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打赌不成
  •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打赌不成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</>    鲍成没有丝毫怜悯之心,直接把老五的腿踢断了之后,笑眯眯的盯着李大牛,用砍山刀指着李大牛,嚣张的叫道:“你一个上品鬼吏,还敢跟我动手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妈的,简直是找死,你回头看看,我这帮手下哪个不比你厉害!”

        “黑大个,今天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琵帅府的厉害,敢在这里狂,你还真是选错的地方了。”

        鲍成一挥手,后面立刻有人将老五拉起了。

        老五痛苦无比,可又不敢叫,敢怒不敢言。

        “黑大个,赶紧给老子跪下,否则的话,我这把金背砍山刀绝不饶你!”

        看着老五被拉走了之后,鲍成指着李大牛,瞪着双眼,咬牙切齿道。

        李大牛根本不搭理鲍成,破口就骂道:“你他娘的嘴里是不是喷粪了,这么臭!姥姥的,有本事打就打,没本来就赶紧滚一边去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举起手里的倚山剑就砍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李大牛现在根本没将鲍成放在眼里,虽然二人的修为不是差了一点儿半点儿,可自己的老大站在后面呀。

        自己有一个能把鬼帅都干死的老大,怕个球?

        所以,李大牛完全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鲍成跟李大牛想得却正好相反。

        在刘浪跟李大牛过来的时候,鲍成已经看出来了,李大牛不过是个上品鬼吏,而刘浪就算厉害,也仅仅是个中品鬼将而已。

        一个小小的中品鬼将,跟自己级别一样,就算打个平手,这边十几个手下全是上品鬼吏,随便拿出来几个就能完爆他们。

        所以,鲍成此时丝毫不担心,一心想把吴暖暖抢过来。

        看着李大牛二话不说就打,鲍成将砍山刀一举,当的一声迎上倚山剑:“黑大个,你找死!”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鲍成身后一个手执双锤的大汉突然上前,一把将二人的兵器挑开,冲着鲍成一拱手,朗声喊道:“大人,对付一个小小的鬼吏,哪里还需要您出手?我何大海今天帮直接帮您把他解决了。”

        鲍成回头看了看何大海,却是微微点头。

        何大海目前虽然也是上品鬼吏,可却是鬼吏巅峰,离鬼将也只有一步之遥远。

        何大海使得一对银锤,可谓是轮上就得死,碰着就得伤

        。

        在鲍成看来,何大海对付李大牛,更是绰绰有余。

        刘浪搂着吴暖暖,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,不时跟吴暖暖窃窃私语几句。

        “暖暖,你说李大牛能不能赢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目光一直盯着那帮人,眉头紧紧皱起,显然担心无比:“刘浪,看那些人的样子,恐怕没那么容易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那我们要不要打个赌?”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打什么赌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扭头看了刘浪一眼,见他自信的样子,不禁狐疑不定:“你不会认为李大牛能赢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当然,而且是一招就能赢。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连连摇头:“刘浪,你太高估李大牛了吧?虽然我不太懂鬼气修炼,但那个叫何大海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明显比李大牛要强上很多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如果超过两招,我就再也不碰你了,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一怔,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立刻撇着嘴问道:“如果你输了就不碰我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,如果我赢了,你得让我亲一口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,美得你。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扭过头,脸颊绯红,注视着李大牛他们,却是不再理会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哈哈大笑一声,朝着李大牛喊道:“李大哥,只管杀,一招杀不死别说我是你老大,就算出什么事,老子给你顶着!”

        李大牛本来就不怕,此时得到了刘浪的肯定,斗志更加高昂,大声喊道:“好勒,老大,你放心好了,绝对不丢你的人!”

        何大海一听,立刻面色涨红,有种被人羞辱的感觉:“我艹,放什么狗屁!想一招就杀了我?你他娘以为自己是什么人!”

        “看招!”

        何大海举起双锤朝着李大牛的脑袋上就轮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这要是砸下去,指着脑袋开花,九死无生。

        李大牛将牛眼一瞪,根本不躲闪,而是大喝一声:“削脑仁啊!”

        刷!

        断掉三分之一的倚山剑虽然依旧还很笨重,但在李大牛的手里,却是轻巧无比,带起一阵旋风飞旋而起。

        噗!

        眼见那两把锤头就要砸在李大牛脑袋上时,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李大牛大嘴一咧,哈哈大笑一声:“去死

        !”

        一脚踹在何大海的肚子上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何大海的身体凌空飞起,重重撞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而他的脑袋却依旧停留在原处。

        李大牛接着将倚山剑往回一收。

        嗖!

        鲜血飞溅,那场面犹如千女散花一般,极其壮观。

        脑袋骨碌骨碌滚到了地上,正落在了鲍成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鲍成立刻瞳孔收缩,似乎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      怎么可能?

        这怎么可能一招就死了?

        李大牛扬了扬头,回头冲着刘浪一笑:“老大,没给跟丢脸吧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点了点头,掰过吴暖暖的脑袋,笑眯眯的看着吴暖暖的眼睛,伸出一根手指头道:“怎么样?一招,不要食言哦。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使劲将脑袋从刘浪的手中摆出,“哼,我又没同意跟你打赌,是你自己想打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喂,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啊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本来就没说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气得不行。

        可吴暖暖却是一本正经道:“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        “唯女子与小人……嘿嘿,难养也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去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将眼一瞪,气鼓鼓道:“那下面咱再打一个赌,行不行?”

        “又打什么赌?”

        “看李大牛能不能再一招将下一个人的脑袋给削下来!”

        “不打!”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不为什么!”

        刘浪顿时苦闷无比,直勾勾的盯着吴暖暖,终于一脸的泄气,“好吧好吧,我知道你卜算之术厉害,你这份本事,就跟读心术似的,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闻言,笑得花枝乱颤:“你知道我现在恢复了卜算之术,还想跟我打赌?咯咯,别人的心我看不透,你的小心思我可是一看一个准。”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跟吴暖暖有说有笑,鲍成都快气疯了,大叫一声:“妈的,根本没将我鲍成放在眼里,兄弟们,你们去把那个臭小子宰了,把那个娘们抓了!这个黑大个,我来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挥起砍山刀,朝着李大牛就劈了过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