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十六章 古怪的身体
  • 第九十六章 古怪的身体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趴在朱涯的背后,耳边响起了呼呼的风声,虽然感觉身体有些沉重,而且虚弱无力,但意识还算是清醒。

        “这朱涯本事如此厉害,怎么还有害怕的东西不成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百思难得其解,看着朱涯背着自己并没有往市里跑,而是往郊区跑。

        这燕京市郊区南面环绕一条大河,名曰‘护京河’,北面靠着一座雄伟耸立绵延百里的大山,名曰‘燕荡山’。

        燕京自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,历来的古都皇朝,背靠山,面朝水,蕴含着藏龙的绝佳风水之所。

        刘浪根本没有想到,这朱涯的体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好,背着自己速度竟然跟骑车一般,心不跳气不喘,一口气跑了两个多小时。

        周围的路逐渐崎岖了许多,似乎进入了郊区,山林草木也渐渐多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刘浪被朱涯颠簸的有些眩晕,腹中也有点胀痛,有种恶心作呕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“朱涯,你、你到底要去哪儿?放下我,再不放下,我、我就要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再坚持一下,很快就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并没有停止脚步,速度更是加快了几分。

        刘浪隐约似乎听到了叮叮咚咚水流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中越来越好奇,随着胸中的呕吐感越来越强,眼见忍不住了,‘哇’的一声,一口吐了出来,正喷到了朱涯的道袍上。

        浓黑稠密的液体,散发着腥臭的恶心气味。

        朱涯脸色一变,怔了三秒钟,将刘浪往地上一扔,激动的叫道:“你、你怎么不说一声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朱涯看着自己被吐得一塌糊涂的衣服,皱了皱眉头,朝着水声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这一口吐出来,感觉身体一下子轻松了很多,像是卸掉了重负一般。虽然双脚还有些发软,但扶着旁边的一棵小树,刘浪颤巍巍的站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环顾了一下四周,这里花草树木都极为浓密,而且风景秀丽,空气比城市里清新了百倍。

        刘浪深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心清气爽,身体也跟着舒畅了几分。

       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,那块本来被鬼婴弄伤的黑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淡,不一会儿工夫就完全消散了,而自己脸上被划破的那道伤口也一点点的愈合。

        刘浪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变化,还不满的嘀咕道:“哼,没想到,这猪牙还有洁癖呢,不就吐了一口嘛,真是的。”

        真晕,换别人吐一口到自己身上,刘浪恐怕早就暴跳如雷了。

        正想着,那猪牙已狼狈的从另一边走了过来,身上的道袍湿嗒嗒的,还在往下滴水,整个人跟落汤鸡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还从来没见过朱涯如此狼狈的模样,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哈哈,猪牙,你、你这是干嘛呀?穿着衣服洗澡去了啊?”

        朱涯恶狠狠的瞪了刘浪一眼,动了动嘴,刚想说话,忽然又像是发现了什么般,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,你没事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啥事啊?我本来就没事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得瑟的撇了撇嘴,将手放开扶着的小树,可身体一晃,扑通一下栽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“哎哟,他娘的,地怎么这么滑呀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嘴硬,索性一屁坐到了地上,仰头继续看着朱涯。

        朱涯并没有笑,脸色又恢复了万年不变的冰冷。

        走到刘浪的身边,朱涯也蹲了下来,忽然间伸出手来,一把抓住刘浪的手腕。

        刘浪以为朱涯要干嘛,吓得往后一抽,可没想到朱涯手劲很大,竟然愣是没有抽动。

        “喂,猪牙,你干嘛呀,我对爷们可没兴趣啊!”

        刘浪~叫了一声,可朱涯并没有理会,而是两指掐在了刘浪的脉搏之上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朱涯的表情也慢慢古怪了起来,一脸的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咦,怎么可能?那鬼婴煞气极强,竟然中了鬼婴的煞气半点儿事都没有?”

        “啥?我中煞气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听到朱涯的话,心里咯噔一下,急忙摸了一把自己的脸皮。

        那块被鬼婴划破的伤口此时已经结疤,应该很快就会脱落了。

        本来还得意洋洋的刘浪,脸色变了数变,惊慌失措的盯着朱涯,嘴角哆嗦了两下,问道:“朱、朱大师,我真中煞气了?会、会不会死啊?”

        朱涯将头一偏,白了刘浪一眼,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道:“死不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朱涯站起身来,朝着四周看了看。

        刘浪感觉自己的体力也在一点一点的恢复,试探着用手一撑,不用借助小树就站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听到朱涯的话,刘浪心里依旧不太踏实,小命关天,该低头时得低头,该讨好时必须要讨好。

        刘浪凑到朱涯身边,将手往额头上一遮,看着周围的风景感慨了一句:“猪牙,这里真漂亮啊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没有吭声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忽然话风一转,一脸的谄媚的盯着朱涯,问道:“朱大师,我、我真死不了?”

        朱涯猛得转头,两眼睁得滚圆,死死的瞅着刘浪,像是在看什么怪物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被朱涯盯着有些心慌,嘴角动了动,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,问道:“你、你看什么啊?”

    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      “我、我就是我啊,什么什么人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又退了两步,差点被一块藏在草中的石头绊倒。

        朱涯并没有理会刘浪,忽然间皱起了眉头,兀自的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不可能,这小子就这点本事,怎么可能?肯定是机缘巧合,肯定是这样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越听越糊涂,眼珠子转了转,想起之前的情形,似乎也有点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之前自己的确有些眩晕,可吐出那一口黑液之后,就感觉身体在一点点恢复。那团黑液应该就是朱涯所说的煞气了。

        这朱涯见自己中了煞气,竟然背着自己一口气跑到了这么远,应该是要救自己。

        可不知为何,自己竟然奇迹般的好了,这恐怕是连朱涯都没想到的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些,刘浪心中莫名有些感激。

        看来,朱涯这家伙外冷内热,不只是钻到钱眼里的人嘛。

        刘浪动了动嘴,本想说两句感谢的话,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只是冲着朱涯傻傻的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朱涯装作没看见,冷哼一声,说道:“那片婴~尸地,恐怕要出大事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