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帮忙
  •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帮忙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虽然不知道倚山剑究竟是什么宝贝,可既然有三头炎火兽看着,而且还被滕家铭如此重视,自然不容小觑。

        刘浪略一犹豫,很快就做了决定。

        这个忙,可以帮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仙人斩一举,点头答应道:“前辈,你既然已负伤,那这头炎火兽就交给我了。”

        滕家铭见刘浪上前,心下一喜,可突然听到他这话,立刻眉头一紧。

        一头六阶炎火兽,就算是鬼将都不一定能对付得了,何况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?

        虽然刚才那一剑的对抗的确不一般,可是,那是自己在重伤之下击的剑,力道肯定会削弱很多。

        滕家铭此时不想立敌,张了张嘴,终于把心中的想法压了下去,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:“这位兄弟,这炎火兽可是六阶鬼兽,其真正的力量恐怕已达上品鬼将的级别,而且,我刚刚杀了一头小炎火兽,恐怕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微微一笑,摆手制止道:“前辈,我跟茅山渊源很深,既然你出自茅山,自然也是我的朋友。放心,我不会伤害朋友的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快步往前一冲,朝着炎火兽跑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如此自信的模样,滕家铭微微摇了摇头,轻叹一声:“哎,原来是个自大的家伙。真是可惜了,就凭刚才接了我那一剑,竟然用的是真气,如果真能进我万界山,自然也是一大助力,可惜、可惜了。”

        在滕家铭的心里,刘浪如此自负,肯定会死于炎火兽的嘴里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此时已摸清了炎火兽的习性,而且炎火兽还被铁链捆住,这都对付不了,还怎么去阴冥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?

        刘浪很快就窜到了炎火兽的身前。

    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与炎火兽一比,刘浪倒真跟蝼蚁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      仰头之间,甚至连炎火兽的脑袋都看不到。

        如果之前那头小的炎火兽堪比成年大象的话,那眼前这头炎火兽却真跟一间房子差不多大了。

        炎火兽没有想象中那般狂暴,甚至在刘浪冲到自己面前时,只是用一对拳头大小的眼睛盯着刘浪,并没有贸然攻击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看到炎火兽的眼神,立刻也明白了,这头炎火兽恐怕已开成了一定的灵性,这是在试探自己呀。

        心里有计较,刘浪反而放下心来,举起仙人斩在炎火兽的面前晃了晃,肆意挑衅一番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炎火兽就是不动,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好哇,想以静制动?

        刘浪冷笑一声。

        尽管你已形成了智慧,可想要在老子面前耍花招,恐怕还得多活几百年。

        如今只有想办法激怒这头炎火兽,然后快速找到破绽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炎火兽不动,扭头看了躺在不远处的那头小炎火兽,一个箭步窜过去,举起仙人斩刷刷几刀砍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炎火兽的躯体被分割成数块。

        这一下,淡定的炎火兽终于不淡定了,嗷的咆哮一声,猛然间一张嘴,鼻息之中立刻喷出两团阴火,朝着刘浪就冲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那两团阴火热中包寒,却是迅猛无比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眼疾手快,一把挑起小炎火兽,挡在自己的身前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两团阴火直接撞在了小炎火兽的尸体上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说来也是奇怪,那两团猛烈的阴火在小炎火兽身上却消失的无影无踪,连点痕迹也没有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大喜过望,立刻肯定了自己猜测。

        炎火兽的皮肉应该跟防火纤维差不多,可以防止炎火兽喷出来的阴火。

        想定此节,刘浪飞快的舞动着仙人斩,刷刷又是几刀下去,直接剥下了一块小炎火兽的皮,然后随身一披,裹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远处的滕家铭看着刘浪的举动,惊奇的瞪大了眼睛,却是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滕家铭的内心如翻江倒海一般,本来的质疑也开始一点点演化。

        滕家铭甚至在想,难道,这个自负的小子,真能杀死六阶炎火兽?

        刘浪披上小炎火兽的皮,显然更加激怒了那头大炎火兽。

        炎火兽不断的挣扎着,想要挣脱锁链的束缚,嘴里不停的喷出阴火,可打在刘浪的身上,却犹如隔靴搔痒一般,根本起不到任何杀伤力。

        炎火兽开始暴怒,嗷嗷叫着,使劲将自己的脑袋朝下低,低到离刘浪不过五六米远的时候,猛然间深吸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彻骨的寒意从炎火兽的鼻子中散发出来,像是一把把冰刀一般朝着刘浪切割而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立刻明白了,这玩意吸气是要吸掉自己的皮肉啊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哪里会让你得逞?

        刘浪急速往旁边一闪,同时却把仙人斩朝着炎火兽的鼻子里一抛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刘浪轻轻将手一招,低念一声:“鬼王诀,第四重,鬼傀。”

        一骨碌滚到了一边。

        那把仙人斩也嗖的一下钻进了炎火兽的鼻子里。

        滕家铭见此,脸上本来浮现的惊喜又慢慢变成了失望,兀自摇了摇头,轻叹一声:“叹,原来,还是一个自负的家伙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炎火兽既然相当于六阶鬼兽了,体内已如钢似铁,普通的兵器就算进到它的肚子里,也没有任何作用。”

        滕家铭自然不认为刘浪会有高级别的兵器,甚至连兵器都丢了,恐怕也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如此卖力,滕家铭有些于心不忍,略一犹豫,正想上前相帮,想在刘浪被炎火兽杀掉之前将他救出来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还没来得及出手,原本狂躁不已的炎火兽突然惨叫一声,直接滚翻在地,打滚不断。

        甚至那些铁链已深深勒进了炎火兽的体内,可炎火兽却是浑然不觉。

        突然的异变让滕家铭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刘浪犹如散步一般,信步游走,快速绕到了炎火兽的身后,似乎认定炎火兽已是必死无疑了。

        滕家铭见此,心中猛然间惊醒:不好,这家伙如果得到了倚山剑,恐怕不会再还给我了。

        “兄弟,等等!”

        滕家铭再也等不住了,快步上前,可刚往前冲了几步,那头巨大的炎火兽轰的一下撞在了地上,震得地面剧烈的晃动了几下。

        而且,炎火兽的身体也从内往外慢慢龟裂开来,那感觉,却像是一张铁网在里面涨开一般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