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浪子回头金不换
  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浪子回头金不换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也顾不得多想,将瓶子里面的东西直接全部倒在了伤口处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!”

        朱涯惨叫一声,大叫道:“省点儿,省点儿用啊。”

        可朱涯话还没说完,刘浪已完全倒干净了。

        伤口处发出了阵阵黑烟,腥臭气味也极其浓烈,甚至有黑色的粘液慢慢从里面渗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极其恶心,强忍着问道:“猪牙,还要我做什么呀?”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知道这尸毒粉有多难弄吗?你、你竟然全部给我洒上了?”

        随着黑色的粘液慢慢流了出来,伤口处也在慢慢结疤,朱涯的脸色也稍微恢复了一点正常,说话也有了力气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到这东西真起了效果,心下也放松了一点,反驳道:“好你个猪牙,命要紧啊还是狗屁尸毒粉要紧?真是一个守财奴!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长长出了一口气,问道:“朱涯,那个死女人跑了,这下怎么办啊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你没发现,那俩东西根本不仅仅是尸胎婴煞那么简单,而且是子母煞吗?”

        朱涯依旧盘膝而坐,不断的调息着自己的身体,闭着眼睛,不屑的对刘浪说着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脸的疑惑,忙问道:“对啊,什么是子母煞?”

        “子母煞,顾名思义,那个女人是母煞,小的是子煞。”

        听朱涯这么一说,刘浪顿时一脸的黑线,不满的嘀咕道:“废话,这我还是看出来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看出来个屁,那子煞就是你所说的尸胎婴煞,可是,你知道母煞叫什么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叫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黑寡妇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靠,那不是说的蜘蛛精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难以置信的看着朱涯。

        朱涯的脸色在一点点恢复正常,气息也慢慢缓和了下来,缓缓睁开眼睛,无奈的看了刘浪一眼,冷声说道:“谁说黑寡妇只是说的蜘蛛精,你见过什么是蜘蛛精吗?”

        讽刺,又是赤果果的讽刺。

        刘浪算是明白了,这朱涯别看表面冰冷,挖苦人的本事绝对不比自己低多少。

        见朱涯救了自己命的份上,刘浪也不想再跟朱涯计较这些东西,忙问道:“他们跑了,该不会去害我朋友了吧?”

        朱涯摇了摇头,道:“那母煞被雷劈桃木剑重伤,应该活不了多久了,可是,我现在就担心那个小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朱涯也迟疑了起来,表情也有些凝重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朱涯的表情,知道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,正想追问该怎么办时,躺在草丛里半死不活的何尚动了两下,慢慢转醒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救、救命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何尚大叫一声,慌乱的爬了起来,四处一看,见那个女人已不见了踪影,面色一缓,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可等何尚的目光转移到了刘浪身上时,顿时满面的羞愧,像是自己做了多么对不起刘浪的事情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对何尚半点好感没有,一看他盯着自己,噌的站了起来,叫道:“看什么看,别以为我救了你真是为了你啊,要不是你姐,我才懒得管你呢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刘浪这才记起何诗雅也昏迷了。

        朝着何诗雅昏迷的地方一看,只见何诗雅不知何时已经醒了,正站在树林边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。

        不会吧?这也行?自己的英雄举动难道被何老师看得一清二楚了?

        刘浪本想跑过去,问问何诗雅的情况,可一想起那个雁东,心里就不是滋味。

        那个该死的雁东,看老子不好好收拾收拾你。

        边想着,刘浪绕过何诗雅,径直朝定住雁东的地方走去,可围着树林里那个地方转了三圈,刘浪才发现,那雁东不知道啥时候早就溜了。

        奶奶的,这定身符也太不靠谱了吧,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失效了?

        刘浪一脸的郁闷,无奈的摇了摇头,转身要离开小树林。

        在经过何诗雅身边的时候,何诗雅忽然间抓住了刘浪的胳膊,嗡声嗡气的说道:“刘浪,谢、谢谢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谢我干啥?我又不是为了你,我是为了我的兄弟,你要谢就谢猪牙吧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嘴硬,可心里却还是蛮高兴的。

        朱涯此时已慢慢站起身来,径直走到了何尚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何尚惊恐的盯着朱涯,吓得一愣一愣的,以为这个道士要对自己干嘛呢。

        朱涯没有说话,而是慢慢蹲了下去,伸出一只手搭在了何尚的手腕上。

        何尚连动都不敢动,战战兢兢的盯着朱涯。

        朱涯摸了一会儿何尚的手腕,面露狐疑,又盯着何尚的眉心处看,过了一会儿,忽然问道:“你跟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?”

        “关、关系?”

        何尚结巴着,不知朱涯问这话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刘浪现在才想起来,何尚做的那些猪狗不如的事情,朱涯根本都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跑上前去,当年何尚的面大肆渲染,说那个女人其实就是何尚害死的,将事情的始末一说,朱涯微微一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听到刘浪的话,却是身体微颤,上前一把扭住何尚的耳朵,大叫道:“何尚,刘浪说的是真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哎哟,哎哟,姐,疼,疼!”

    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,你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重重撒开了手,把自己都气哭了,跑到一边,默默抹眼泪去了。

        朱涯听完刘浪的解释,盯着何尚的双眼再次确认道:“他说的都是真的?”

        何尚缓缓点了点头,目光却有些躲闪。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今天晚上半夜的时候,你带我们去强~暴那个女孩的地方。”

        何尚木讷的点了点头,似乎根本没将朱涯的话听到心里。

        朱涯厉声说道:“你不去,必死无疑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何尚终于怕了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跟啄木鸟一般,连连点头,哀求道:“大师救我,大师救我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朱涯似乎还有办法,心中不禁一缓,可对何尚还依旧有些芥蒂,嘀咕道:“哼,自作孽不可活!”

        哪知朱涯缓缓点了点头,站起身来,缓声说道:“浪子回头,金不换……”

        死猪牙,不讽刺我不行吗?就你大度!

        刘浪使劲白了朱涯一眼。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