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十三老人
  •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十三老人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</>    “咳咳!”

        老头连躲都没躲,却是干笑一声,看似不经意的将手一扬,那个举刀的大汉突然间像是点了穴一般,一动也不动。

        刘浪躲避在不远处的树林中,看着红尘客栈门口发生的这一幕,顿时面色大变。

        这是什么诡异的招数?

        刚才,那个叫饼爷的手里发出的似乎是类似银针一般的东西啊?

        其余三个大汉见举刀的大汉不同,纷纷偏头看了他一眼,低声喝道:“王蛮,不要招惹是非,棺宗的人快来了,快点处理干净准备迎战!”

        可是,那个叫王蛮的大汉根本没有动弹。

        三个大汉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动劲,其中一人快步绕到王蛮身边,只看了他一眼,立刻大喊道:“不好了,王蛮死了!”

        呼啦,三个大汉同时围了过来,虎视眈眈的盯着饼爷。

        其中当前一个大汉面色阴沉,怒视着饼爷,嘴角抽动了两下,瞟了王蛮一眼,终于还是强压下心中的怒火,拱手道:“这位前辈,我兄弟多有冒犯,还请见谅。如果识趣的话,就不要妨碍我鬼灵团办案!”

        他们看到王蛮神不知鬼不觉的死于非命,自然心下骇然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如今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,却是不敢大意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,饼爷听到他们的话,反而冷笑一笑,下巴上的胡须抖动了两下,翻了翻眼皮道:“鬼灵团?咳咳,那你们就是天荒不老城四处残杀各门各派的鬼灵团?”

        啪!

        说着,饼爷打了一个响指

        。

        本来直挺挺的王蛮轰然倒地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竟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,听得三个大汉心神俱颤。

        那声音,赫然是骨头崩碎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三个大汉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惊恐的看了饼爷一眼,颤声叫道:“你、你是巫冥门是十三老人?”

        边喊着,三个大汉握刀的手也紧了几分,汗水从额头上滚落而下。

        甚至根本不敢上前,却是往后缩了两步,连招呼都不打,转头就跑。

        饼爷也不吭声,又是赫赫干笑两声,再次将手一抬,嘴角轻动:“鬼巫十三针!”

        刷刷刷!

        三道破空之声响起。

        那三个已窜出去十余米的大汉纷纷倒地,连挣扎都没来得及,甚至连喊叫都没发出。

        杀掉四个大汉,饼爷像是做了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一般,冷哼一声,有意无意的朝着树林中刘浪所待的地方看了一眼。

        “鬼灵团不过如此。哼,如今这天荒不老城太过嚣张了,竟然敢管我们各门派的事!”

        饼爷自言自语说道,回头对那个叫仙虹的小女孩喊了一句:“仙虹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勒,饼爷!”

        仙虹似乎明白了饼爷的意思,熟练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紫色的石头,冲着红尘客栈喊道:“喂,有人吗?出来处理尸体了。”

        很快,那个叫妙柳的女子扭着腰枝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看了看死在地上的四个大汉,妙柳微微一皱眉,脚步轻盈的走到仙虹面前,拿了那块石头,嫣然笑道:“咯咯,我们红尘客栈不管任何闲事,只要有钱赚就行。”

        “兄弟们,出来收尸喽。”

        客栈中立刻冲出四个大汉,一人一个抗着地上死掉的那四个大汉回了客栈,将现场稍微收拾了一下,竟然一句话都没多说。

        不到一分钟,现场完全恢复了正常。

        妙柳瞟了饼爷一眼,扇着小扇子,再次折返回客栈之中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不禁吃惊的张大了嘴巴。

        合着,这个老头还是牛人啊。

        什么十三老人,这是什么鬼?

        不对,巫冥门,我靠,这昆仑界真有巫冥门?

        刘浪来到这里之后,从来没有见过巫冥门的人,甚至差点将这个门派给忘记了。

        似乎鬼王诀就是出自这个门派,而且,如果真正算起来,阳间的黑巫教只是巫冥门的一个分支而已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巫冥门的人来这里干什么?

        还有,那四个大汉竟然是天荒不老城的人?

        一系列问号逗留在刘浪的脑海中

        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如今所有的事情都不清楚,刘浪知道,自己完全没有贸然出现的必要。

        而且,那一老一少似乎在等的也是那些拉棺材的黑衣人。

        叫饼爷的老头轻松地杀死了那四个大汉,而那些抬棺材的黑衣人正在赶路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又过了十几分钟,那些黑衣人也纷纷朝着红尘客栈走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之前就数过,整整十一辆马车,马车上十一口棺材。

        那十一人走到红尘客栈后,将马车停靠在外面,其中一人上前,对着红尘客栈里高声喊道:“有人吗?上酒!”

        “来啦来啦!”

        妙柳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声音落下的同时,妙柳也从客栈中跑了出来,看了一眼那十一个黑衣人,娇笑一声道:“哟,原来是棺宗的朋友啊。等着啊,大家先坐,上好的酒马上就来!”

        这个妙柳,竟然也认得这十一个黑衣人。

        饼爷与仙虹此时也已经落坐,一人面前一碗水,跟刘浪来时一般无二。

        外面桌子本来就不多,十一个黑衣人一来,就显得有些拥挤。

        而且,这十一个黑衣人似乎也没兴趣跟别人同用一桌。

        其中一个身村略高的黑衣人上前,敲了敲饼爷他们的桌子,闷声喝道:“二位,棺宗路过此处,还请回避。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倒也有几分客气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来离得就不远,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。

        那个说话的黑衣人,正是之前刘浪问路的黑衣人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以为饼爷会突然暴起,然后再次用自己袖口里的银针将这些黑衣人全部杀死。

        却没想到,饼爷不但没有暴起,反正快速站了起来,冲着黑衣人弯了弯腰,呵呵笑道:“哦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原来是棺宗的朋友啊。呵呵,我跟孙女行医路过此处,只是喝杯水歇息一下,马上就走,马上就走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饼爷上前抓住仙虹的手,拉着他就朝着黑衣人他们来的方向走去。

        仙虹嘟着嘴,似乎有些不悦,哼哼道:“饼爷,我都没喝完呢,这就走啊?”

        “走走走,棺宗过处,不留活尸!人家今天肯定棺材已经装满了,这才饶了我们,快点吧,不然他们一个棺材装俩人也不介意。”

        饼爷边嘟囔着,拉着仙虹朝着远去走去。

        说话的黑衣人对饼爷的反应似乎极为满意,轻轻点了点头,招呼其余的黑衣人道:“大家先休息一下,马上赶路,快点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