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鹰眼血
  • 第一百五十七章 鹰眼血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并不知道,这一个星期自己过得悠闲,可是,东山职业技术学院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      在刘浪离开何诗雅家的第二天,东山学院的老校长突然暴毙而亡,死因不明。

        一直是储备人选的何其志自然首当其冲,没过两天当了东山学院的校长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在宣布何其志当先校长的第二天,何其志却在自己的学校门口出了车祸,至今昏迷不醒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边哭着,将事情也说了个大概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听完之后,心莫名有种不祥的感觉,至于哪里不对,却是说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告诉刘浪,车祸出现的非常蹊跷,当时连门口的保安都感觉何校长疯了。

        不但是保安,恐怕任何一个人看到车祸现场,都会大跌眼镜。

        据目击者说,当时何其志开着车子,正从学校里出来,忽然间啊的尖叫一声,车头一掉,朝着大铁门撞了去。

        一下,两下,三下

        何其志跟疯了一样,直到把铁门撞烂,自己的车也开不动了,才肯罢休。

        当时保安连拦都不敢前,等车里没有动静之后,前一看,何校长七窍流血,早已不醒人事。

        刘浪深吸了一口气,见何诗雅脸色惨白,妆都哭没了,心头一动,忙问道“那、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小声抽泣着,过往的路人纷纷朝他们看来,像是在说看吧,又一个女生被欺负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才不在乎别人的眼神呢,他感觉这件事没那么简单,见何诗雅不说话,又问了一句“何校长现在脱离生命危险了吗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缓缓抬起头来,轻轻摇了摇头,道“没有。”

        “医生怎么说”

        “他们没办法,只能观察,可是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听,似乎何诗雅还有话没说,追问道“可是什么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盯着刘浪看了一会儿,目光再次转移,轻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“虽然我知道我不应该相信他,可是,他说,我爸这是被诅咒了,只有他能帮我。”

        “诅咒”

        刘浪越听越糊涂,似乎忽然间明白了什么,大声叫道“我草,你不会说的是雁东吧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吓了一跳,没有回答。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哪里还不知道,骂道“我靠,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,次他害你弟害得不够吗你怎么还信他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从来没见过刘浪朝自己发火,先是一怔,旋即跟着大叫了起来“信为什么不信”旋即神色暗淡,语调下调,“不信不信我还有什么办法吗”

        吼完之后,何诗雅又呜呜哭了起来,听得刘浪心都揪到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刘浪知道自己有些失控,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,语气也软了下来“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”

        越解释越乱,刘浪突然发现,自己的嘴根本没有想象那般利索。

        看着何诗雅越哭越厉害,刘浪干脆一横心,说道“这样吧,你要是相信我,带我去看看何校长吧。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嗖的抬起头来,双眼透着复杂,颤声问道“你、你肯帮我”

        刘浪打心眼里不想帮何其志,甚至非常讨厌何其志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是烂好人一个,看着何诗雅憔悴的样子,于心不忍,而且那个雁东又莫名其妙的钻出来,指定没什么好事。

        罢了罢了,自己正好在学习道术,全当是一次演练了吧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会安慰人,只好叹了口气,说道“我先准备点儿东西,回头我去医院找你吧。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不哭了,眼神甚至还透着复杂。

        其实自从次刘浪帮助何尚之后,何诗雅知道刘浪不简单。

        但那天晚何其志说的话何诗雅也听到了,说得又难听又不留后路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知道,算是自己真来求刘浪,人家刘浪完全有理由不理睬你,一句话,你算个屁呀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何诗雅没想到,这个学生心眼该大时天还大,该小时,竟然针眼还小,自己还没开口,人家主动要求帮忙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不知该说些什么,看刘浪的眼神都不一样了。

        先去了医院,何诗雅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。难道,是自己太小心眼了吗还是这个刘浪根本没自己想的那般小肚鸡肠

        忽然间,何诗雅感觉刘浪身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气势,让人敬畏,又吸引着自己,若即若离,说不清楚。

        城市不农村,牛眼泪并不好弄。鹰却反而要好弄一些,去花鸟市场可以买很多。

        为了确保何其志不是被鬼附身,刘浪还是决定弄一些鹰眼,在血捣碎,专门找了个小瓶子装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兜里揣着一万块钱,刘浪感觉无论走到哪里,心里都不发憷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等他在花鸟市场转了一圈之后,才真正意识到,自己依然是个穷光蛋。

        他娘的,一只鹰要价五千,自己手里的钱只够买两只的。

        关键是要做视鬼的鹰眼血,只要鹰的眼睛,太残忍不说,自己还真不一定下得去手。

        费了半天唾沫,好不容易还到了四千,刘浪问卖家“大哥,如果我只要鹰眼的话,能不能便宜点儿啊”

        那个大哥一看是油嘴滑舌、耍嘴皮子的,在跟刘浪讨价还价的过程眼珠子一直骨碌骨碌不停的乱转。

        “啥只要鹰眼那我这只鹰还卖的出去吗”

        一句话把刘浪给憋回去了。

        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刘浪还是花了四千块买了一只鹰,然后到菜市场找了一家卖鸡的小铺子,让人家帮忙把鹰给杀了,把鹰眼挖出来。

        看着那只本来还翱翔在天空的雄鹰,只是扑棱了两下,便彻底死掉了,刘浪的心莫名有点不是滋味,不知不觉想起了何其志。

        哎,这人跟鹰一样脆弱,昨天还不可一世,没想到,今天落成了这德性。还真应了那句话,居安须思危,得宠要思辱啊。

        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呢。

        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啊

        准备好鹰眼血后,刘浪又回出租屋把闫朝留下的桃木剑跟马大娘给的铜钱剑一并带了。

        既然有邪性,必须要带点东西,不怕一万,怕万一。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