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老子是堂主
  •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老子是堂主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再上前一步,信不信我将她们杀了!”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如此勇猛,后面的黑衣人哪里还敢上前,纷纷将长刀架在春花秋月的脖子上,浑身却吓得瑟瑟发抖。

        春花秋月完全没想到刘浪手段如此厉害,眼中尽是闪着小星星,颤声叫了起来:“帅……帅大叔,杀了这些狗东西,不要管我们!”

        “闭嘴!”

        啪!

        一个黑衣人直接抽了春花一巴掌。

        霎时间,春花的脸上肿起了一大块,出现了一个红手印。

        刘浪咬牙切齿道:“妈的,找死!”

        身影一动,仙人斩再起。

        刷刷刷!

        几刀下去。

        那几个拿着长刀架在春花秋月脖子上的人,胳膊纷纷断裂而下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!”

        那几个黑衣人惨叫连连,不断的后退,哪里还敢靠前半分。

        那个抽春花的黑衣人,此时浑身哆嗦个不停,抽春花的那只手还停在半空。

        还没等黑衣人反应过来,刘浪一把抓住黑衣人的胳膊,用力一拽。

        刺……啦!

        一声闷响,直接将黑衣人的胳膊拽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献血跟不要钱似的飞溅而出。

        快刀可以斩断乱麻,疼痛几乎是在一瞬之间,可硬生生的将胳膊拽下来,这种疼痛根本不是常人能够承受住的。

        黑衣人终于忍受不住剧痛,双眼一翻,重重跌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为所动,上前一脚踩在了那个黑衣人的脑袋上,将其直接踩死,再也没有了生还的可能。

        春花秋月看着滚落在自己面前的胳膊,俩人都傻眼了。

        “帅……帅大叔……”

        俩人如果不是吓得双脚发软,早就扑到刘浪怀里了。

        秋月忽然间抬起头来,指着刘浪的身后,尖声叫道:“帅大叔,暖、暖暖姐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回头一看,双眼跟着一眯,嘴角微微上扬,挤出一句话来:“我给你一次机会,让你死个痛快!”

        何照海虽然断了腿,可竟然在刘浪斩杀其它黑衣人的时候爬到了吴暖暖的身边,将长刀架在了吴暖暖的脖子上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此时已经醒了过来,可刚刚醒来,就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冰冷气息,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        待抬头看到刘浪时,吴暖暖心下稍安,冲着刘浪微微一笑,眼眶跟着湿润了起来:“你……来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何照海此时早就吓破胆了,浑身抖如筛糠,双眼布满了血丝,就连耳朵上的鲜血也顺着脸颊滚落而下。

        何照海快要疯了,面目狰狞恐怖,似乎完全忘了身上的疼痛,一只手抓着长刀,另一只手扶住墙壁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冲着刘浪大声吼道:“你……你放了我,否则,今天我就要杀了你的女人!”

        “你敢杀天荒堂的人,等我们堂主回来,你绝对会死得不能再死了,把你抽筋剥骨,让你死上一百次。”

        何照海嘶吼着,拿刀的手也抖动个不停:“小崽子,你……你还太嫩了,快点放了我,否则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否则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并没有着急,他不相信何照海这么怕死的人敢放掉手中唯一的筹码。

        可看着吴暖暖被人架住了脖子,刘浪的表情也愈发冰冷:“我再警告你一次,放开她!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步上前,站在了何照海三步远的地方,双眼犹如喷出火来一般盯着何照海。

        何照海手一抖,可依旧不肯放弃,大声吼道:“你、你知道我是谁吗?天荒堂,巫冥门,在整个昆仑界,你敢动巫冥门的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还没等何照海说完,刘浪探手入怀,将那块代表堂主身份的银巫牌拿了出来:“堂主吗?那你可以死心了!”

        何照海一眼就认出了银巫牌,顿时瞳孔收缩,满脸的难以置信:“你、你怎么会有堂主的银巫牌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冷笑一声:“你竟然敢打我女人的主意,死不足惜!现在老子是堂主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双眸一凌,身上的杀气压得何照海喘不过气来。

        何照海只求活下来,见刘浪竟然拿着银巫牌,知道再无活下去的可能,却是哈哈一声狂笑,手上一用力,朝着吴暖暖的脖子上抹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冥顽不灵!”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直接将银巫牌往前一甩。

        噗!

        银巫牌插进了何照海的眉心处,他握刀的手依旧还悬在半空,两眼透着不甘心的死气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上前一步将银巫牌从何照海的眉心处拔了出来,在他的身上擦了擦,再次揣进了怀里,然后一脚将何照海踹到一边,轻轻将吴暖暖拉起,柔声问了一句:“你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使劲摇了摇头:“有你在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抚摸了吴暖暖的脸颊一下,“在这里等我,我将这里的事情全部处理干净。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重重点了点头,将何照海手里的长刀拿在了自己手里:“放心,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。”

        长刀横于身前,同样威风凛凛。

        刘浪淡淡的笑了笑,回过身来。

        还剩下几个黑衣人一看到刘浪转过身,立刻吓得跪倒在地,纷纷磕头不止。

        这些人,全部被刘浪砍断了一条胳膊,而那条都是拿兵器的胳膊。

        这些黑衣人都看到了刘浪手里的银巫牌,个个面如死灰,边磕头边大声喊着:“堂主饶命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不是故意的,堂主饶命啊!”

        “堂主饶了我们吧!”

        脑袋磕在地上,砰砰作响,甚至每个黑衣人都磕出血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理会,走到春花秋月面前问道:“你们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春花秋月直愣愣的盯着刘浪,生怕刘浪从她们眼前消失一般,听到刘浪的问话,连连摇头:“帅大叔,我们没事,你……你简直太帅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杀人很帅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轻笑一声,握仙人斩的手往外一送。

        噗呲!

        直接将其中一个正在磕头的黑衣人的脑袋割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然后,那把仙人斩打了一个回旋,再次回到了刘浪的手里。

        刘浪做这一切,像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一般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剩下的那几个黑衣人却直接吓破了胆,更加卖力的磕起头来,根本没有了半丝反抗之心。

        春花秋月也没想到刘浪竟然举手投足间就杀了一个人,一时间也怔在了当场。

        刘浪转过头,看着那些黑衣人,微微一笑:“现在,可以告诉你们来此的目的了吧?还有,是谁指派你们来的?”(未完待续~^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