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饶九妹
  • 第一百二十四章 饶九妹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睡了整整三天三夜,刘浪终于有知觉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只感觉自己浑身酸痛,像是散了架子一般,口干舌燥,刚刚张了张嘴,就有人将水送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睁开了眼睛,看见自己躺在一间宽大的病床上,白色的床单、白色的墙,空气中还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病房像是总统套房一般,有电视,有冰箱,还有做饭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挣扎了两下,依旧还爬不起来,刘浪转了转头,看到何诗雅正惊喜的盯着自己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这是哪儿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是医院里啊。”何诗雅连忙答道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你终于醒了。”很多人闻声都凑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本来安静的病房忽然热闹了起来,刘浪感觉睁眼还有点费力,勉强打量一下后,发现该来的都来了。

        宿舍的几个哥们,何诗雅,何尚,就是没看到朱涯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中一惊,忙问道:“朱涯呢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在这儿。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往旁边一挪,只见朱涯正坐在轮椅上,浑身缠着绷带,脸上还挂着那道光荣的疤痕,显然是留下了永恒的烙印了。

        一看到朱涯也没事,刘浪心下一松,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疑惑的看着何诗雅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眼神有些红肿,显然是哭过的。

        排骨拉着林弥月的手,一脸期待的盯着刘浪,眼神中的关切不言而语,显然昏迷的这段时间,大家都担心的要死。

        何尚看起来精神要好了很多,局促的站在床边,看着刘浪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脸的疑惑,忍不住问道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跟商量好了似的,没有说话,而是退了出去,病房里只剩下朱涯跟刘浪两个人。

        朱涯坐着电动轮椅往前靠了靠,面色竟然跟融化了的千年冰霜般,没有了之前的冰冷。

        “猪牙,你没死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开口玩笑道。

        朱涯没有回答,却是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没错,刘浪没有看错,朱涯的确在对着自己笑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有些惊愕的张大了嘴巴,难以置信的盯着朱涯,这张冷脸竟然对着我笑了?

        朱涯忽然说道:“没想到,你还挺讲义气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记起了当时自己不顾性命去救朱涯的情景。

        刘浪咧嘴一笑,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切,要是你真死了,我肯定也死翘翘了,对了,那个尸胎婴煞呢?”

        一想起尸胎婴煞,刘浪还有些心有余悸。

        朱涯面色也变了变,“死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谁杀的?”

        “你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我?怎么可能?”

        刘浪跟做梦似的,睁大了眼睛,盯着朱涯。

        朱涯这一次没有笑,而是一脸郑重的盯着刘浪,低沉着声音说道:“刘浪,我也没有想到,上次你能从鬼婴的手下活了下来,我本来以为你是走了狗~屎运,可没想到,被那般厉害的尸胎婴煞咬过之后,你竟然还能活下来,我不相信这是巧合。”

    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说清楚点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最烦朱涯卖关子,可这朱涯就是喜欢卖关子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朱涯没有反驳,也没有讽刺,而是神色非常的凝重,将后来的情景跟刘浪说了。

        当时刘浪被咬之后,朱涯也本以为俩人真会死在婴煞的手里了。

        其实,朱涯完全属于那种外冷内热的类型,他不讨厌刘浪,但也不喜欢。

        朱涯一直以为,这个家伙胆子小还喜欢充好汉,怕死,如果真碰到生死攸关的时候,肯定是靠不上的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朱涯没想到,关键时刻,刘浪竟然没有拔腿就跑,而是冲上前去,救了自己。

        从那一刻起,朱涯对这个痞性十足的刘浪完全改观了。

        当时看到婴煞咬到刘浪脖子的那一秒,朱涯忽然间感觉到了悲凉,两个人都死了,太不值得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朱涯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婴煞嗜血,体内的黑血毒性可不一般的强,可刚吸了刘浪两口血,小小的身体却跟突然间触电了一般,剧烈的抖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已经虚弱到无力反抗的朱涯,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婴煞体内发出的惊恐。

        当时朱涯连想都没想,知道机会千载难逢。

        朱涯将身上所有能用的符咒一股脑全部砸了出去,甚至不惜以自己的鲜血祭符,眨眼间将婴煞贴了里三层外三层。

        朱涯本以为婴煞会奋起反抗,可没想到,婴煞除了哇哇的嘶鸣之外,竟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。

        一顿狂轰乱炸之下,婴煞终于被朱涯给干死了。

        在就是朱涯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的时候,竟然看到刘浪被婴煞咬的伤口处,正在不断的往外冒着黑色的液体,像是在自我修复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都听呆了,见朱涯闭上了嘴,忙问道:“后、后来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后来,何尚打电话叫了人,把我们送到了医院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说话时一直盯着刘浪,沉默了好大一会儿,才终于问道:“刘浪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我是什么你知道的呀,为什么会突然问这种问题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惊异不定。

        朱涯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道:“不对,你的身体有古怪,对那些阴邪之物似乎有天生的抵抗力。”

        一听这话,刘浪乐了,要不是身上还缠着绷带,恐怕就直接从床上跳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?那就是说,那些鬼啊啥的,根本杀不死我了喽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想得倒是美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又恢复了之前的冰冷。

        可以历了这一场并肩作战,俩人的关系变得微妙了很多,有种不是兄弟,胜似兄弟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能侥幸活下来已是千幸了,刘浪哪里还会去想那么多,只当是自小父亲给自己吃的古怪药丸起了作用。

        在医院里只住了两个星期,刘浪的身体就已经恢复如初了,而且身上连个疤痕都没有留下。

        医生除了啧啧称奇之外,都以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说来也真是跟大眼睛小~护士有缘,刘浪不但住的还是东山医院,而且两个星期之内,一直是那个自己又摸又抱的小~护士在照顾自己。

        开始时刘浪还怕小~护士会骂自己流~氓,可让刘浪没想到的是,那个小护士竟然不但没骂刘浪,大大的眼睛中还闪烁着崇拜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有人肯定把自己的英雄事迹说了,不过转念一想,就算是说了,不会说是自己勇斗婴煞吧?

        后来刘浪才知道,自己想多了,他们只是说自己勇斗歹徒受的伤,压根就没提什么子母煞的事儿。

        在照顾与被照顾的亲密接触之后,刘浪也知道了小~护士的名字,饶九妹。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