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十章 奇葩师叔侄
  • 第九十章 奇葩师叔侄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在那种地方碰到吴半仙,而且正好是马小帅告诉的地址。

        其实刘浪对吴半仙的话已经信了一半了,而且,就凭朱涯那冷傲的性格,根本也不太可能出现在那种地方。

        一个高冷的牛逼师侄,一个财色皆好的老油条师叔,这正一派还真是人才辈出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抓着吴半仙,还真不担心吴半仙能使出什么花招来,就凭你这嗓子,就算带上扩音器,还真能把朱涯给招来不成?

        可是,吴半仙边喊着,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奇怪的蓝色小球,朝着半空中一扔。

        那个小球忽然间爆破开来,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正想骂吴半仙耍什么花招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巷子口那边忽然窜出一个人影。

        人影速度极快,眨眼间就到了刘浪眼前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还没看清来人的长相,只感觉脖子上一凉,身体瞬间僵硬住了。一把冰冷的宝剑离刘浪的脖子只有零点零一公分。

        “放下我师叔!”

        声音冰冷,不是朱涯又是何人?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看还真是朱涯,心中顿时大喜,连忙将抓着吴半仙的手松开,可身体却不敢动,笑嘻嘻的说道:“猪牙,还、还真是你啊,我跟你师叔是老相识了,今天碰到,嘿嘿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屁话,谁跟你老相识啊,师侄,给我教训他!”

        吴半仙一看来了救星,立刻掐腰梗脖,恢复偷奸耍滑时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朱涯看了看吴半仙,又看了看刘浪,神色有些古怪,问道:“师叔,你怎么会跟他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我跟他呀?师侄,你不是让我去找美女嘛,公费报销的事不干白不干!可哪里知道,这小子找上门来,非要揍我,你说冤枉不冤枉啊。”

        吴半仙又开始满嘴跑火车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这个郁闷呀,听到吴半仙的话,不禁也急了,“吴半仙,你坑蒙拐骗,差点将我害死了,你怎么不说我为什么看你不顺眼?”

        朱涯虽然人冷,可脑袋却很灵光,一听也就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自己这个师叔是什么人朱涯很清楚。

        这个师叔浑身上下除了嘴皮子之外,没有什么真本事。当年因为吴半仙无意中救过自己师父的命,便成了挂名师叔,而且,师父还严令正一派上下都要对他敬重有加。

        朱涯自来就听师父的话,既然是自己师父的救命恩人,那不管有理还是无理的要求,自然都会答应。

        朱涯将剑慢慢收了回来,走到吴半仙身边,低声问道:“师叔,你玩好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吴半仙本来还在等着朱涯教训刘浪,一听到朱涯的话,脸色立刻变得淫~荡了起来,吧嗒了两下嘴,满是回忆的瞅着朱涯,伸出了大拇指。

        “师侄,你找的这个东家,还真是大方,竟然连这种事情都给我们出钱,啧啧,以后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师叔,这种事情只可一次,不可两次,如果你还提无理的要求,我立刻回去告诉师父。”

        吴半仙一听,脸色立刻变了,谄媚的说道:“别别别,别呀,我的亲师侄,自来师叔我跟你的关系最好,这种事情,你肯定不会跟你师父说的喽。”

        吴半仙脑袋很滑,看着朱涯一本正经的样子,连忙正了正身子,赶紧指着刘浪,转移话题道:“不过,师侄,这小子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捉弄我,你一定要替我教训教训他啊。”

        一想起当时那口恶心的怨气,吴半仙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      可刘浪找朱涯有重要的事情相求,见这师侄俩似乎关系不错,也不敢再得罪吴半仙了,而得一弯腰,对着吴半仙拱了拱手,道:“吴大师,你差点把我害死了,我也不追究了,咱就算扯平了,你看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扯平了?哪里有那么容易?”

        吴半仙有人撑腰,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,还想再让朱涯教训刘浪。

        朱涯冷哼一声,瞟了刘浪一眼,挤出一句话,道:“以后别再动我师叔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,朱涯拽着吴半仙就要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喂,师侄,这、这就算完了?”

        吴半仙急了,刘浪也急呀,连忙上前小跑了两步,一把抓住朱涯的道袍,喊道:“猪牙,我有事要你帮忙,你别走啊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慢慢转过头来,嘴角动了动:“干嘛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咽了口唾沫,酝酿了一下修辞,忐忑的说道:“猪牙,我认识的人中,就你有本事,我一个哥们好像碰到麻烦了,请你帮忙看看。”

    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        这有求于人的事,说话也得低三下四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就怕朱涯不答应,可没想到,等刘浪将事情的经过说完之后,朱涯竟然动都没动,而是突然间问了一句:“哪里?”

        “啊?你、你答应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有答应!哪里?”

        “哦哦哦,我哥们的女朋友在东山医院里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还想多说,朱涯突然间一摆手,制止道:“我知道了,晚上九点,在东山医院等我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,朱涯拉着吴半仙就走了。

        吴半仙满脸的不甘,边走边叫了起来:“喂,师侄,就这么算了啊?不是,你帮他干嘛,这臭小子缺德着呢……”

        喊声渐远,刘浪不禁暗擦了一把冷汗,看着他们远离的方向,心中暗想:看来,这朱涯还不是那种只为钱卖命的人嘛。

        刘浪转身往公交站走,边走着,掏出了手机给排骨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晚上九点在医院等着。

        挂了电话,刘浪还没走到公交站,远远就看到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朝着自己这边走来。

        那个身影看起来有点熟悉,边走着边左顾右盼的,有点做贼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生好奇,眯眼仔细一看,不禁泛起了嘀咕。

        “咦,这家伙不是那个虎哥吗?他怎么会这里啊?”

        要知道这是在西城,而刘浪的学校在东城,中间差了三四十里路,而且现在又是晚上,没有事情怎么会跑这么远呢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想都没想,朝着虎哥就走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虎哥正在四处张望,根本没有留意刘浪,扑通一声跟刘浪撞了个满怀。

        “妈的,走路不长眼啊!”

        虎哥袖子一撸,正要破口大骂,抬头一看是刘浪,顿时脸色变了数变,嘴角哆嗦道:“是、是你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