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渐入鬼道
  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渐入鬼道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要真是跟中年妇女说的那般,极有可能是被鬼物给附了身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,接触了这么多的鬼,刘浪也知道,并不是所有的鬼都能看得见的,如果想要见鬼,必须使用一些特殊技能。

        留了中年妇女的地址,刘浪便回家准备一些常用的东西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现在最擅长的就是符咒之术,自然首先想到的是有没有一种符咒可以打开阴阳眼,看到一些平时不能看到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将闫朝留下的那本符咒书翻了出来,还真让刘浪找到了开眼咒。

        据说人在一出生的时候,阴眼是打开的,也正因如此,很多小孩往往会莫名其妙的哭泣,极有可能是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随着年龄的增长,阴眼会被尘世的浊物慢慢覆盖,从而再次闭合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有些人可以通过特殊的方法,比如道法、符咒之类可以暂时打开闭合的阴眼,这就是所谓的开天眼。

        符咒书里面有一篇是专门讲这开眼咒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仔细咀嚼着开眼咒,发现这开眼咒与其它的符咒有很大的不同。

        开眼咒必须要现用现画,而且要在边念动咒语的同时,在自己的额头上画。

        额头是为天灵所在,正是阴眼的位置,可自己对着自己画,这无疑于增加了极高的难度。

        而且这阴眼只有一个小时的时效,如果一个小时之内不能将鬼物搞定的话,再重新画很可能就来不及了。

        犹豫了一会儿,刘浪还是画了几张驱鬼符、护身符、定身符那些比较常用的符咒,也没有其它办法,便试探着在自己的额头上画起了开眼符。

        对着镜子画了几次,刘浪感觉找到门道了,但这种东西如果没有鬼物参考的话,根本不知道有没有用。

        又背了几遍咒语,刘浪决定去中年妇女家里看看。

        这么一折腾,刘浪竟然忘了跟何诗雅约好吃饭的事情了。

        拿着几张符咒和闫朝留下的那把桃木剑,刘浪直奔中年妇女家而去。

        令刘浪没想到的,中年妇女竟然也在西城,而且就在之前吃过一次面的马大叔他们一个小区。

        在经过小区的门口的时候,刘浪肚子咕噜咕噜叫了两声,一歪头,正看到马大叔他们开的小面馆。

        嗯,先填饱肚子再说。

        刘浪径直进了马大叔的小面馆。

        里面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人,情形跟几个月之前跟复制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马大叔老两口子坐在电视前面乐呵呵的看着电视,马大娘一个劲的傻笑。

        “马大叔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见他们看得专注,进去叫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马大叔一抬头,眼神闪过一丝茫然,似乎一眼没有认出刘浪来。

        看了一会儿,马大叔忽然一拍脑门,笑道:“刘浪?来来来,好长时间没见你来过了,快来坐,快来坐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拉着刘浪就坐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来马大叔这儿吃面了啊?”

        马大叔一屁股坐到了刘浪的对面,拿起旁边一个茶杯,给刘浪倒上,自己也倒了一杯,一口饮尽之后,看着刘浪,猛然间说道:“哦,对了,差点忘问你了,你想吃什么样的面啊?”

        “大叔,上次不就一种吗?怎么,还创出新种类的面了吗?”

        不知为何,刘浪看着马大叔,感觉特别亲切,也笑着问道。

        马大叔一咧嘴,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啊,你还别说,我那天闲着没事,把面的制作方法稍微改良了一点儿,怎么,想不想尝尝啊?”

        “好啊,正好肚子饿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拍肚子,肚子似乎也跟回应刘浪一般咕噜咕噜叫了两声。

        “好勒,你等着啊。”

        马大叔呵呵一笑,站起身来,回身进了里屋的厨房。

        马大娘在非常专注的看着电视,连动都没动一下。

        电视上正在播放一个刘浪没有看过的电视,好像还是最新最火不知被翻拍了多少遍的古装片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马大娘专注的样子,不禁嘿嘿一笑,心道:这马大娘还挺有意思的,这么喜欢看电视,这种脑残的电视,连我都看不进去,她这么大年纪竟然看得这么入迷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忽然有点沧桑的感觉,自己最近怎么就跟鬼又扯不清的关系了呢?

        电视放了不到五分钟,就开始插播新闻。

        “最近经常有青壮年莫名其妙死亡,警方已经介入,怀疑是非法组织正在进行非法实验,请所有市民注意安全。”

        记者一脸的严肃,身后的背景有几个警察正在勘察现场。

        其中一道靓丽的身影一下子就钻到了刘浪的眼中,吴暖暖?

        果然,电视上吴暖暖似乎正在一个案发现场,那身警服下面也掩盖不住诱人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新闻播放了不到两分钟,刘浪正看得兴起,突然莫名其妙被掐断了,换成一个牛奶品牌的广告。

        咦?怎么回事?怎么不播了?

        刘浪正奇怪着,马大叔已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来到刘浪的面前,放下之后又坐到了刘浪的对面,“来,尝尝,尝尝大叔的新发明的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低下头看了一眼,光是那香味跟色泽就勾得刘浪直咽口水。

        “大叔,这面有名字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名字?呵呵,还没想要呢。”

        马大叔一笑,满脸的皱纹。

        因为太热的原因,刘浪只好试探着吃了一小口。

        “哇,真是太好吃了,怎么没有放肉,反而有一种肉香味啊,而且,面条非常的劲道,大叔,您可太是绝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赞叹不已,夸得马大叔都有点脸红了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嗨,看你说的,好吃就行,快吃快吃。”

        马大叔眼巴巴的看着,眼神中满是慈爱,跟看自己的孩子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吃的汗流浃背,边吃着边问道:“大叔,刚才插播了一个新闻,又死人,哎,这个世道真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呀,刚才我在里面做面的时候也听到了,呵呵,新闻这种事情也敢播,这不是制造恐慌嘛。”

        被马大叔这么一说,刘浪心里也明白了,难怪播了一半直接被停掉了呢,肯定是临时被制止了。

        “噢,大叔,我问你个事,这个地址是在你们小区吧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想起了中年妇女的住址,从怀里拿出了那张小纸条,递给了马大叔。

        马大叔从口袋里掏出老花镜,朝着纸条一看,顿时脸色大变,惊异的抬起头来,盯着刘浪问道:“怎么?你要去她家?”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