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鬼傀的炼制
  •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鬼傀的炼制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<></>

        饼爷似乎为了彻底消除刘浪的戒心,不但没有丝毫隐瞒,更是将自己知道的关于鬼傀的一切都告诉了刘浪。

        饼爷在跟刘浪的接触中,已清楚的知道刘浪是什么样的人。

        别人敬他一尺,他就敬人一丈。

        想要拉拢住这种人,耍小心眼是根本没有用的。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三人坐上渡船朝着河对岸走去,仙虹一直嘟着的小嘴终于慢慢放松了下来,眼角竟然还有些通红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很快,仙虹扭过头,又气鼓鼓的往回走去。

        饼爷无奈的摇了摇头,也跟在了仙虹的身后。

        一直走了十几步,仙虹见饼爷没有吭声,故意放慢了脚步。

        “饼爷,为什么一定要把那个不要脸的家伙拉进巫冥门?”

        饼爷嘴角微微一勾,笑道:“仙虹,难道你就没有这个想法?”

        一句话,仙虹顿时不吭声了,老半天后又道:“可是,他、他太不要脸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刘浪这个人就是这样,表面放荡不羁,可内心却比谁都知道方寸。”

        仙虹回过头,惊奇的盯着饼爷:“你才跟他接触了多少时间,怎么就给他这么高的评价?”

        饼爷笑道:“不可言,不可言也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,不说就不说。”

        仙虹又撅起了嘴,可过了一会儿,似乎又忍不住好奇的问道:“饼爷,你真相信他会顺从我们巫冥门?”

        饼爷捋了捋胡须,自信满满道:“他的功法比我们本门的鬼王诀还要高深,定然与我们巫冥门联系匪浅。呵呵,恐怕,我们巫冥门的兴旺,还要指着他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切,我才不信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仙虹,我先送你去九龙堂,你暂时不要回总坛了。”

        饼爷突然凝重道。

        仙虹一愣,狐疑的盯着饼爷: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不安全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叫不安全?难道父亲有危险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仙虹,你信爷爷吗?”

        仙虹略一犹豫,终于还是点了点头:“信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,那你就听爷爷这一次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想我的父亲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        饼爷说着,大踏步朝着走去,内心却是忐忑不已。

        从项走前身上搜出的那封信,正是巫冥门四大护法之一假面所写。

        假面平时脸上一直戴着一个面具,在四大护法之中排行第二,修为已达上品鬼帅巅峰的状态,传说很有可能要触碰到鬼王的门槛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的修成了鬼王,恐怕就会跃居四大护法之首,到时候也很有可能会成为继任门主的人选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偏偏这个人不但把自己所使的幽魂剑给了项走前,而且还交待项走前跟天荒不老城的城主打好关系。

        信中虽然没有说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,但却足以证明项走前跟假面有着不可告人之处。

        别人不知道如今巫冥门的情形,可饼爷身为巫冥门门主最为信任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?

        内忧外患,正是如今巫冥门的真实写照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渡船之上,吴暖暖已完全放开,跟倚人的小鸟一般依偎在刘浪的怀里,完全少了在阳间时的羞涩。

        刘浪现在也终于明白,自己在看到吴暖暖被要挟的刹那,心中像是一团火燃烧一般。

        那一刻,刘浪终于明白,不能让跟着自己的女人受苦。

        谁敢欺负自己的女人,谁就得死!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跟吴暖暖依偎在一起,李大牛摸着自己断成两半的倚山剑,唉声叹气了起来:“哎,这把倚山剑还没怎么用呢,就断成两半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直了直身子:“怎么,怪我?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老大,怎么会怪你呢?”

        李大牛连忙满脸堆笑。

        刘浪招了招手,将倚山剑拿了过来,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        这把倚山剑虽然被双头熊给拍碎了,但断面在剑身的三分之一处,原本一人多高的倚山剑,现在比李大牛整整矮了一个头。

        剑身的重量也减轻了三分之一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剑身的其它地方并没有损伤,反而微微一笑,再次将倚山剑递回给李大牛:“大牛,这把剑虽然断了,你没感觉比以前更好使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李大牛接过倚山剑,嘟囔道:“一把断剑,还能比原来的好使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你可以试一下啊。”

        李大牛狐疑不已,站起身来,举起倚山剑,刚想再来个削脑仁,突然被刘浪给喝止住了:“行了,上岸再说,你别一会儿把我们都掀翻在河里了。”

        李大牛正准备试试倚山剑,被刘浪这一喊,身体一个把持不住,扑通一下连人带剑跌进了河里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惊呼一声:“刘浪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摆手:“这家伙水性好着呢。”

        果然,李大牛开始时还有些慌张,可很快就浮在了水面上,而且手里拿着倚山剑,不停的砍着水,似乎越砍越兴奋。

        不多时,李大牛在水里冲着刘浪激动的叫了起来:“老大,真的啊,之前的时候,倚山剑用起来很重,现在这个重量似乎跟我正好合适,而且断了一块,不再仅仅限于远攻了,就连面前的范围也能砍到呢。”

        李大牛根本没有上船的打算,不停的在刘浪乘坐的小船旁边挥来砍去,连连摆动着。

        刘浪微微笑了笑,却并没有吭声,目光虽然落在李大牛的身上,但脑海中却思索着饼爷告诉自己的关于鬼傀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原来,鬼傀并非仅仅是用鬼气凝结起来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想要炼制鬼傀,四重鬼王诀虽然是必须的,可修炼到四重却远远不够。

        对于鬼傀,其实并非鬼王诀专属。

        但凡修成鬼帅级别,每个人都想炼制鬼傀,但鬼傀的炼制并不容易,不但需要降伏要炼制的对象,而且很多人如果一旦控制不好,反而会被鬼傀斩杀,死于非命。

        如果按常理来说,每个人最多只能控制一只鬼傀,只要能炼制出鬼傀,无疑于增加了一位实力强悍的衷心仆人。

        可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一种人,可以炼制超过两只以上的鬼傀。

        这种人,据说可以触摸天道。

        这个天道,是那种真正的天道,而非昆仑界这种虚无飘渺的天道。

        据饼爷所说,在整个巫冥门,能炼制出鬼傀的人,一个指头都能数得过来,而这种人,已基本站在了昆仑界的巅峰位置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整个昆仑界,却无一人可以炼出超过两只的鬼傀。未完待续。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