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俩人之间有道坎
  • 第一百四十七章 俩人之间有道坎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睡了一觉儿,刘浪感觉自己浑身得劲儿,跟做了一场桑拿似的,说不出的舒坦。

        刘浪被何诗雅的电话给吵醒了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电话里再三叮嘱,这次可千万不能再爽约了,否则,以后就再也不理他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听到何诗雅的话,就跟男女朋友赌气似的,愣是怔了半天才嘿嘿笑道:“不会不会,马上就去。”

        到了何诗雅家刘浪才发现,何诗雅家是真有钱。不,应该说是何家果然有钱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跟何尚和她爹何其志三人住在一起。房子是复式两层,三人居住不但不显得拥挤,反而还有些空旷。

        房子坐落在东、西两城交界的地方,一边坐拥现代文明,另一边回望历史的悠久,地段好的没法说,估价肯定少不了一千万。

        刘浪第一脚踏进何诗雅家时,迎面扑来了一种奢华的气息。刘浪忽然感觉自己太老土了,本以为手里五百块一条的烟已经够上档次了,可现在才发现,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      刘浪到的时候家里只有何诗雅跟何尚。

        何尚一看刘浪,连忙迎上前去,点头哈腰的说道:“刘哥,你终于来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抬头看了何尚一眼,见他气色已经好多了,而且整个人也慢慢恢复了原本的帅气。给刘浪的感觉就是,这何尚变了,真的变了。

        经过那一件事,不变才怪了呢。

        为了不弄得太尴尬,刘浪笑了笑,问道:“没事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没事了,刘哥,真是多亏你了,不然,我现在可能已经活在另一个世界了。”

        何尚说的倒是肺腑之言,看向刘浪时眼神惊惧中带着一丝敬畏。

        刘浪点了点头,换鞋,进屋,坐在沙发上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吩咐何尚跟刘浪先聊天说话看着电视,自己一头扎进厨房里忙活去了。

        电视上正在播放篮球赛,两个大男人看得心不在焉。

        刘浪实在不想跟何尚单独在一起,而何尚感觉跟刘浪在一块儿也有压力。

        气氛诡异到了极点,也尴尬到了极点。

        毕竟刘浪救过何尚的命。

        何尚终于站起身来,试探着问道:“刘、刘哥,你喝咖啡不?”

        “不喝。”

        “饮料?”

        “不喝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何尚成熟了很多,可依旧不知道该跟刘浪怎么交流。

        终于,门铃响了,何尚如释重负,飞速的跑去开门。

        “爸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何尚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进门的是一个矮胖的中年人,头顶还有点秃,刘浪知道,这个人肯定就是当初反对何诗雅跟自己在一起的何其志。

        虽然厌恶,但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站起身来,微笑道:“哦,叔叔你好,我是刘浪。”

        何其志一愣,狐疑的盯了何尚一眼。

        何尚连忙说道:“爸,我跟我姐商量了一下,上次没请刘哥吃成饭,这次就叫家里了。”

        何其志阴着脸,显然不知道这姐弟俩的名堂,冲着刘浪微微点了点头,道:“何尚,你把你姐叫我屋里,我跟你们有话说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冰冷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听,心里就特别想骂人。

        奶奶的,原来何诗雅自作主张请的我呀。看何其志的样子,瞅自己鼻子不是鼻子,眼不是眼的,明显不想跟自己有任何关系。

        我去,就跟谁愿意来似的。

        要不是看在何诗雅的面子,按照刘浪的性格,直接连招呼都不打,甩门离开。

        刘浪强压着心中的怒火,坐回了沙发上,看着那激烈的比赛,却是味同嚼蜡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被叫了出来,神色紧张的瞟了刘浪一眼,急匆匆的进了何其志的房间。

        距离并不远,而且连门都没关,似乎何其志就是为了能让刘浪听见。

        “小雅,你怎么突然把他叫来了?也不问我一下?”

        “爸,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嘛。”

        “饭店跟家里能一样嘛。”

        何其志语气中带着火药味了。

        何尚听到不太对劲,在一旁劝道:“爸,刘浪毕竟救了我的命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屁话,救了你的命就让你姐以身相许啊,他姓刘的有钱吗?那些富家公子哪个不比他强?你何尚不是很恨他吗?怎么现在竟然还帮着他说话!”

        何志其声音说越说大,刘浪算是彻底明白了,有何其志在,自己跟何诗雅,白搭!

        “爸,看你说的,刘浪他现在虽然还没有钱,但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行了,把他叫过来,我跟你废话也没用!”

        何其志直接打断了何诗雅的话,闷了一肚子的火。

        刘浪站起来要走,听到这里,心中的拗劲儿也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妈的,谁怕谁,狗眼看人低的东西,我还真想会会你。

        刘浪坐回沙发上若无其事的看着电视。

        不一会儿工夫,何诗雅出来了,走到刘浪身边,神色有些慌张,张了张嘴。

        “好球!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拍大腿,大叫一声,吓得何诗雅啊的叫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刘浪装作刚发现何诗雅般,连忙站起身来,嘿嘿笑道:“呀,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,刚才看的太投入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刘、刘浪,我爸想跟你聊聊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聊聊?好啊好啊,不知聊啥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小雅,快点儿……”何其志催促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抿了抿嘴,将话又咽了回去,答应了一声,“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走进何其志的房间,刘浪特意将房门关上,环顾了一下四周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间卧室,整个房间足有四五十平米,左边靠墙一张大床,床边一张办公桌,在右边靠墙一排黑色高级沙发。

        刘浪咽了一口唾沫,心道: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,自己住的潮湿阴暗的小出租房。人家光卧室就这么大,果然还是当领导好啊。

        何其志背着手,一只手拿着一根烟,另一只手揣在口袋里,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是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    “喜欢小雅?”

        “有点儿。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我是谁吧?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,东山职业学院的副校长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,那就好……”

        何其志深深吸了一口,然后吐出了一个烟圈,烟圈漂浮在半空中,然后慢慢消散……

        何其志冷声问道:“那,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装作茫然无辜状,问道:“何校长,您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“离开小雅!”

        “没在一起过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何其志脸色一变,怒道:“别给我装傻!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我真傻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玩味般看着何其志,发现何其志这人不禁逗,没两句话脸就变了。

        话不投机半句多,正当刘浪想甩门而去的时候,何其志忽然间脸色一变,一脸笑意的说道:“刘浪,听说你快毕业了,想不想找份好一点儿的工作啊?”

        我靠,想贿赂我?

        真是一只老狐狸,变脸比翻书都快。

        刘浪停下了脚步,饶有兴趣的看着何其志……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