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你没有资格
  •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你没有资格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<></>

        天荒堂的人惨叫不断,每个被白影碰到的人,不是脑袋被捏碎了,就是胸口破了一个大洞。

        百余人,光是站在那里让人杀,恐怕也得杀上半天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不过是几十秒的事,整个大殿门口的小广场上,已经是尸横遍野。

        死得太快,快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没有一个人再发出一声惨叫。

        如此的干脆,干脆到让人以为这是一场集体的演出,而那些死尸根本不是被杀的,只是导演喊了一声咔之后,自动倒下的。

        何柏海的嘴已经张成了巨大的o型,恐怕塞进去一个鸡蛋已是绰绰有余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做了一场梦吗?”

        何柏海啪的抽了自己一耳光,疼,根本不是梦。

        同样吃惊的也包括刘浪。

        白猿紫晶兽在吃了阴冥珠之后,修炼已经到了二阶巅峰的状态,而上次杀了那几十个黑衣人之后,刘浪已明显感觉出白猿紫晶兽晋级为三阶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刘浪一直没有试验一下三阶凶兽究竟有何威力。

        既然今天要立威,而且还要救人,时间是最宝贵的,刘浪也没有藏拙的打算,直接将白猿紫晶兽给放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一放出来,白猿紫晶兽的杀戮速度,远远超出了刘浪的想象。

        白猿紫晶兽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尸体收割机了。

        小广场上此时死一般的寂静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似乎脑海中还在咀嚼着刚才发生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白猿紫晶兽并没有消失,而是杀完人后,默默的站在了刘浪的身后,像是一把随时为刘浪出鞘的利剑。

        白猿紫晶兽双目放着淡淡的幽光,冷冷的盯着大殿门口的何柏海。

        激灵!

        何柏海看清白猿紫晶兽的样貌之后,那颗心彻底沉到了谷地。

        三阶凶兽,而且是凶兽中王者的存在,白猿紫晶兽,传说中还是神兽的变种后代。

    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        何柏海脑海中闪过千百个问号,也反问了自己千百个不可能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事实就摆在自己的面前,容不得他有哪怕一丝的质疑。

        不行,就算这里是天荒堂的老巢,就算这里机关重重,我依旧没有任何胜算。

        逃!

        这个念头一闪,立刻在何柏海的脑海中疯长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哈哈,怪不得能把老堂主杀了呢,竟然有一只凶兽的鬼傀!”

        “小子,我一直以为你是侥幸,现在我才明白,老堂主死得不怨!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,你不能杀我,你要是杀了我,跟她一直的那三个鬼帅,全得死!”

        何柏海面色狰狞,猛然间抬起头来,指着早已是目瞪口呆的琵香。

        琵香震惊于白猿紫晶兽的威力,更震撼于他杀戮的威名,凶兽这俩字,果然不是白叫的。

        琵香闻言,娇躯一颤,立刻冲上前,指着何柏海大声叫了起来:“什么?你真的把她们都抓起来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快放了她们,放了她们!”

        琶香显然异常紧张,想要上前,可浑身已没了修为,知道上前极有可能还会成为人质。

        何柏海见刘浪跟白猿紫晶兽都没有动,悬着的心也稍稍安稳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看来,这个小子果然还在乎琴玉三帅的安危。
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,很多事情都好办多了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好,很好!”

        何柏海一把抓起自己的镔铁戟,带着嘲弄的语气指着刘浪威胁道:“小子,今天算你有本事!这个天荒堂我可以让给你,你放我走,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上前一步,将琵香挡在自己的身后,对着何柏海摇了摇头,面无表情道:“把琴玉她们都交出来,我或许会考虑让你死得痛快一点儿!”

        “琴玉?”

        何柏海一愣,随机又是哈哈一阵狂笑,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般:“琴玉,哈哈,叫得倒真是亲切啊,难道你是她们的情郎不成?”

        “好哇,你有本事就杀了我,但我可以保证,我如果死了,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那三个美人儿了。”

        猛得抬起手来,指着白猿紫晶兽,何柏海狞声笑道:“它,我知道,我不是它的对手,可是,你没有它又能如何?今天,我虽然失策了,可以,我还有三个人质在手里!怎么着,你是不是感觉很无奈?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杀我啊,来杀我啊!”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异常的沉冷,甚至那双目光都冷到了骨头里,看着何柏海张狂的模样,却是嘴角轻轻一动,说了一个好字。

        “白起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并没有废话,轻声喊了两个字。

        白影再闪,直冲何柏海。

        何柏海瞳孔瞬间收缩,还没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臂传来一阵刺痛。

        低头一看,何柏海顿时面色大变。

        两条胳膊,齐刷刷的被切断。

        甚至没有看到是被什么兵器切断的。

        白影再次回到了刘浪的身后,挺身而立,只是,白猿紫晶兽的两只手上,还挂着血滴。

        干净!

        利索!

        刘浪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:“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,我可以让你活,也可以随时让你死!”

        “还有,不要拿我的女人当要挟,否则,你会追悔莫及!”

        何柏海浑身一颤,死死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他完全没想到,自己的威胁竟然不管任何作用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,你不怕她们死吗?”

        何柏海几乎是吼着喊了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摇了摇头:“如果她们少了一根毫毛,不但是你,就连跟你有一点儿关系的人,都会死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      刘浪的声音很轻,甚至轻到没有半丝威胁的语气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句话听在何柏海的耳朵里,却像是一击重雷,轰鸣不断,余音萦绕。

        饶三变更是心头剧烈的颤抖了两下,下意识的看了看刘浪的后背,然后快速的低下头,暗暗攥了攥拳头。

        何柏海怕了,终于感觉到害怕了。

        他本来以为,自己最坏的打算就是逃跑。

        天荒堂在整个天荒不老城蛛网式的分布,想逃跑简直太容易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他没想到,杀戮太快,甚至让他连逃跑的念头来不及组织起来。

        扑通!

        何柏海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,再也忍不住双腿一软,重重的跪在了地上,大声哀求了起来:“堂主,刘堂主,请你饶过我的一条狗命,只要饶过我,我……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笑,而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“现在就带我去找琴玉她们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