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子母煞
  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子母煞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阴风阵阵,气温像是突然间降了几度一般,微微有些寒意。[燃^文^书库][www].[].[com]本来纹丝不动的树头,竟然也左右摇摆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何尚的嘶喊声戛然而止,刘浪跟何诗雅相互一对视,连忙飞速的朝着树林外跑去,也顾不得躺在地上跟死鱼一般的雁东了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跑在前头,刘浪跟在后头。

        当何诗雅刚冲出树林的时候,身体像是忽然被定住了一般,啊的尖叫一声,直直的朝着刘浪倒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眼疾手快,上前一跨步抱住何诗雅,急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玉体横于刘浪的怀中,双眼紧闭,显然是已经晕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又摇了两下,何诗雅根本没有反应,一试鼻息,还有气。

        刘浪松了一口气,狐疑的抬起头来,朝着小路上一看,顿时也吓得三魂去了两魂,脊背发凉,汗毛直立。

        只见在那条小路上,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浑身是血,脑袋无力的耷拉到了一边,怀里还抱着一个血肉模糊婴孩的女人。

        女人穿着一件漆黑如墨的衣服,衣服上沾满着黄色的泥土和已经风干的血渍,黑衣跟血渍完全胶着在一起,已完全分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女人一只手抱着婴孩,另一只手抓着何尚的脖子,咯咯阴笑着,露出满口的黑牙,眼见就要把何尚活活掐死了。

        何尚两只眼睛瞪得滚圆,身体已经被女人提了起来,脸色煞白,两只手死死的抓住女人的手,满脸的惊恐,双脚无力的摆动着,像是垂死挣扎的草鱼一般。

        朱涯站在三步之外,手中拿着那把雷劈桃木剑,正面色凝重的盯着女人,口中念念有词,不知在等什么。()

        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,暗道一声:“妈的,这难道就是那个该死的尸胎婴煞?”

        缓缓将何诗雅放平,刘浪疾步走到朱涯身后,浑身不停的战栗着,声音中都带着惊恐。

        “猪牙,你那雷劈桃木剑不是牛逼吗?快用啊,再不用那小子就死了啊?”

        “闭嘴,这是子母煞!我们现在上去就是找死,得等那小子灵魂出窍时,我们才能出手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子母煞,可却知道什么是灵魂出窍。

        灵魂一出窍,不就直接死翘翘了吗?还玩个屁呀?

        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,双腿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本想冲上去解救何尚,可刘浪更知道自己几斤几两。连朱涯都如此忌惮的东西,自己除非不想活了。

        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,等何尚真的死了,自己怎么向何诗雅交待啊。

        交待个屁呀,还是小命要紧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不上去,就女人那副模样,自己的小命真能保得住吗?

        刘浪这个纠结啊。

        女人此时的形象完全可以用狰狞恐怖来形容,似乎在她的眼中只有何尚一个人,连看朱涯跟刘浪一眼的意思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女人红色的绣花鞋,一身黑色的寿服,头发散乱膨张,嘴唇破裂,熏黑的牙齿有一半耷拉在外面,双眼中也全是黑色,整个人完全就是坠楼而死时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女人直直的盯着何尚,怀中的婴孩像是被血裹一般,极其安静又诡异,一动也不动。

        “咯咯,咯咯,在一起,你死了,我们一家人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。”

        女人笑得极其瘆人,像是利器划过玻璃一般让人浑身起着鸡皮疙瘩。

        何尚挣扎的越来越弱,想要大声喊叫,却根本发不出声音。何尚的舌头慢慢从嘴中吐了出来,一点一点的伸长,活像是散汗的小狗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猪、猪牙,快、快点呀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急得满头大汗,一只手伸进了怀里,也不知拿到了一张什么符,紧张的慢慢搓在了一起,很快把那张符撮成了一个纸球。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感觉自己的心就要从嗓子里面跳出来了,什么子母煞,什么尸胎鬼煞,妈的,如果再不动手,全得玩完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哪根劲搭错了,刘浪猛然间将手中的纸团扔向那个女人,伸手抽出了朱涯背后的那把宝剑,大喝一声:“去死吧!”

        话音未落,刘浪的身体已奔了出去,宝剑嗖的一声直刺向女人的肋骨处。

    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声沉闷的穿刺声传了出来,宝剑竟然真的插进了女人的体内。

        刘浪双眼犹如铜铃一般,又惊又恐地盯着女人。

        女人本来咯咯的笑声忽然间停了下来,慢慢将脑袋转了过来,脖子上的骨头发出嘎巴嘎巴的声响。

    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声犹如野兽般的咆哮从女人的嘴中吼出,顿时一股极其腥臭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,熏得刘浪差点晕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我靠,怎么这么臭!

        刘浪将头一偏,另一只手紧紧捂住了鼻子。

        女人猛然间将手一甩,直直的将何尚甩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何尚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扑通跌倒在杂草之上,脑袋一歪,抽搐了两下,便不醒人事了。

        扔掉何尚,女人腾出的那只手像是一钳子一般,嗖的一声,死死捏住了刘浪的脖子。

        刘浪顿时感觉一种上气不接下气的窒息感,身体也被女人拽着脖子生生拉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该死的,这家伙明明是跳楼死的,怎么这么喜欢掐别人的脖子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挣扎了两下,根本动弹不得,急得双手用力,将宝剑用力往外抽了两下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那把宝剑像是嵌在了女人体内一般,任凭刘浪用多大的力气,竟然纹丝不动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这下傻眼了,心里后悔了起来:***,难道自己就这么光荣的牺牲了,成了何尚那小瘪三的替死鬼了不成?

        不行不行,这么死了可多冤枉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手忙脚乱的在怀里抓了两下,好不容易摸出一张符,斜眼一看,见是一张护身符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朝着自己的胸口就拍了一下,憋气念道:“操天道、化两仪,生阴阳、转乾坤,应赦令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好不容易结结巴巴的念完,女人忽然间又是嗷的大叫一声,将抱着婴孩的手往外一张,直接将婴孩也扔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朱涯一看,脸色大变,叫道:“刘浪,快跑!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个婴孩竟然哇哇哭了起来,血裹的身体在半空中微微一蜷,打了一个旋转,犹如子弹一般,直向朱涯扑了过去……

        ...

        ,

        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