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百零三章 早晚收拾你
  • 第一百零三章 早晚收拾你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大街上车来车往,路两旁楼房林立,到处是买卖东西的商铺。

        在那些商铺的门口不时有招揽生意的靓仔美女,穿着奇装异服走到街上,各种忽悠的口号也从他们嘴里钻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清仓大甩卖了啊,只剩三天,最后三天!”

        这种往往三天之后还是三天,似乎他们的时间差跟咱的不一样。

        而更有甚者,直接吆喝道:“真品名牌,假一赔十,不要一万八,不要一千八,只要九十八……”

        好吧,我傻我天真,有时候真要窜上去问一句:八块八卖不卖?

        街上的吵闹喧嚣却正是最好的对照。

        就在街道一家商铺的门口,一顶太阳伞下的一张长椅上,坐着一个安静的女子。

        那个女子穿着一条抹胸碎花儿长裙,淡蓝色的高跟鞋,戴着一副粉红色的框式眼睛,长发披洒在双肩,远远的就给人一种惊艳的美丽感觉。

        女子正低头拨弄着手机,似乎周围的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。

        这人是谁?刘浪第一眼就能认出来,自然是许久没有见过的何诗雅。

        刘浪冲下车,离何诗雅还有百多米,远远的就叫了一声,“何老师。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并没有听见,依旧拨弄着手中的手机。

        自从上次误会稍微有点缓和之后,刘浪也一直没有去上课,不知不觉都过去好几周了,此时见到竟然还有点生分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何诗雅没有吭声,兴冲冲的刚想跑过去,忽然看到一个男人从后面的商铺中走了出来,手里端着两杯饮料,正走向何诗雅。

        那个男人穿着西装,倒是一副帅气儒雅的模样,可不知为何,眼角处总给一种暴戾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双脚不自觉的慢了下来,眯眼朝着那个男人看了去。

        “咦,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呢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心里莫名有些烦躁,可却并没有认出来,不由得又加快了步伐。

        那个男人端着饮料走到何诗雅的身边,递给了何诗雅一杯,然后坐在何诗雅的身边,亲昵的跟何诗雅说着话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,就跟醋坛子打翻了一般,灼烧了心肺,连想都没想,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阿雅,这么巧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强忍着心中的怒火,挤出一丝笑来,故作轻松的走到何诗雅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显然没料到会在这种地方碰到刘浪,猛然间抬头,正对上了刘浪的双眼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?怎、怎么是你?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神色有些紧张,目光有些躲闪,慌乱的低下了头。

        坐在何诗雅身旁的男人顿时一脸的不悦,嗖的站起身来,怒气冲冲的问道:“臭小子,你是什么人?”

        “对啊?阿雅,我是什么人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阴阳怪气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端着饮料的手都在瑟瑟发抖,似乎鼓了极大的勇气才再次抬起头来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这位是雁氏集团的大公子,上次你见过的。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故作镇定的说着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听,顿时记起来了,第一次冒充何诗雅的时候,好像就是为了避开这个家伙的骚扰,可是,怎么他们现在又搞到一起了呢?

        “雁东?雁氏集团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中猛然间咯噔一下。我靠,这家伙不就是杀死韩美丽妹妹的那个杂碎吗?

        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呢,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恨得牙痒痒,可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,只瞟了雁东一眼,像是把他当成空气一般,上前一把拽住何诗雅的手,叫道:“走,跟我回去!”

        何诗雅身体一颤,竟然没有反抗。

        雁东顿时急了,一个箭步冲上前,一把拽住刘浪的衣领,大叫道:“臭小子,你要干嘛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甩起手来就要打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哪里会让他打呀,正好瞅着机会,另一只手用力往外一挡。

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    “哎哟!”

        一声闷响,刘浪的拳头正好撞到了雁东的拳头上,那雁东噔噔后退了两步,大叫一声,差点跌坐在地。

        雁东两只眼睛跟要呲出火一般,勃然大怒,叫嚣道:“好你个臭小子,竟然还敢还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妈的,我不还手难道还要等你揍我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反正早晚都收拾你,今天倒也没什么好害怕的了。

        雁东是雁氏集团的大公子,自小就受过专业的跆拳道训练,虽然水平不是很高,但对付一两个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        此时雁东也是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,恶狠狠的盯着刘浪,已经将刘浪视为了眼中钉、肉中刺了。

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有本事放开诗雅,跟我单打独斗试试?”

        “哟?怎么,还不服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正抓着何诗雅,还没将何诗雅拉起来,转头看了她一眼,又轻轻将手放开,阴着脸,直起腰来,走到雁东面前。

        何诗雅张了张嘴,木讷的坐回了长椅上,两只眼睛不觉红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跟没听见一般,心里正来气呢,伸出了中指,对着雁东摆了摆,叫嚣道:“看来,今天不让你尝尝我的厉害,你还真不知道马五爷有几只眼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        雁东早已是气得七窍生烟,也顾不得自己大公子的形象了,将西装上衣往下一脱,随手扔在了地上,两拳一握,朝着刘浪的面门就砸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这里可是人流密集的地方,来来往往的好事者更是络绎不绝,很快就将刘浪二人围在了中间。

        “哟,情敌决斗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戏好戏,快来看呀。”

        有些人还真是不怕事不大,抱着膀子看起了热闹。

        刘浪虽然体质强健,可招数上却要逊上很多,在雁东的面前竟然显得有些笨拙,几个招面之下,已经挨了好几脚了。

        “奶奶的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我得用蛮力跟他玩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揉了揉被雁东踢的胸口,死死的盯着雁东。

        雁东洋洋得意的甩了甩头发,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意。

        “哼,我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呢,原来就这点能耐,还敢跟我抢诗雅,真是不自量力。今天,我不把你打趴下,向我跪地求饶,我就不姓雁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雁东两只脚来回一送,再次朝着刘浪飞踢而去!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