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没本事坑死人
  •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没本事坑死人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何诗雅的身体微微一震,似乎是为了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如果我说,我弟弟被鬼缠住了,你信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刘浪虽然有心里准备,但还是腰板一挺,差点跳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本来靠在刘浪的肩头,被刘浪往外一顶,也跟着差点歪倒在一边。

        刘浪嘴角哆嗦了两下,急忙问道:“何尚他?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长长叹了一口气,眼泪不自觉的又流了出来,慢慢拿下墨镜,眼睛肿得跟桃子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这件事我本来也根本不相信的,可是,我亲眼看到我弟弟跟疯了一样,而且,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我、我也没有办法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掩面抽泣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定了定神,心中却是沉重无比,心道:看来,那个该死的尸胎婴煞已经动手了,但是,既然尸胎婴煞那么厉害,为什么不直接将何杀掉呢?

        不对不对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忽然间想起了何诗雅一直在说自己没有办法,难道真有什么苦衷不成?

        刘浪实在忍不住了,追问道:“阿雅,你到底有什么事情,快点告诉我啊,你想急死我啊。”

        一声阿雅顿时把何诗雅叫愣了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缓缓抬起头来,从口袋中拿出一块丝巾,轻轻擦了擦眼角的泪痕,小声说道:“刘浪,其实,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但是,雁东说他有办法帮助我弟弟,只要我跟他好,他能保证那鬼东西不会伤害到我弟弟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瞪得双眼滚圆,跟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般,再次确认道:“他真这么说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而且,因为雁氏集团有钱有势,我父亲也一直在极力撮合我跟雁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奶奶的,又是那个钻到钱眼里的老杂毛!

        一听到何诗雅提起她的父亲,刘浪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不管怎样,既然知道何诗雅并不是真心想跟雁东那个杂碎在一起,刘浪的心里也踏实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犹豫了片刻,刘浪还是开口问道:“那、你相信我吗?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一愣,并不明白刘浪的意思,茫然的看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解释道:“哦,是这样的,既然你认为你弟弟被鬼给缠住了,我认识个高人,可以帮助何尚,不过,需要何尚身上的一点儿东西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        “一缕头发跟一碗血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帮你弄!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喊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这倒大出刘浪的意外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以为何诗雅会追三问四的,还要少不了一番口舌。

        看着何诗雅那泪汪汪的眼神和性感的小嘴,刘浪心中一动,真想直接扑上去,将何诗雅压倒在长椅上。

        忍住,一定要忍住,自己还有正事要办呢。

        刘浪故作轻松的站了起来,背起手面朝着小湖,跟诗人一般仰天长叹一声,道:“哎,命里有时终需有,命里无时,莫强求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装,还能再装一点儿吗?

        能!

        刘浪接着伸出一只手来,捋了捋自己好几天没洗、已经有些干枯的头发,深沉的说道:“既然有人需要拯救,那该出手时,我浪人刘自当不会含糊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,逗得何诗雅终于忍不住咯咯笑起来,整个世界顿时如百花盛开般绚烂无比了。

        分头行动,既然何诗雅去弄头发跟鲜血,那刘浪自然得尽快去找尸胎婴煞母亲的尸体。

        那个跳楼的女生已死了好长时间了,头发可能还在,但身上的血有没有完全干掉却就不知道了。

        而且,关键是这样找起来根本毫无头绪,像是一只无头的苍蝇一般,到处乱撞。

        思来想去,刘浪还是想到了刑警大队。

        如果让他们帮忙找的话,肯定是易如反掌喽。

        连忙拿起手机,刘浪翻了好几遍通讯录,悲催的发现,自己当时手机没电了,竟然根本没有留下人家的电话号码。

        真晕,还有比这更悲催的吗?

        奶奶的,看来只能自己去找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只好拨通了排骨的电话,询问了一下林弥月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排骨说林弥月暂时倒是稳定了,但精神还不是很好,问刘浪有什么事。

        刘浪让排骨问一下林弥月,知不知道跳楼女生尸体可能丢失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电话里排骨一问,林弥月顿时又尖叫了起来,跟疯了一般一直喊着一句话:“好多好多,好多好多小孩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再不敢刺激林弥月了,连忙挂了电话,垂头丧气的想要回到出租屋。

        “不对,好多小孩?难道她是说那个地方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猛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敲醒了一般,顿时来了精神,一个人直接朝着东山职业学院的后山奔去。

        上次已经跟朱涯来过一次,刘浪倒也轻车熟路,壮着胆子好不容易到了那个扔胎儿尸体的土坑,近前一看,眼前的景象却把刘浪给惊呆了。

        上次来的时候,这里还是一团乱象,到处随意堆放着一条条婴孩的尸骨,这才两天不见,怎么全没了呢?

        刘浪越想越害怕,强逼着自己围绕土坑转了一圈。

        的确是没有了,像是突然间全被清理掉了一般,唯一的不同之处,就是在土坑的低洼中央位置,露出了一截像是木棍一般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生好奇,慢慢挪下土坑,靠近那根木棍。

        木棍有点熏黑,露出一指长的头来,比拇指要稍微粗一点,其余的部分被埋在了下面,不知道有多长。

        刘浪好奇的伸出手,使劲一拉,本以为非常难弄,却没想到,一下就拔了出来,自己身体一个踉跄,还扑通一下摔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我靠,啥破东西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暗骂了一句,朝着手中的木棍看了一眼。木棍像是一根树枝,有点弯曲,上下都有折断的痕迹,外表像是被火烤过的一般,有差不多刘浪身高的一半长。

        我还以为是啥好东西呢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了两眼,见只是一根普通的木棍,随手往旁边一扔,爬起来就出了土坑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下可糟了,那些小东西怎么会不见了呢?如果不是这里,那要往哪儿去找那个女生的尸体呢?不会被火化了吧?”

        要真是那样的话,对付起来尸胎婴煞,那可就麻烦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的心里跟爬了无数只蚂蚁一般,挠得又难受,却又没有半点办法。

        妈的,实在不行,还真得找猪牙帮忙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那个‘百里听’攥在手里,犹豫着是否捏碎叫来朱涯……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