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降魂术
  • 第一百五十八章 降魂术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何其志住的医院是燕京市最好的医医院,离刘浪的学校并不远,而且属于顶级高档医院,光是环境跟宾馆差不多,而里面的服务也极档次。 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

        有钱人光是住院都跟普通人不一样。刘浪想不明白,既然是车祸,为什么不进西医医院,反而进了医医院呢

        可是,等刘浪看到何其志的时候,刘浪明白了,何其志的病西医根本治不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赶到病房的时候,病房里除了何诗雅和何尚之外,并没有其它人,何其志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,一动也不动。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进来,何诗雅并没有动,一只手握着何其志的手,眼含着泪水。

        何尚连忙站起来,迎向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了何尚一眼,没有说话,径直走到床边,粘了两滴鹰眼血,在自己的眼皮抹了两把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跟何尚都露出了一丝狐疑,看着刘浪这个古怪的动作,却并没有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你能看出我爸出了什么问题吗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摇了摇头,一脸严肃的说道“我看看。”

        这是刘浪第一次用道书讲的东西,心里其实根本没有底,刚进病房的时候,刘浪大体扫了两眼何其志。

        脸色苍白毫无人色,嘴唇发紫,双眼紧紧闭着,打眼一看,还以为何其志是一个死人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旁边的心跳检测仪却依旧提示着,这个何其志还活着。

        涂鹰眼血后,刘浪再次看向何其志,可扫了好几遍,却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甚至连道书所说的黑气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在道书所讲,如果人被鬼附身的话,在人的额头处会有黑气,如果被这种黑气所笼罩,证明这个人还活着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还有一种,那是鬼物直接将活人本身的魂魄打散,或者驱逐出去,占据这具身体,这时候额头看不到黑气,但是,在手心会有明显的裂痕。

        想起道书所述,刘浪走到何其志的身边,伸手翻过何其志的手心看了两眼。

        手心白嫩,养的倒是很好,可是,在何其志的手心,竟然真的有一道月牙般的裂纹。

        裂纹虽然不大,犹如伤疤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激动,连忙何诗雅姐弟俩“这道裂纹以前有吗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凑前看了两眼,摇了摇头,何尚同样否认“我爸的手心连掌纹都很少,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裂痕呢”

        听到他们否认,刘浪心头一动,“难道何其志的魂魄真的不在他自己的体内了”

        可是,如果这具身体被其它的鬼物霸占的话,何其志也不可能昏迷不醒啊

        刘浪猛然间想起了何诗雅之前所说的话,转头问道“对了,你说你爸了诅咒,跟我仔细说说。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没有吭声,而是转头看向何尚。

        何尚目光躲闪,似乎不敢直视刘浪。

        自从刘浪揍过何尚之后,何尚对刘浪心里有产生的阴影,既怕又恨。

        后来经历了婴煞那件事,何尚的恨意慢慢消散,可是,心对刘浪的畏惧还依旧存在。

        何尚咽了一口唾沫,沉声说道“刘哥,其实,我跟我姐根本不知道爸是不是了诅咒,只是听雁”

        何尚正想说雁哥,忽然记起这个雁东跟刘浪不对付,连忙改口道“雁东,他在我爸昏迷的第二天来过,看了一眼,说我爸了诅咒。当时我们一听吓坏了,忙问他该怎么办。结果,哎”

        何尚重重叹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最讨厌这种说话只说一半的人了,皱了皱眉头,冷声道“结果什么”

        何尚抬起头看了刘浪一眼,连忙又低下头,似乎感觉出了刘浪的愠气,忙道“结果,雁东说,只要我姐跟着他,他会想办法救我爸,而且,只给了我们三天的考虑时间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靠,这也行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听,差点把肺都气炸了,本来还心平气和的想试试自己的道术,可哪儿成想

        “妈的,狗改不了吃~屎”

        刘浪暗骂了一句,厉声道“你们怎么这么信雁东”

        转头怒视着何诗雅“你不会真为了那个杂碎的一句话,要将自己拱手送吧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显得非常无助,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来,稍一接触刘浪的目光,立刻又快速的跳开。

        “不、不相信,我还有其它的办法吗”

        “咝”

        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根据道书所述,何其志的魂魄肯定已经离体,可却绝不是被鬼物强行附身离体,而不知是通过什么方法,将何其志的魂魄逼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照雁东所说的那样,是诅咒的话,倒还真有这种可能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对诅咒这东西一点儿都不懂。

        “妈的,雁东这杂碎果然不正派,竟然懂得诅咒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紧紧拧着眉头,想了一会儿,自然而然想到了马有德。

        马有德是自己唯一一个认识,也还算熟悉的懂得诅咒之术的人。虽然马有德是个落魄护法,但知道的东西肯定自己多很多。

        其实刘浪也想过找朱涯,但想来想去,朱涯修习的是正门道法,对诅咒之事肯定知之甚少。

        想通了这些,刘浪连忙拿起手机,刚想给马有德打个电话,可翻了两页才记起来,自己根本没有马有德的电话。

        “何尚,你赶紧去那家面馆,找马大叔,务必把他快点请来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写了一个地址,递到了何尚的手里。

        何尚不明所以,“刘哥,这是”

        “别他娘的废话,把他找来,到底是不是了诅咒,很快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跟何尚轻轻点了点头,何尚快步跑了出了病房。

        四十分钟后,何尚拽着马有德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。

        马有德刚进病房,刘浪连忙迎了去,面色凝重道“马大叔,快来,你看看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”

        此时刘浪也顾不得跟马有德寒暄,拉着马有德到了何其志床前。

        马有德看了刘浪一眼,也没说话,来到床前一看,顿时面色大变,颤声叫道“啊降魂术”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