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炼尸祭坛
  •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炼尸祭坛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仙虹像是一只蚯蚓一般在地上蜷缩,两只手不停的扒着自己的嘴,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。

        那感觉,似乎仙虹想要将自己的嘴生生地撕裂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顿时大惊失色,上前抓住仙虹的两只胳膊,大叫道:“仙虹,你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仙虹双眼已经迷离,意识也有些模糊,根本听不见刘浪的喊叫,不断的挣扎着,想要从刘浪的手中挣脱而出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的力气这么大,仙虹又怎么挣脱得了?

        “呜……呼!”

        仙虹嘴里发出沉闷的声音,张开嘴,一口咬在刘浪的手臂上。

        霎时间,钻心的疼痛传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用力将自己的手抽回来,低头一看,手上已经被咬了两串清晰的牙印,隐隐也有鲜血渗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靠,难道那些血莲也有毒性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似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        之前仙虹被血莲所咬,此时那状态,绝对是中毒了啊。

        妈的,女人就是麻烦!

        刘浪忍着疼痛,两手扣住仙虹的双手,然后用左手一把将仙虹的两只小手全部攥住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刘浪伸出右手,一掌拍在仙虹的后背上。

        “老子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救你,你要是敢对老子不敬,老子定然会骂死你!”

        刘浪边嘀咕着,边往仙虹的体内灌输阴阳二气。

        刘浪体内的阴阳二气本就是相生相克之气,不但可以衍生演化,而且还可以慢慢消减。

        对付这种毒性,阴阳二气像是永无止境的八卦轮转一般,往复不断,会一点点将毒性消耗殆尽。

        仙虹还想挣扎,可是,在刘浪强硬野蛮的压迫之下,除了跟野兽一般不断的张嘴到处乱咬,根本没有办法。

        虽然要咬,但毕竟仙虹的脖子不长,加上刘浪躲藏在仙虹的身后,她根本咬不到刘浪。

        足足过了两三个小时,仙虹才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而刘浪也发现,仙虹那只被血莲咬过的手也变得黑紫一片,里面有散发着腥臭气味的东西一点点从伤口处渗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又过了几个小时,仙虹缓缓闭上了眼睛,像是睡着了一般,脑袋一歪,竟然晕死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了看仙虹的面色,见她基本已恢复了正常,而且她的手上也不再有黑紫的东西渗出。

        刘浪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,将仙虹的手擦了擦,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长长出了口气,摇头叹息道:“哎,这也就是碰到我,否则,你指定也会变成一个怪物。”

        这话倒是没有说错,就算是鬼帅被血莲所咬,没有克制血莲的东西,也很难将体内的毒性排出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偏偏身具阴阳二气,对于毒性有天然的免疫之力。

        见仙虹除了昏迷之外,基本已恢复了正常,刘浪稍作休息之后,背起仙虹,四下打量着,想尽快找到出路。

        这里太古怪,待的时间越长越危险。

        而且,那只白鬼尸一直也没见踪影,还不知道猫在哪里藏起来了呢。

        连普通的血莲都这么吓人,再碰到厉害的东西,那可咋整?

        刘浪的想法很简单,离开!

        可是,围着附近转了好几圈,刘浪悲催的发现,周围似乎除了低矮的树木之外,几乎长得一般无二,那种感觉像是遇到了鬼打墙在原地打转一般。

        又不知转了多久,仙虹在刘浪的后背上微微一动,忽然间一口咬在了刘浪的肩膀上。

        刘浪根本没有防备,惨叫一声,大声咒骂道:“我靠,你属狗的吗,干嘛要咬我啊?”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就差要跳起来了,仙虹终于挤出一丝微笑,虚弱道:“呵呵,我还没有死,太好了,我还没有死。”

        “死?你当然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刚说了一半,突然明白了仙虹的意思,立刻勃然大怒,“我靠,你干嘛不咬自己啊?你自己死不死,非咬我干嘛啊?”

        仙虹爬在刘浪的肩膀上,一动也不动,还恬不知耻的说道:“我怕疼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怕疼我就不怕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恨不得将仙虹直接扔了。

        可见她跟狗屁膏药一般贴在自己的背上,而且胸前那对饱满还挤得发紧,刘浪勉强压下心中的怒气,气急败坏道:“咬我还有理了啊?哼,回头如果我们出不去,我饿了就拿你的肉来吃。先吃鼻子,再次你那两块胸大肌。”

        开始时仙虹还不明白,可随着刘浪往前走,身体也上下颤抖,胸前不断的挤压之后,仙虹终于明白了刘浪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就是不要脸。”

        仙虹脸色再次涨红,只说了一句,却又怕刘浪丢了自己,反而抱得更紧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仙虹如此口是心非,心中的郁闷却是大为好转,反而开起了玩笑:“我不要脸?我看不要脸的是你才对!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吃完胸大肌,再吃大腿上的肉,那里又细又滑,又有弹性,味道肯定不一般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刘浪刻意用手捏了两把。

        哪成想,仙虹不但没有挣扎,反而张开了嘴,将牙齿放在了刘浪的肩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自己这么挑衅仙虹都没有反应,正古怪不已的时候,肩膀上再次传来了一阵剧痛。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能不能不要逮着一个地方咬啊……疼、疼死老子了!”

        刘浪边叫着,越发用力的去捏仙虹的大腿。

        这下倒好,两人越疼,反而却折磨对方。

        一直到最后都跟虚弱了一般,刘浪终于求饶道:“好好好,我松手,你松口。”

        再这么咬下去,自己肩膀上的那块肉直接就给仙虹开荤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刚刚松开手,刘浪突然止住了脚步。

        “别吭声。”

        仙虹以为刘浪又耍什么花招,一愣神间,不自主的抬头往前看去。

        刚才俩人边走边闹,无意识间也不知走到了哪里。

        所有的矮树都不见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块方方正正的石头。

        那些石头明显不是天然形成,而是被人刻意凿刻起来的。

        石头有长有宽,长的足有十几米,而短的也有一人多高。

        所有的方石零散地分布在刘浪的周围,显得错落无致。

        在这些石头围绕的中间,却有一块巨大的圆台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认识这个圆台是什么东西,可是,仙虹一看到圆台,顿时低呼一声,“炼尸祭坛?”(未完待续~^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