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三十九章 糯米遇上黑狗血
  • 第三十九章 糯米遇上黑狗血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传说中猫性属阴,可行走于阴阳,甚至一只猫更有九条命之说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在大部分刚刚有死人的地方,是不允许有猫出现的,尤其是黑猫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一个人刚死没多久,灵魂虽然依旧出窍,但**对魂魄依旧还会有一定的吸引力。而当时正好有黑猫出现的话,那这个人就会被黑猫的魂魄附体,俗称串了气。

        闫朝照着那本破书,给刘浪津津有味的讲着,俨然他就是一个抓鬼大师。

        “被猫串了气,手会成爪状,而且,眼球会眯成一条细线,跟猫眼一般,如果不仔细看,还以为根本没有瞳孔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朝着躺在地上的男尸看了一眼。还别说,那具男尸此时两只手勾着,瞳孔非常的细小,竟然跟猫眼有几分相似。

        刘浪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儿,终于确定这具男尸的确是被猫串了气,忍不住问道:“闫大哥,那怎么破解呀?”

        闫朝用手沾了一口唾沫,翻到了下一页,皱着眉头扫了一会儿,忽然双目一亮,闪着精光叫道:“在这儿在这儿,兄弟,快看!”

        刘浪顺着闫朝手指的方向看了看。

        被黑猫串气的鬼物,需用黑狗血破解,外加极寒之物糯米。

        其实这种事情也非常容易理解。

        因为猫怕狗,而狗自来就是猫的天敌。黑狗血不但对猫有震慑性,而且对大部分鬼物都有一定的震慑力。

        糯米属寒,而鬼物如果在阳间生存,就必须要借助一定的阳气。恰恰这糯米就能破除鬼物身上的阳气,让其魂飞魄散。

        看着破书上真有解决‘串气’的办法,两人顿时高兴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大半夜的,去哪儿找糯米跟黑狗血呢?

        看着地上只有两只眼睛能动,其余的地方像是被冻住了一般的男尸,刘浪俩人顿时又犯愁了。

        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瞅了一会儿,一脸的无可奈何。

        分头行动吧,总不能一晚上都陪着这个男尸干瞪眼吧。

        刘浪去找糯米,闫朝去找黑狗血。

        刘浪走出破屋,想来想去,还是决定去花老头那里。再怎么说,那里也是花圈店,这种基本的东西应该有的吧。

        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,夜风有点凉飕飕的,吹得刘浪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        晚上的灯光都很昏暗,尤其是拐到花圈店所在的巷子后,刘浪只能用手机勉强照着走路。

        砰砰砰!

        刘浪重重敲了几下门,里面没有回应。

        嘿嘿,幸亏老子留了一把钥匙。

        刘浪贼兮兮的笑着,从口袋里翻出一把钥匙,打开了花圈店的门,走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个点儿花老头肯定在后院睡了。

        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,刘浪轻手轻脚的在店里翻了一会,还别说,真让刘浪在架子上找到了一碗糯米。

        刘浪大喜过望,正想赶紧拿起糯米溜走,眼睛一瞟,无意中看到在架子的另一边,竟然放着一本书。

        咦,还真是奇怪了,这花老头啥时候也看书了?

        刘浪好奇的凑了过去,随手拿起来一翻。

        竟然是一本道法书,连个书名都没有,里面讲的是一些道家的基本修炼之法,还有一些抓鬼的方法,显然比闫朝那本符咒书要全面一些。

        刘浪满肚子的狐疑。

        这段时间自己碰到的鬼事太多了,的确需要学点儿道法,不然,啥时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又往花圈店的后门瞅了两眼,刘浪见后门关着,而花老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那本道法书往怀里一揣,洋洋得意的提步就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重新将门锁上,刘浪拿着装糯米的瓷碗,飞速的朝着闫朝住的地方跑去。

        一定要在天亮之前搞定呀,要不然明天还不得出大乱子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里边念叨着,正想从巷子口拐出去,忽然看到一个人影远远的走过来。

        那个人影身材窈窕,长发披肩,显然是个女人。虽然看不清女人的长相,但光看那身材,指定又是一个祸国殃民的主儿。

        嗯?都这么晚了,怎么还有单身女人?

        刘浪心里扑腾一下,连忙往巷子旁边一猫,静静的看着那个女人。

        女人穿着一双高根鞋,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嘎哒嘎哒的响声,在这个空旷的巷子里,显得突兀又蛊惑人。

        只见那个女人从巷子口处走了进来,不时左顾右盼,战战兢兢的,似乎在看着什么东西。

        一会儿,巷子口忽然又闪出一个来人,那个人长得膀大腰圆,同样看不清长相,但显然是个男人。

        那个男人一进巷子,看了看身后,见没人跟来,两只眼睛便紧紧盯着女人,嘴里还轻轻哼着小曲儿。

        刘浪屏住了呼吸,似乎知道将要发生点儿什么事了。

        巷子光线非常的暗,刘浪躲在墙根下一动也不动。

        一前一后的男女似乎也并没有发现刘浪。

        “喂,小妞,这么晚了,咋还不回家呢?”

        男人吹起了口哨,肆无忌惮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女人立刻停住了脚步,转过身,竟然没有丝毫的惊恐,一招手,娇滴滴的说道:“哟,大哥呀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声音,刘浪听起来都是一阵眩晕。

        奶奶的,一听这个女人的声音,就不是好货色,指定是久经沙场了。

        男人本来还以为会有点儿棘手,可没想到女人边说着话,竟然将外套扔到了一边,拨弄着头发叹息道:“哎,天真热呀,这都大半夜了,咋还这么热呢。”

        男人干咽了一口唾沫,嘿嘿笑着,脚下生风般冲到了女人面前,伸手将女人的两只手抓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大哥,着什么急呀。”

        “急?不急,不急,当然不急。”

        男人嘴里说着,可那声音,却跟火烧眉毛似的。

        “咔嚓!”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天空中忽然闪过了一道雷电。

        电光一闪,正好照到了这对男女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两只眼睛盯得死死的,心里还不停的念叨着:看、看好戏了……

        可是,就在闪电照到女人的脸的同时,刘浪顿时愣住了。

        血唇尖牙,白面黑眉,化着极浓的妆,一个名字陡然间钻进了刘浪的脑海。

        柳嫣?

        怎么是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