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万界山滕家铭
  •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万界山滕家铭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来到昆仑界后,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灼热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这种气息与其说是热,倒不如说是外热内寒,像是用火包着冰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在一瞬间,刘浪立刻作出了反应,两脚一转,快速朝上一窜,直接扒在了井壁上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一团火龙一般的东西直接从刘浪的身后飞了过去,重重击到了对面的井壁上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再次小心翼翼的落到井底,左右一看,见在刚才火龙喷过来的地方有一条宽敞的通道。

        通道足有三四米高,而且也有人工修葺的痕迹,周围都是用石头砌成,倒跟阳间的下水道有几分相似。

        在通道的尽头,有几点火光不停的闪动着,甚至还发出哗啦哗啦铁链撞击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阵阵野兽的嘶吼不断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手里紧紧握着仙人斩,慢慢朝着里面走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井下这条通道比想象中还要长,整整走了数百米,那铁链与野兽的声音依旧很远。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,不禁疑惑不已。

        这里,究竟是什么地方?

        为什么会有这么一条巨大的通道?

        再往前走了几百米,刘浪突然听到一声怒吼:“清流剑诀!”

        “咣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,犹如震雷一般。

        一道火光骤然乍现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惊,抬头朝前一看,顿时惊骇不已。

        只见在百米之外,一座极其宽敞的地洞,里面一头巨大的炎火兽。

        炎火兽的个头比外面死掉的那头足足大上两三倍,身上被比胳膊还要粗的铁链拴住,张牙舞爪嘶吼不断。

        在炎火兽的前面,一个人影扶着一把宝剑,正半跪在炎火兽的前面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眼皮一跳,略一犹豫,快步走上前。

        “谁?”

        那个人影似乎感受到了刘浪的到来,猛得回过头,身体像是一只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,朝着刘浪冲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手中的那把剑,薄入蝉翼,轻轻一弹,却有泰山压顶之势。

        更让刘浪惊骇的是,那人招招式式,尽显茅山道术的精髓之要,与朱涯相比,却是更为玄妙。

        刘浪大惊,可不敢不接,眼见那把剑朝着自己冲了过来,手腕一抖,低喝一声:“三重山分三生念,遥看星辰悬一线。”

        这一次,刘浪没有动用鬼王诀。

        眨眼间,刘浪手中的仙人斩同时也迸发出一股震山之势,当的一声撞到了那把剑上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刘浪与对方同时倒退了数步,勉强支撑着站定身体。

        对方显然没料到刘浪能接住自己这一剑,不禁一愣,并没有再贸然上前,而是拱手道:“在下万界山藤家铭,请问这位朋友来自何处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听到对方自报家门,不禁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这个所谓的万界山倒是闻所未闻,这是谁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

        而且,在昆仑界这种地方,竟然还有人使用道术。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刘浪将手一拱,回话道:“石槐山刘浪。”

        这一次,刘浪真正意识到了自己收编石槐山的重要性,不然连报名都无法报。

        自称滕家铭的家伙显然没听过刘浪的名号,可略一犹豫,很快从暗影中闪出来,快速到了刘浪十步之外。

        刘浪抬头看着滕家铭,只见他浓眉大眼,紫色道袍加身,倒是威风不已。

        看到滕家铭这副打扮,刘浪恍惚中以为又到了茅山。

        只是,此时的滕家铭显然已是强弩之末,道袍被划破了数道口子,就连身上也有好几道伤疤,那模样却是极其狼狈。

        看到刘浪,滕家铭并没有放松警惕,而是将手一拱,朗声道:“不知这位朋友来自何处?来倚山村有何贵干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看到滕家铭,就感觉到他跟昆仑界的其他人不同,不但谈吐说话不同,就连打扮跟功法都是大为迥异。

        刘浪微微皱眉,答非所问道:“你所习可是茅山法术?”

        滕家铭一愣,显然也没料到刘浪会一眼就识破了自己所习之术,眉头一拧,冷声道:“怎么,你怎么知道我所用的是茅山法术?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却是心下一定,既然是茅山道术,肯定与茅山脱不了关系。

        咧嘴一笑,刘浪又道:“哈哈,我以为是谁呢,原来是茅山前辈,那不知你可认识万义良万掌门?”

        这种感觉,就跟混混之间套近乎一般,基本上如果八杆子能打着的话,这架就打不起了,而且还能把酒言欢,称兄道弟。

        果然,一听到万义良的名字,滕家铭神色一缓,兀自摇了摇头,低声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唉,我记得在茅山的时候,小万还是一个十来岁的孩童,没想到如今竟然是一派掌门了。”

        脸上闪过黯然之色。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却是一惊,心中暗道:“小万?听这口气,难道这家伙还是猪牙那家伙的师祖级人物?”

        可是,滕家铭显然没有心情去计较这些,见刘浪非敌是友,连忙说道:“朋友,既然你是我茅山故友,还请帮忙相助,帮我们万界山夺得这把倚山剑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一闪身,让开一道缝隙,将井道尽头的视野展现在刘浪面前。

        刘浪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,可此时看到,还是心惊不已。

        滕家铭的身后,铁链五花大绑捆着一头炎火兽,而在炎火兽的旁边,还趴着一头小号的炎火兽。

        那头小炎火兽跟刘浪在地面上见到的差不多大,但此时却已经死掉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深吸一口气,惊异不定道:“前辈,这是何意?”

        滕家铭看了刘浪一眼,略一犹豫,低声道:“朋友,既然你为茅山一脉,此时情况紧急,我也无法跟你多说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但是,如今昆仑界格局已乱,我万界山本着诓乱扶正之责,为昆仑界其他势力所不容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把倚山剑是件五流鬼器,被我无意中发现,誓要得之,可没想到这里有三头炎火兽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一头负伤已逃,一头被我斩杀,但这头大的炎火兽已达六阶鬼兽的级别,根本不是我能对付的。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里,刘浪也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看来自己来得正是时候。

        滕家铭显然已是强弩之末,虽然已将这头大的炎火兽用铁链困住,但却无法将其斩杀,更何谈去取什么倚山剑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