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柳君仪
  •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柳君仪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沿着石桑手指的方向看去,刘浪这才发现,在离树林大约三四里的地方,有处大宅。

        这是刘浪来到昆仑界第一次看到房子。

        那些房子跟在阳间时完全不一样,倒跟古代的风格很像。

        而且在宅子外面,还不停的有人影晃动着,似乎在巡逻一样。

        这也难怪,昆仑界的出现并不是一天两天了,甚至可能比秦始皇出现的可能还要早。

        但凡在这里有点儿权势的人,哪一个不是在昆仑界待了几百年?

        可是,这里相当混乱,而且以修为高低论成败,更没有大型的机械盖楼,所以,这里的风格一直保持的比较久远也是情有可原。

        看着那个庄子,刘浪一松手,将石桑扔在了地上,冷哼道:“柳家庄?你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石桑咽了一口唾沫,连忙解释道:“刘兄弟,如果不是你杀了金石庄的少庄主,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。可是,如今你已成了金石庄的大敌,那就是我们柳家庄的朋友了。”

        原来,以石槐山为中心,方圆近千里的地方,有着三股势力。

        这三股势力分别是柳家庄,金石庄和黑牛寨。

        三股势力各有所长,以前的时候都是轮流执掌着石槐山,每隔三年就会换一次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自从金石庄傍上了天荒不老城的大粗腿后,便一直霸占着石槐山。

        柳家庄跟黑牛寨却是敢怒不敢言,便想尽办法想要夺回石槐山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柳家庄正是派石桑打入了金石庄内部,想伺机出手,打探消息。

        谁也没想到,石桑竟然碰到了刘浪,而且刘浪还杀了少庄主。

        这个消息对柳家庄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利好,而且如果柳家庄能得到一个鬼吏,那势力绝对会大增啊。

        所以,石桑连想都没想,拉着刘浪就来到了柳家庄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听完之后,心中却是冷笑一声:“呵呵,原来如此。”

        此时刘浪只不过是想找个过渡点儿,然后尽快找到九龙城,想办法提高自已修为的同时,再打探一下曾经效忠阴冥皇族的那些人。

        对于在哪里落脚,刘浪倒也不在意。

        跟着石桑一直来到柳家庄外面,刘浪不禁对柳家庄的格局再次惊叹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整个柳家庄的布局分为八个部分,暗合八卦之意,八个方向分别有八个出入口。

        只是,想要进入柳家庄,没有人引导,肯定会走入陷阱之中。

        石桑一直引着刘浪进入了柳家庄,然后在庄子里不停的转来转去,最后到了一排恢弘的高大房屋之外。

        房屋看起来足有七八米高,而且光大门也得三四米高,在门口顶端写着三个大字:“溪居阁。”

        好别致的名字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到这三个字,不禁心下一紧,暗暗称奇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以为昆仑界这里全是杀人越祸之辈,没想到,竟然还有人能起这么雅致的名字。

        “晓耕翻露草,夜榜响溪石,来往不逢人,长歌楚天碧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看到溪居阁三个字时,脑海中莫名蹦出了这首诗,不禁暗暗感叹。

        石桑让刘浪在外面等着,先进屋禀报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很快,房门大开,里面竟然走出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。

        美妇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,眼如皓月,眉似柳叶,唇红齿白,白面柔嫩,身穿一袭红妆,却是一个绝顶的美人儿。

        我靠!

        刘浪脑袋有点儿短路了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,在这里,竟然真的有如此美如仙子之人。

        刘浪直勾勾的盯着美妇,一时看傻了眼,这种美跟韩晓琪、吴暖暖甚至饶九妹都各有不同。

        这个美妇,饱含着成熟的韵味,这种东西,是所有年轻的女子所不能具备的。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痴呆的模样,石桑连忙咳嗽了两声,拉了拉刘浪的衣袖道:“刘浪,这就是我们的柳庄主。”

        “庄主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连忙拱手施礼道:“在下刘浪,见过柳庄主。”

        柳君仪微微一笑,却是轻轻颌首,款款走到刘浪面前,一把抓住刘浪的手。

        霎时间,温润如玉,晶莹剔透。

        这种感觉,跟在阳间时一般无二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你真的杀了金石庄的少庄主?”

        被柳君仪盯着,刘浪感觉自己恨不得将心扒出来给她看看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很快,刘浪就清醒了过来,心中暗骂道:“我靠,看着如此儒雅之人,竟然敢对我使阴招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冷哼一声,将手一甩,背起手冷笑道:“哼,区区一个少庄主,又有何惧?怎么,柳庄主,你就是这种方式待客的吗?”

        柳君仪见刘浪竟然如此轻易的摆脱了自己的幻术,不禁吃了一惊,连忙堆笑道:“呵呵,小兄弟,我一个弱女子执掌着柳家庄不容易,不得不小心防备,还望小兄弟见谅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庄主,我可是亲眼看到刘兄弟杀了金石庄的少庄主,这点儿您大可放心。而且,没用任何兵器,直接将少庄主用马鞭给勒死的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勒死?”

        柳君仪美眸中闪过一丝惊异。

        对于金石庄的少庄主,柳君仪虽然没有亲眼见过,但却早有耳闻。

        那个少庄主据说少年有成,很快就要步入鬼将的级别了。

        柳家庄整个庄子上下,也不过只有柳君仪自己修成了鬼将,而鬼吏也不过寥寥三四个人。

        如果金石庄的少庄主真的修成了鬼将,柳家庄就别想再有重震之日了。

        见刘浪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,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,柳君仪心中微微一震,正想邀请刘浪入屋,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牛般的喊声:“庄主,哪里来的臭小子,别又是其它地方来的探子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敢来我们这里,简直是找死!”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一脚踏出来,一个足有二米高、身壮如牛的大汉,满脸的络腮胡须,正直勾勾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眯起了眼睛,看了大汉一眼。

        大汉只是中品鬼吏而已。

        “哼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冷哼一声,很快就将目光移回了柳君仪脸上,笑嘻嘻的问道:“柳庄主,你是如此风雅俊俏之人,为何庄子里还会养着如此粗俗之辈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臭小子,你说我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大汉怒极,大吼一声,往前一踏,指着刘浪就骂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什么粗俗之辈?你再敢说一句,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