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量身定做的道术
  •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量身定做的道术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回到东城的时候,已经傍晚了,刘浪随便在外面买了点东西填饱了肚子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想再去花圈店看看,可想想都这么晚了,韩美丽可能早回去了。

        自己溜达回出租屋,刘浪惊的发现韩美丽竟然没有回来。

        嘿嘿,看来,这韩美丽是真打算重新做人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住的出租屋没有电视,也没有电脑,唯一能玩的是手机。

        可现在的刘浪连玩手机的兴致都没有了,一个人躺在床琢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既然要对雁东动手,必须要做到知已知彼,盲目的行动肯定是不行的。

        虎哥已经死了,这个突破口直接没了,那剩下来还有刀疤脸跟老三。

        次放了刀疤脸跟老三,再找有点不容易了。

        想来想去,刘浪还是决定动用赵二胆。

        这几天赵二胆肯定是玩得爽歪歪。

        拿起电话,刘浪给赵二胆打了个电话。

        “喂,胆哥吗”

        电话里传来了厚重的喘息声,似乎还有女人不满的嘀咕了一句“胆哥,快点啊”

        刘浪当然知道他在干嘛,语气一变,问道“不方便”

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刘哥,方便,怎么能不方便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听到起身穿衣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对赵二胆的这个表现刘浪很满意,看起来是心里真有自己这个刘哥。

        刘浪语气缓和了很多,说道“胆哥,需要你帮我办点儿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刘哥,看你说的,我们这些兄弟托了您的福,尝尽了人间的极品,有什么话您直接吩咐,我们哥儿几个二话不说。”

        赵二胆拍着胸脯。另外一个女声冷哼了一句“哼,正在兴头”

        “闭嘴,娘的,没完了哈。”

        啪的一声锐响,紧接着刘浪听到了女人嘤嘤的哭声。

        “胆哥,怎么了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小娘们欠扁。”赵二胆忽又说道“对了,这几天把这几个小娘们惯坏了,天天还有人伺候着他们,啥时候让她们出去赚钱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听,心里嘿嘿一笑,心道“这胆哥看来天生是做这个的料啊。”

        仔细一想,老是让这几个女的闲着,除了浪费粮食跟消耗赵二胆他们的精力之外,好像还真没有啥作用。

        “胆哥,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好了,有啥摆不平的再找我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勒,刘哥,您瞧好吧。”

        赵二胆一听,似乎非常的兴奋,一嗓门吆喝了一句“老五,去找个地方,今晚开业,让她们都干活去。”

        有活干才有钱赚,这是不变的真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对这些东西都没兴趣,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让雁东跌的死死的,再也爬不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胆哥,你帮我去找两个人。”

        “谁”

        “刀疤脸跟老三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”

        胆哥连问都没问,直接答应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挂下电话之后,刘浪躺在床,看了看时间,眼见八点了,天色也黑了,韩美丽还没有回来。

        再次翻开了那本道书,刘浪从第一页开始看起。

        道可道也,非恒道也。名可名也,非恒名也。无名,万物之始也;有名,万物之母也。故恒无欲也,以观其眇;恒有欲也,以观其所徼。两者同出,异名同谓。玄之又玄,众眇之门。

        道书开始首先引用了道德经的开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有点不明所以,继续往下看去,下面开始讲一些基本的道法,包括道术、符咒之术,还有一些驱鬼降魔的法术。

        在刘浪看来,这些法术都非常简单,其也没有蕴含多深的道理。

        而等刘浪翻看到如何可以视鬼的时候,不禁有些郁闷。

        见鬼的方法有很多种,一种是将鹰眼混入人血之捣碎,然后涂在眼睛,便可见鬼。

        二种是直接涂抹牛眼泪,这种方法也是最简单最容易达到了。还有是通过符咒之术,也是刘浪之前用过的开眼符。

        看到这里,刘浪心里别提有多不爽了。

        自己照着镜子练了那么长时间画符,结果还不知有没有用,结果这里直接说涂点儿牛眼泪好了,太他娘的不是知道,一知吓一跳。

        再往下看去,书讲了一些关于驱鬼的基本法器。最主要的是桃木。

        桃木可制成桃木剑和桃木钉,桃木年代越老,威力也越强,而最强的当属于雷霹木剑。

        再有是铜钱剑和一些经过特殊炼制的宝剑。

        刘浪大体扫了一眼,翻到一半的时候,发现后面还有一部分不用任何法器的驱鬼方法,手决咒。

        书里讲了,舌尖血的确有用,可实际应用却很难实现,甚至在打斗的时候很有可能会把自己疼晕过去。如果实在没有办法,可以咬破食指,在另一只手的手心画符。

        画符对刘浪来说可是手到擒来之事。

        刘浪立刻来了兴致,仔细一看,竟然大部分符咒都可以用这种方法来替代。

        拿定身符来说,定身符必须要用符纸,可这种符咒之法却可以用朱砂或指尖血来替代,直接画在手心,口念咒语,对准所要定的东西,直接可以使用。

        这样以来,不用再担心符纸粘不住的问题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,正因这种手决咒实用性强,同时要求对符咒的熟练程度。

        试想一下,如果老半天画不出来,等自己被打死了才画出一张符来,连个屁用都不顶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越看越带劲,这本书像是专门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,甚至恨不得一口气学完。

        学得瘾了,刘浪也不断的划着,倒还真像那么一回儿事。

        不知不觉,刘浪感觉自己浑身都出了汗,将衣直接脱了,光着膀子练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又练了一会儿,刘浪一看时间,都晚十一点多了。

        咦,怪了,韩美丽难道出事了不成怎么这个点儿了还不回来

        正想着,出租房的大门嘎吱响了一声,接着听到隔壁传来了开锁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美丽”

        “是我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、我有点事儿”

        韩美丽像是害怕刘浪问一般,说话竟然有点紧张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来还有点好,正想出去看看,可一想如果自己做的太好,万一真让人家依赖自己了,那可不好了。

        “哦,早点休息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又坐回了床,说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韩美丽没有再说话,而是进屋,收拾了一下,很快没了动静。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