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诈鬼
  • 第一百三十八章 诈鬼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双脚不自觉后退了两步,心中暗叫不好。

        奶奶的,看这架式,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啊,自己怎么就这么大意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手中渗出汗来,看了看天色,还得两三个小时天才会亮,如果真等着天亮别人发现的话,自己说不定早就死透了。

        不行,必须想点办法。

        摸了摸背后的包袱,一把木剑一把铜钱剑,在这些凡人面前根本没有半点用处。

        自己手上唯一可能用的就是定身符。

        可这么多人,好虎还架不住群狼呢……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虎哥,只见虎哥狞笑一声,似乎极为得意。

        “疤哥,这小子跟雁大少爷有仇,如果真能把这小子打残了,交给雁大少爷,嘿嘿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哦?没想到啊,这个小子看起来不起眼,竟然跟雁大公子结仇,不错不错,那今晚可得好好玩玩了。”

        疤哥笑了笑,脸上的刀疤在月光的照映下愈发狰狞。

        “兄弟们,别愣着了啊,干完活早点回去睡觉吧。”

        疤哥根本没把刘浪放在眼里,自己往后退了两步,一挥手,呼啦上来了四五个大汉,个个手拿砍刀,面露狰狞。

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好好享受吧。”

        虎哥也嘿嘿笑着,退到了一边,准备看热闹。

        刘浪暗擦了一把冷汗,心道:“他娘的,这样打肯定不行,我得震慑他们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随手拿起一张定身符,刘浪朝着反面吐了口唾沫,冷笑道:“哼,你们人多有个屁用,老小子,你今天既然想算帐,那我也不客气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故作轻松,身体往前一跃,正对着冲到前面的一人啪的拍了一张定身符。

        “天灵灵、地灵灵,定身祖师来降临……急急如律令。”

        急速念完之后,那人的身体嘎巴响了一下,像是所有关节都被封死了一般,登时停在了劈砍的动作上。

        后面几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,均是一愣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上前一脚,一下把那人踹倒在地,顺手将他手中的砍刀夺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本来刚刚沾住的定身符被刘浪这一踹,也从那人身上掉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那人一慌,感觉自已能动了,连忙爬了起来,急急的往后退去,边退边叫道:“疤、疤哥,这小子太古怪了,他、他会点穴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点穴?你以为是武侠小说吗?白痴,我刚才不过是招鬼上你身了而已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边说着,再次拿出一张定身符,在半空晃了一下,半眯着双眼说道:“看见没,这是招鬼符,我并不想伤人,但是,如果惹怒了我,你们一个都跑不掉!”

        刘浪故意压低了声音,惊得那帮人一愣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疤哥,一脸的疑惑,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,颤声问道:“虎子,怎么回事?怎么又跟鬼扯上关系了?”

        “鬼?”

        虎哥也咽了一口唾沫,他只当刘浪有点本事,可从来没想到会跟鬼有关系,心里登时也打起鼓来。

        “疤、疤哥,别听这小子瞎忽悠,这世界上哪儿有鬼啊。别听他瞎扯,快,快将他废了。”

        疤哥也是将信将疑,看了刘浪两眼,似乎感觉有点眼熟,仔细一琢磨,忽然间一拍脑门,叫道:“是你?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?疤哥,你认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靠,这家伙在花圈店里,上次我见过。”

        刀疤脸叫了一声,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,不知在琢磨什么。

        站在刀疤身边的那些打手们也个个睁大了双眼,惊恐的盯着刘浪手上的定身符,似乎真怕他将鬼给招出来。

        虎哥看这架式,感觉不太对劲,一把夺过了旁边一人的砍刀,叫道:“疤哥,别这被这小子忽悠了,我先上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虎哥头脑一热,举起砍刀就冲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里一松,不禁暗喜。

        看来这帮家伙怕鬼,你个老小子既然敢自己冲上来,正好拿你玩玩。

        疤哥手下那帮人一时都拿不定了主意,愣愣的盯着看。

        可虎哥此时已是骑虎难下了,如果今天真放了刘浪,他知道自己的好日子肯定也就到头了,硬着头皮骂道:“臭小子,装神弄鬼。”

        三步并作两步直冲到刘浪的眼前,虎哥举起砍刀朝着刘浪的脑袋就劈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往旁边一闪,两眼一眯,目露凶光,将手中夺来的砍刀横向一扫,骂道:“妈的,你想玩,小爷今天就陪你玩到底。”

        刺啦一下,刘浪的砍刀在虎哥的胸口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!”

        一声惨叫,虎哥脸色大变,捂着胸口刚想往回逃,刘浪上前一步抓住虎哥,随手将定身符粘到了伤口处。

        “天灵灵地灵灵,定神祖师来降临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声念咒,随手再次将虎哥往地上一扔。

        ‘扑通’一声响,虎哥直接摔倒在地,胸前咕咕往外冒着鲜血,身体却跟冻住了一般,僵硬无比,动弹不得。

        “救、救命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虎哥几乎是哭着叫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来心里也没底,可经过这段时间跟那些厉害的鬼物实打实斗,自己的打斗水平不知不觉提高了很多,对付虎哥这种货色自然不在话下。

        刚才那一刀,刘浪只为了放点血,根本不足以致命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一张定身符下去,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        “真、真不动了?”

        这帮混混哪里见过这种架式啊,看见虎哥的样子,登时脸都变了,个个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,生怕被刀疤脸抓了壮丁。

        “小、小子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      刀疤也有点怕了。

        平时打打杀杀惯了,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的事情也见得多了,可哪里见过这种事情啊,说定住就定住,肯定是妖法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他们惊恐的样子,心头一喜,嘿嘿笑道:“哼,我是什么人?你恐怕还没资格来问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刘浪上前一脚踩住倒在地上的虎哥,怒道:“我敬重你,还叫你一声虎哥,可你在我眼里,狗屁都不是!从今天开始,你那妓院,归我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小,大、大哥,我、我错了,再、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虎哥不能动,可却能说,眼神中满是惊恐。

        站在远处惊异不定的刀疤脸,忽然间嘴角一勾,大叫一声,“兄弟们,这小子诈我们,给我往死里打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刀疤脸一手夺过一把砍刀,冲着刘浪就跑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