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铜钱剑
  • 第一百三十二章 铜钱剑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本来是想确认一下地址,却没想到马大叔的反应太过异常,忙问道:“大叔,怎么了?有什么不对吗?”

        马大叔将纸条推了回去,摘下老花镜,晃了晃脑袋,说道:“刘浪,这家人我认识,就母子俩,他儿子好像是去年刚当兵回来,还找了一个不错的公司当保安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点了点头,“哦,我听那位大姐说起过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

        马大叔认真的看了刘浪一眼,忽然间看到了刘浪插在背后的那柄木剑,两眼顿时眯了起来,问道:“刘浪,你不会是想到她家抓鬼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啊?大叔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口面差点噎着自己,咕噜一下硬生生的咽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有点尴尬,笑了笑,道:“懂点儿,那位大姐让我帮忙去看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怎么,你还真会抓鬼?”

        马大叔似乎非常的吃惊,不自觉的回头看了马大娘一眼,叹了口气,忽然站起身来,朝着里屋走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满脸的好奇,不明白马大叔这突然是咋了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只见马大叔拿着一个包袱走了出来。包袱灰黑色,包得很厚实,里面像是包了什么长长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拿着那个包袱走出来,马大叔在马大娘面前晃了两下。马大娘本来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,似乎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扰她,可一看到包袱,立刻站了起来,转头看了刘浪一眼。

        刘浪越来越奇怪,不知道这俩人在干嘛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,从来不轻易搭理人的马大娘站起了身,接过马大叔手里的包袱,走到刘浪对面坐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疑惑的问道:“大叔,你们这是?”

        马大叔道:“刘浪,这是把铜钱剑,打小就在你大娘手里,可是,她不会使,既然你能用,就送给你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铜、铜钱剑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脸的愕然,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马大娘阿唔阿唔比划着,将包袱拆开,里面出现了一把用红绳穿插连接铜钱制成的剑,有半米多长,旁边还放着一本有些泛黄的破书。

        马大娘两只手不停的比划着,阿唔阿唔的说着,刘浪根本听不懂。

        马大叔呵呵笑着,看着马大娘的手势,给刘浪解释道:“刘浪啊,你大娘说,这把剑是她小时候在村头玩耍时,一个过路的道士给她的。当时那个道士饿得骨瘦如柴,而你大娘手里正好拿着一个馒头。道士用这把剑和这本书换了那个馒头,并且告诉你大娘,说,日后可送于有缘人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张大了嘴巴,难以置信的盯着桌子上的铜钱剑和那本破书。

        铜钱钱是用清朝五帝顺治通宝、康熙通宝、雍正通宝、乾隆通宝、嘉庆通宝五个朝代的钱币连接而成,上面锈迹斑斑,但却让刘浪有点兴奋。

        自从接触了鬼物之后,刘浪也了解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铜钱因为经万人之手,除邪效果非常好,而最强的尤属这五帝铜钱所制的铜钱剑。

        刘浪颤巍巍的抬起手来,摸了摸铜钱剑,心里竟然莫名还有点激动,有了这东西,似乎真要抽到鬼的身上,威力应该非常大吧?

        “这个送给我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有些激动,自己还从来没有过所谓的法器,整天看着朱涯一把宝剑一把雷劈木剑的背着,牛皮哄哄的样子,刘浪可想有件自己的兵器了。

        哦,对了,那把雷劈木剑断了,虽然效果差了点儿,但依旧还能用。

        马大娘眼神中闪过了一丝让人看不透的光亮,阿唔阿唔的笑着,将那本破书也往前推了推。

        刘浪目光移到那本破书上。

        书是用线串起来的,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了,书皮都已经发黄了,看起来像是很久都没有动过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大娘,这是?”

        “阿唔阿唔……”马大娘比划着。

        马大叔解释道:“哦,你大娘说,这本书也送给你,看对你有没有帮助。”

        拿起书,比想象中还有点重,书皮上用繁体写了两个字:玄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懂,随意翻看了几页,顿时被里面的东西给吸引住了。

        里面不但没有晦涩难懂的法术,而且没有那些拗口的符咒,全是一些最为普通的修道之法,更有甚者,还有一种详细的抓鬼方法。

        刘浪如获至宝,对他这种菜鸟来说,这简直是一本超级百科全书啊。

        “大娘,这东西真给我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看这两样东西有些年岁了,心里还有些忐忑,再次确认道。

        马大娘点了点头,两只手比划道说道:“阿唔阿唔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刘浪,你大娘留着也没用,感觉你有缘,你就不用客气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站起身来,对着马大娘跟马大叔深深鞠了一躬。

        现在的刘浪太需要这两样东西了,自己的水平自己知道,万一哪天死在鬼的手里,哭都找不着地方。

        这两样东西无疑于猛虎添翼,自己回头琢磨琢磨,肯定会收获很多。

        拿出面钱放在桌子,刘浪刚想告别马大叔去那家中年妇女家。

        马大叔一把拉住刘浪,说道:“先别急着走,有件事还没告诉你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?大叔,还有什么事啊?”

        马大娘冲着刘浪笑了笑,站起来又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电视去了。

        马大叔掏出一根旱烟,刘浪连忙上前给他撮了一小把,放在烟壶里,然后点上,再次坐下,问道:“大叔,您说。”

        马大叔深深吸了一口气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刘浪啊,我跟你大娘也算是活了大半辈子,有些事情也看得明白透彻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明白马大叔的意思,茫然的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马大叔又深深吸了一口烟,道:“你听说过一句话,叫人所不能及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点了点头,道:“听过,大叔您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哎,许多事情是我们人力根本无法完成的,别太强求了,就像你要去的那家,如果碰到惹不起的东西,千万不要惹,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有点听明白了,这马大叔是在关心自己,怕自己惹麻烦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说道:“大叔,没事的,我福大命大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福命这东西谁说的准呀?不过,我给你提个醒。”

        “提醒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小心永远没有错,防人之心不可无!”

        马大叔的眼神中透着深邃,刘浪一时竟然看不明白,读不懂了……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