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有一类人
  •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有一类人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<></>

        饶三变根本没有半点儿先辈的样子,点头啥腰的跟在刘浪身边,让外人一看,还以为是刘浪身边的奴才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饶三变没皮没脸的样子,不禁皱了皱眉头,有些不耐烦道:“饶三变,别以为你是九妹的爷爷我就不杀你,那是以前,你最好给我老实点!”

        饶三变连连点头,死乞白赖的说道:“是是是,前辈,我知道,我沾了九妹的光。可是,自从我来到昆仑界,已近百年的光阴,跟龙虎山甚至九妹他们再也没有半点儿关系了。”

        虽然说血浓于水,但一旦离开,彼此之间的确不再有关系了。

        饶三变本来对刘浪还心生敬畏,甚至怕他杀了自己,可知道刘浪的身份与饶九妹的关系之后,反而放开了胆子。

        刘浪颇有些不耐烦,冷着脸道:“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前辈,前辈,您修为高超,我饶三变佩服至极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来到昆仑界这么久了,也不过是鬼帅的修为,就算跟他们几个一起收了一只鬼傀,可也仅仅是九阶鬼兽。”

        “前辈,既然您是刘不争的孙子,那我带您去找刘不争吧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止住脚步,猛然间回过头来: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!”

        “刘……刘不争啊,他……他也在昆仑界啊。”

        饶三变看着刘浪面色不悦,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,连忙颤声答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慢慢将眉头凝了起来,死死的盯着饶三变:“你是说,爷爷也在昆仑界?”

        “啊。”

        饶三变点了点头:“当初我来到昆仑界后,曾跟你爷爷见过面,我只想实现心中的抱负,想在昆仑界称王称霸。只是没想到,自己却成了天荒不老城的一条走狗。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不过就算是条走狗,我也活得还算潇洒,虽然杀过很多无辜的人,但那些人没有本事,也是死有余辜。”

        饶三变脸皮比想象中还要厚,甚至直言不讳。

        “在这个世界中,自来就是强者为尊,就算你再善良也没有用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前辈,您的力量让我敬佩,我绝定追随于您!”

        饶三变一脸热切的盯着刘浪,期待着刘浪的回答。

        刘浪仔细打量了饶三变两眼。

        这个饶三变拿掉面具之后,看起来不过五十多岁的样子,只有眼睛跟饶九妹有点儿相似,其它的地方却看不出有什么相似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一身长款大褂,除了身上缠着的铁链之外,后腰上还别着一对阴罗锤。

        无论怎么看,刘浪都很难跟龙虎山那个尊贵的饶老前辈联系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饶三变被刘浪盯着有些头皮发麻,搞不清刘浪的想法,连忙低下了头,但依旧执着道:“前辈,我来到昆仑界虽然作恶不少,可这里就是人吃人的地方,我如果不听话,不杀人,就会被人杀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前辈,我……我其实也是身不由已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摆手,制止道:“你不用跟我解释,你刚才说你能找到我爷爷刘不争?”

        “对对对,当然。”

        饶三变听到刘浪口气中的松动,连忙点头道:“刘不争去了万界山,那里的人都跟疯子一样,为了所谓的虚无缥缈的理想奋斗着……”

        正说着,饶三变似乎又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连忙改口道:“哦,不不不,不是疯子,咳咳,怎么说呢,只是他们的理想太……太那啥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自然明白饶三变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在饶三变的眼中,万界山那帮人就相当于华夏国成立时最初的那帮热血青年,为了心中的理想与抱负不断的拼搏进取。

        整个昆仑界都在修炼鬼气,可万界山却偏偏修炼真气,甚至想要颠覆昆仑界,建立一个大和谐的昆仑界。

        如果换作以前,刘浪也会嗤之以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现在的刘浪突然感觉这种精神太过难能可贵。

        上次碰到过万界山的藤家铭,刘浪能感觉出藤家铭那种对于理想追求的热切。

    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自己的爷爷刘不争也去了万界山。

        虽然这个爷爷,只是在阳间走一遭的爷爷,而脱离了阳间之后,与自己再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
        但是,毕竟还是自己爷爷,这份人间的记忆根本无法抹去。

        甚至刘浪还奢望着有一天,如果自己在阳间的父母也魂归九天之后,而自己夺回了阴冥皇族的位置,就让他们二老在阴冥之地享受天伦之福。

        饶三变见刘浪不说话了,张了张嘴,却也不敢再多废话,试探着问道:“前辈,我……我是不是哪里说错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摇了摇头:“没错。”

        饶三变得到了刘浪的肯定,脸上的笑容立刻绽放开来,像是一个得到家长夸奖的孩子一般:“那……那我带您去找刘不争吧?他……他如果看到自己的孙子如今这么厉害,肯定会高兴的不得了的。”

        饶三变跟刘不争关系不错,他心里自然也有自己的算盘。

        只要搞好了这层关系,那就相当于攀上了刘浪这棵大树,以后自己肯定不仅仅是个鬼帅那么简单,甚至替代穴槐师的位置都有可能。

        在饶三变的心里,并没有什么忠诚可言,只要有实力,就是爷。

        刘浪沉默了片刻,轻轻出了一口气:“你是天荒不老城的人,再跟着我,难道还有脸去面对你的城主吗?”

        饶三变一愣,根本没有任何羞愧之色,反而理直气壮道:“自古以来,胜者王侯败者寇,前辈,连一只凶兽都追随在您的身边,嘿嘿,我……我饶三变用不着去对得起穴槐师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那如果有一天,碰到更厉害的对手,你会不会也临时倒戈,帮助别人对付我?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    饶三变没想到刘浪突然冒出这句话来,尴尬的笑了笑:“呵呵,前辈,您……您说笑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三言两语之间,刘浪也明白了饶三变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本来刘浪还想直接将饶三变踢走,可转念一想,反而有了将他留在身边的想法了。

        有这么一个人在自己身边,无疑于多了一个定时炸弹,可是,却更像是不断督促自己的警钟。

        只要自己的实力永远是强悍的,那饶三变自然也不会离开自己而投靠其它人。

    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时刻看着饶三变,反而一种激励。

        每一种人都有其利用价值,关键是如何发现他身上的闪光点,更何况饶三变还是一个堂堂的鬼帅呢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