些不需要的魂魄吸引住,我将何其志的魂魄送回之。敬请记住我们的址小說:Ыqi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,也不待刘浪答话,马有德忽然间朗声念叨了起来,犹如梵语一般,唔哩哇啦的根本听不明白。

        招魂幡忽然间剧烈颤抖了起来,犹豫起了一阵风一般,呜呜怪叫着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掏出一张黄纸,用毛笔点朱砂,飞速画起了一道招魂符。

        幸亏在来之前刘浪早有准备,不到三十秒钟,一张招魂符成形了。

        正在念动咒语的马有德瞟了刘浪一眼,虽然没有说什么,可是,眼却闪过一丝惊。

        马有德本以为刘浪会念招魂咒,身肯定会有招魂符,可没想到,这刘浪竟然现用现画,而且,不用看马有德也能感受得出来,那张符画得绝对属于乘。

        刘浪给马有德的震惊已经超出了想象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招魂幡一出,间根本不能有任何差错,马有德强压下心的狂喜,忽然间伸手一指招魂幡。

        招魂幡呜呜的怪叫一声,猛然间飞了起来,漂浮在马有德的头顶。

        刘浪清晰的听到了招魂幡里面传来了嘈杂的尖叫声,甚至还有尖锐的猫叫声。

        在刘浪一怔间,马有德忽然低吼一声“开”

        数道黑烟瞬间从招魂幡钻了出来,刘浪连忙念起招魂咒,将招魂符往半空一扔,大声念道“急急如律令”

        招魂符噗噗响了两声,瞬间燃烧而起,形成了青绿的火苗。

        那些刚刚跑出来的魂魄立刻被招魂符吸引,一愣神间,马有德已快速出手,一把将何其志的魂魄抓在了手里。

        这一招把刘浪惊呆了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普通人虽然可能会看到魂魄,但根本不可能抓住。马有德不知使了什么巫术,竟然可以空手抓魂魄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此时根本不是震惊的时候,刘浪一愣神间,半空燃烧的招魂符嗖的往下一坠,差点熄灭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收起心神,手指轻点,不停的念动着咒语,跟杂耍一般,将燃烧的招魂符左右摆动着,吸引着那些没用的魂魄的注意力。

        马有德面色凝重,一只手抓住何其的魂魄之后,另一只手两指瞬间成剪,一下扎在何其志的双目之,疾声念道“巫教圣主,赐吾神契,借吾圣力,超度阴阳,还魂于身”

        被马有德攥在手的魂魄忽然间呜呜低叫了两声,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,不但没有挣扎,而且还化成了一道黑烟,嗖的一下钻进了何其志的眉心之。

        霎时间,何其志的身体剧烈抖动了起来,心跳检测仪嘀嘀狂叫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只听有人问道“怎么回事病人有紧急情况”

        何尚的声音响了起来“你们不能进去。”

        外面响起了拉扯声,何诗雅大叫道“不能进。”

        “病人有危险啊。”

        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知道,这种时候坚决不能让人打扰,对着外面喊道“何尚,千万不能让他们进来,否则功亏一篑了。”

        唏嘘之声在外面响了起来,那些医生跟护士显然极不理解,可本着为病人生命负责的态度,竟然硬要往里闯。

        只听何尚大吼道“我是他儿子,死了有我负责”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不吭声了。

        马有德探手往前一抓,一把抵住何其志的咽喉,另一只手急速飞起,朝着何其志的眉心快速的点去,疾喝一声“收魂”

        “啊”

        一声犹如憋闷了很久的喊叫从何其志的嘴里发出。

        何其志猛然间睁开眼睛,漠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,两眼无神,给人一种痴呆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刘浪急忙问道“大叔,好了吗”

        马有德擦了擦额头的汗,看着瞪着两只眼睛、跟傻子一般的何其志,缓缓摇了摇头,道“还有事情要你做。”    刘浪的招魂符瞬间化为了灰烬,那些魂魄像是突然间醒悟过来一般,纷纷四散逃去,眨眼间不见了踪影。

        马有德告诉刘浪,剪掉何其志的一撮头发和几节指甲,用写有名字的符纸包住,塞进扎好的草人体内,然后在事发地点焚烧掉。

        降魂术的诅咒极为阴邪,如果七日之限到了,施咒的巫师没有收到剩余的魂魄,会找门来,亲自收取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将草人烧掉之后,会给巫师造成剩余的魂魄已经消散的假象,暂时躲过纠缠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,如果想要彻底摆脱掉巫师的诅咒,还必须要将那一魂一魄找回来。

        马有德让刘浪去找何诗雅问了何其志的生辰八字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,画了一道怪的符咒,将剪下的头发跟指甲包进去,送到刘浪手里。

        “你尽快扎一个草人,务必要在天亮之前烧掉,否则,那个施咒之人恐怕会很快找门来的。”

        马有德说完,也不待刘浪回答,而是收起招魂幡,盯着何其志沉思不语。

        在城市里找干草根本不容易,虽然只需要一小把。

        最好的办法是到郊区。可是,从这里到郊区算是开车也要两个小时,一来一回天都亮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了看时间,不禁皱起了眉头,问道“马大叔,如果来不及会出什么事啊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鸡鸣之前还没有烧掉的话,我担心,那施咒之人不但会收回魂魄,而且还会因此得知我的存在,哎”

        马有德叹了口气,颇有些伤感道“如今我不过是丧家之犬,而你还没有成长起来,我们绝对不能与其正面接触。”

        看着马有德凝重的表情,刘浪知道,自己这次是碰到硬钉子了。

        刚刚还有些暴躁的何其志很快冷静了下来,只是瞪着两只眼睛,眼神满是惊,四处打量着。

        马有德挥了了挥,道“将他们都叫进来吧。”

        所有人进来之后,看到醒过来的何其志,都是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那些医生,啧啧称,醒了,竟然会醒过来

        何诗雅也是喜极而泣,前扑到何其志的身,大声痛哭道“爸,你终于醒了,终于醒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哎”

        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,转身要去找干草,忽然间被何诗雅一把抓住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有些怪,转头看着何诗雅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眼神闪着泪光,可感激之情也溢于言表,低声说道“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何诗雅从自己的随身挎包里拿了一个手工制作的洋布娃娃。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