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真性情
  •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真性情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那把明晃晃的东洋刀,心里也有些发憷,光凭自己的力量这次是指定不行了。〔

        一半世界〕

        自己身上还有一张定身符,正好可以拿来试试。

        只是刘浪也很清楚,雁东跟那些僵尸完全是两码事。

        你帖在僵尸身上一张纸,僵尸肯定不会去揭下来,可猛然间帖到雁东身上,他指定会立刻揭下来的,这样就啥用都没了。

        所以,要想定身符生效,就要求符咒与符纸的完美配合。也就是说,符纸在帖到雁东身上的同时,那符咒必须在同一时间恰好念完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对只有菜鸟级别的刘浪来说,却难度不小。

        站在一旁一直冷眼旁观的朱涯,看着他们打着嘴炮,半句话没说,两只眼睛只是不停的打量着何尚,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。

        “哼,都快死的人了,竟然还这么大火气。”

        何尚抱着何诗雅,不让她上前,猛然间听到朱涯的话,脸色大变,急问道:“牛鼻子,你哪里冒出来的,说什么屁话?”

        何尚平时嚣张惯了,说话就跟二流子似的,这次自以为傍上了雁东这棵大树,更是肆无忌惮。

        在一个多月之前,自从那个穿黑衣跳楼的女生死后,何尚的父亲,也就是东山职业学院的副校长何其志,将这件事硬生生的压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他们偷偷将女生的尸体藏了起来,开始时只是想跟女生的家长私下解决,可没想到,第二天的时候,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。

        当时别说是何尚了,就连何其志都吓傻了。

        从那天开始,何尚每天晚上都会做同一个梦,一个穿着黑衣的女人抱着一个小孩,浑身是血的要跟何尚过日子。〔

        拐只萌货疼上天〕

        何尚哪里见过这种架式啊,吓得整日不敢出门。

        何其志一直想攀上雁氏集团那棵大树,正好雁东对何诗雅有意思。一次在与雁东无意的交流中,雁东告诉何其志,他可以帮助何尚不再做那种怪梦。

        还别说,雁东回去之后,就给何尚送来了一张符,帖在床头之后,何尚还真就不做噩梦了。

        但也从那时开始,何尚父子俩对雁东更加满意,恨不得自己变成何诗雅,嫁给这个雁氏集团的大公子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有一点儿,那张符必须每七天更换一次,否则就会失效。

        在何尚跟何其志双重攻击之下,何诗雅为了自己的弟弟,只得勉强先答应跟雁东交往。

        结果,第一次约会,就被刘浪碰了个正着,还把雁东的脚踝给踹断了。

        说来雁东这种人也是太贱,在他身边像何诗雅这种女人数不胜数,但雁东就是对何诗雅穷追不舍。只因一点儿,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。

        何尚瞪着朱涯,紧紧抱着何诗雅。

        虽然何尚身体虚弱,但毕竟是个男人,将何诗雅抱得死死的,倒也没时间跟朱涯计较,而像是一个疯子一般,对着雁东歇斯底里的叫道:“姐夫,杀了他,杀了他!”

        雁东已想做姐夫好久了,垂涎何诗雅弹性又饱满的身体也已经很久了,此时夹杂着对刘浪的恨意,像是一只发了情的恶狼一般,双眼都快要喷出火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明年今天,就是你的忌日!”

        东洋刀带着呼呼的风声,迎头朝着刘浪就劈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我草,找死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骂一声,连忙猴子一般跳到另一面,撒腿就跑到了十米开外。

        雁东见刘浪转身就跑,以为他怕了,更是嚣张的叫道:“臭小子,有本事你别跑。”

        “杂碎,你以为我傻吗?用倭寇的东洋刀对付我,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人,今天老子就替老天教训教训你!”

        刘浪边骂着,转头朝小树林里跑去。

        那片小树林刘浪刚才去过,里面的树木虽然不粗,但却很密。雁东手中的东洋刀足有一米长,在空旷之所使起来肯定有利,可如果在小树林里,必然会处处受节制。

        雁东仗着自己手里有家伙,哪里会放过这种机会,追着刘浪就跑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一钻进小树林,刘浪就猫在一根小树的后面,手上攥着定身符,不停的念叨着定身符的咒语,生怕自己在关键时刻念错了。

        雁东一头扎进了小树林,见刘浪正躲在一棵树后,哈哈笑道:“臭小子,你原来就这点本事啊,今天,我要将你碎尸万段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雁东将刀一横,直向刘浪刺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快速往旁边一闪。

        雁东横向一扫,噗的一声正砍到了那棵树上,足足扎进去三公分。

        奶奶的,看来你真是下了死力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看到那东洋刀与树干挤在了一起,瞅准机会,哪里还会再等,大叫一声:“急急如律令。”

        啪的一声将定身符正帖到了雁东的后背上。

        雁东正在往外拔刀,忽然身体像是冻住一般,顿时定住不能动了。

        “怎、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雁东身体不能动,但嘴还能说,眼珠还能转,额头上也滚下了汗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来心中忐忑,见一下就成功了,不禁大喜,飞起一脚朝着雁东的胸口就是一脚:“草你大爷的,让你给我狂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扑通!”

        雁东身体应声而倒,东洋刀也脱手而出。

        雁东身体僵硬,早已是吓得面如土色,本来回骂刘浪,可话到嘴边,顿时变成了哀求,“放、放开我,我、我给你钱。”

        “屁话,你以为我稀罕钱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拿起东洋刀把玩了两下,在雁东的脸上比划道:“咦,这东西好像还蛮顺手的嘛,就是不知道割在这俊朗的脸蛋上,会是什么感觉呀?”

        “别、别别,我、我再也不跟你争了,诗雅归你,求你放过我。”

        雁东睁大着眼睛,跟孙子一般大声求饶着。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何诗雅刚挣脱了何尚,冲到小树林边上,听到雁东的话,霎时间煞白无比,大叫道:“雁东,你个狗娘养的,你凭什么安排我的归属?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冲上前来,朝着倒在地上的雁东呸的淬了一口,正吐到了雁东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这下,轮到刘浪张大了嘴巴,惊异的盯着何诗雅,嘴角一哆嗦,说道:“何、何老师,你、你可是我的女神啊。”

        谁见过如此泼辣的女神啊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的形象在刘浪的心中完全改观。刘浪忍不住想竖起大拇指头,赞叹一声,这才是大美女,真性情!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不、不要!”

        正当刘浪想当着何诗雅的面好好羞辱一番雁东的时候,树林外突然传来了何尚撕心裂肺的喊叫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