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五百章 中品鬼将
  • 第一千五百章 中品鬼将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<=""></>

        金光明威势一震,身上的阴气陡然散发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本来还一脸淡然的柳君仪顿时面色大变,心中又惊又恐:“这个老家伙,竟然是中品鬼将了?”

        在柳君仪的印象中,金光明不过是下品鬼将,跟自己不相上下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如今,怎么会成为中品鬼将了呢?

        要知道,每一级的差别之大,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。

        柳君仪心神震惊,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暗暗下定决心:“不行,就算他是中品鬼将,我也不能就此束手就擒。那个刘浪……”

        柳君仪知道,如果这次真的向金光明认输了,整个柳家庄也就彻底完了。

        隐隐之中,柳君仪在拿着整个柳家庄的命运做赌注,而这赌注的全部,就是刘浪。

        谁也不知道,柳君仪把赌注会压在一个陌生人身上。

        柳君仪咬了咬牙,将胸脯一挺,毫不畏惧的瞪着金光明,大声喊道:“金老头,你少血口喷人!哼,你儿子死了关我柳家庄什么事?如果你想仗势欺人,我们柳家庄的人也不是好惹的。”

        哗啦!

        柳君仪话音刚落,数十人手持大刀从庄子里冲了出来,紧紧将柳君仪护在身后。

        金光明见此,眼皮急跳了两下,仰天大笑一声:“好,很好!哈哈,我已经太久没有出手了,今天,就让你尝尝厉害,将你们柳家庄就此除名!”

        金光明忽然间将手一抖,手中的长刀寒光一闪。

        刺啦!

        根本没有人看清楚金光明是怎么动手的。

        站在柳君仪前面一人的脑袋却直直的飞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那颗脑袋在半空中打了一个盘旋,重重的撞到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扑通!

        脑袋的身体也是一歪,倒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柳君仪心下一寒,不禁大惊失色:好厉害!

        鬼将与鬼将之间的差别,也太大了吧?

        不行,如果真打,整个柳家庄的人全部加起来也赢不了,必须借助八卦阵的威力。

        柳君仪短暂的惊恐之后,立刻回过神来,大喊一声:“所有人全部退回去,防守!”

        当先往回一跨,朝着柳家庄退去。

        金光明见此,却是冷笑一声,喝道:“想走?”

        一个箭步上前,噌噌噌数下又砍下了四五个脑袋,那速度却比砍瓜切菜还要容易。

        金光明眨眼间挡住了柳君仪的退路,将长刀一横,上前抓向柳君仪。

        柳君仪根本没想到金光明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,连忙甩出长鞭,大声喝道:“快,所有人全部退进去,我挡着!”

        “想挡我?哼,简直是找死!”

        金光明根本不废话,当啷将长刀一横,见长鞭抽了过来,却是身体一侧,险险的躲了过来,然后凌空一抓,一把抓住跟在柳君仪身边的石桑。

        “哼,这个人,必须死!”

        金光明手上用力,咔嚓一下,直接将石桑的肩膀捏了个粉碎。

        石桑连招架都没来得及招架,惨叫一声,剧痛让他根本无法挣扎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金光明并没有就此罢手,却是顺手将石桑往上一扔,接着将长刀一探,对准了石桑的胸口。

        金光明这是想将石桑穿个透心凉。

        “石桑!”

        柳君仪见此,大喊一声,再次将长鞭往前一抽,卷住石桑的身体,接着往回一带,这才险险的躲开了金光明的长刀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金光明已是下了必杀之心。

        还没等柳君仪站稳脚跟,金光明却是往前一步,一伸手抓住了柳君仪的衣服,接着往回一带,直接勒住了柳君仪的脖子。

        “柳庄主,你太不自量力了!”

        金光明长刀再次一横,架在柳君仪的脖子上。

        金石庄的人见此,立刻上前两个家丁,五花大绑将柳君仪捆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柳家庄的人见此,纷纷投鼠忌器,却是不再敢动弹。

        柳君仪挣扎了两下,见挣脱不掉,又恼又急,大声喊道:“全部退回去,不准救我,只要还有柳家庄,就有报仇的机会!”

        黑牛正想上前,听到柳君仪的喊叫,立刻止住脚步,痛哭了起来:“庄主,没、没有你,柳家庄哪里还是什么柳家庄啊?”

        谁也没想到,金光明竟然如此生猛,不过两个照面,却将柳君仪给捆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石桑更是痛苦不已,趴在地上,额头上的汗珠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难道,柳家庄真的就这样完了吗?

        石桑开始有点儿后悔了,早知道,就不应该把刘浪带回来。

        也许不带回来,柳家庄也不会遭此劫难。

        “庄主,要不……”

        石桑缓缓抬起头来,刚刚对上柳君仪的眼睛,却见柳君仪将眼一瞪,怒声喝道:“石桑,做人要刚正有度,就算是死了,也不能做违背本心之事。你忘记了我们的老庄主是怎么死的了吗?”

        被柳君仪一通训斥,石桑羞愧的低下了头,却是不再吭声。

        金光明见此,一把拉过柳君仪,看着柳君仪精致漂亮的脸庞,眼中泛起了一丝异样的光彩。

        “柳君仪,别人都说你长得漂亮,我从来没有仔细看过。哈哈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将手一挥,那个抓住柳君仪的家丁连忙松开手。

        金光明伸出粗糙的老手,托住柳君仪的下巴,眼神中尽是贪婪之色:“嘿嘿,虽然我死了个儿子,可是,如果你能再给我生个儿子,也许,我会饶了你们柳家庄上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呸!”

        柳君仪朝着金光明的脸上吐了一口,破口骂道:“老不死的,我柳君仪就算是死了,也不会跟你这条狗沾上半点儿关系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”

        金光明闻言,立刻瞪大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平时金光明最恨别人骂自己是狗,虽然他在天荒不老城的那些鬼帅面前的确是低三下四的走狗,可哪里会容许别人这么说?

        “臭娘们,你找死!”

        啪!

        金光明狠狠抽了柳君仪一巴掌,一把抓住柳君仪的衣领,随手将她摔倒在地,大声咆哮道:“带我进柳家庄,否则,我就将这些人全部杀死!”

        一指被拦在外面那些柳家庄的人,金光明眼中杀气升腾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