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昆仑山 上
  •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昆仑山 上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五鬼得到了肉身,显得非常兴奋,不停的围着刘*个不停。

        刘浪无奈的叹着气,却也没有办法。

        一直从昆仑山脚下往上走,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冷了很多,甚至更加荒凉。

        在走到一半的时候,花生似乎早就得知刘浪的到来,早早的等在了路边。

        一看到刘浪,花生兴奋的跟孩子一般大叫道:“师父,您、您终于来了啊,提耳道人都等您好长时间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看着五鬼,摸着光溜溜的脑袋,迷惑道:“师父,这五个家伙是谁啊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小老鼠,你竟然不认识我们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对啊,真是的,我们不就是披了一层人皮嘛。”

        五鬼叫嚷着,似乎非常不满。

        花生听到他们的声音,却是恍然大悟,上前一个个摸着他们的身体,惊异道:“咋了,你、你们是五鬼?咦,你们怎么会有身体了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有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就是,你一个小老鼠真不会说话。”

        五鬼跟花生一阵嬉闹。

        待看到韩晓琪的时候,花生却是一脸的郑重:“是你?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轻轻点了点头,“小老鼠,你还认识我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,师娘嘛。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闻言,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低下头,却是不吭一声。

        刘浪使劲敲了一下花生的脑门,喝斥道:“花生,赶紧带路,带我们去见提耳道人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好好,师父,您跟我来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朝着刘浪吐了吐舌头,转身朝着山上跑去。

        不得不说,昆仑山与其它山脉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

        这里没有其它山脉那般的高耸,但却显得尤为厚重。

        这里也不像别的名山一般喧闹,倒更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,在默默俯瞰着世间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刘浪跟在花生的身后往山上走,不觉也心生感慨。

        昆仑山,恐怕有太多的秘密,太多耐人寻味的故事。

        阴阳界那边叫自己为昆仑界,也许,昆仑山的历史,比阴阳界的历史还要久远漫长。

        一直穿过数道山坳,花生带着刘浪来到了昆仑山深处的一座茅屋前面。

        那座茅屋不大,看起来非常不牢固,似乎风一吹就会吹倒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茅屋却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,似乎莫名之中散发出一种威严之势。

        走近之后,刘浪才明白。

        这座茅屋周围布了阵法,别说是风了,恐怕就算是野兽也奈何不了。

        “提耳道人就住在这里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吃惊的看着不远处的茅屋,心中却开始砰砰直跳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,不知道你现在还好吗?

        花生在前面带路,听到刘浪问起,却是嘿嘿一笑:“师父,不住这里住哪里啊?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花生往左一跳,笑道:“师父,您跟在我身后,可要跟紧了啊。”又是往右一跳。

        刘浪明白了,花生这是在破阵,不然进不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牵着韩晓琪的手,跟在花生身后,果然,几分钟之后,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。

        那座不起眼的小屋周围却是绿草青青,碧树成荫,跟外面看到的情形完全不一样。

        这、这哪里是什么昆仑山啊,简直是世外桃源嘛。

        叶小飞吃惊的张大了嘴巴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更是惊异不定,没想到,世间还真有如此玄妙的阵法。

        五鬼一直嬉戏,根本没跟在花生的身后,眨眼间却找不到路了。

        “喂,人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不对,那间茅屋看起来很近,怎么就是过去不啊?”

        “糟糕糟糕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        五鬼叫个不停。

        刘浪却是轻笑一声,对花生道:“花生,你先出去陪五鬼玩玩吧,我跟提耳道人说说话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勒,师父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见了五鬼格外亲,巴不得出去跟他们玩呢。

        反正任务已经完全了,花生一溜烟跑了出去:“鬼万,你的心脏怎么有一个大窟窿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走进阵法之后,刘浪突然感觉自己的心也悬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也许,刘浪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命运,或者说,自己的命运会去往何处。

        既然来到昆仑山,很多事情都远非想象中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就算如今刘浪已难逢敌手,可看到巍峨的昆仑山后,刘浪知道,这里面不知道还有多少未知的东西在等着自己。

        回头看了韩晓琪一眼,刘浪轻轻一笑,柔声道:“晓琪,你在外面等着我,我去找提耳道人。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似乎也感觉出了刘浪的紧张,默默点了点头,朝着远处的一棵树下走去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一棵垂柳,被风一吹,柳枝飘荡,却是美丽无比。

        刘浪深吸了一口气,紧紧攥着拳头,快步朝着茅屋走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茅屋的门虚掩着,刘浪在门口驻足,轻轻叩了两下门。

        没有人回答,刘浪索性直接推门而入。

        一开门,迎面扑来一股浓郁清新的香气。

        花香?

        不是,是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气。

        刘浪猛得抬起头来,正看到眼中挂泪的吴暖暖。

        “吴警官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站在茅屋的正中央,一身道袍加身,眼圈泛红,就那么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看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

        “暖暖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刘浪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!”

        在茅屋的角落里,提耳道人重重咳嗽了一声:“我说二位,你们来这里是想叙旧的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师父!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闻言,脸上立刻一阵绯红,使劲看了刘浪一眼,扭头走向提耳道人。

        看到吴暖暖这小女人的举动,刘浪顿时愣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、这真是的曾经那个威武的吴警官吗?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慢悠悠的走到刘浪面前,不紧不慢道:“刘浪,你终于来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木然的点了点头,两手拱起,恭敬道:“晚辈见过提耳道人。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朗声一笑:“哈哈,你倒是有礼貌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提耳道人又摆了摆手:“罢了罢了,时间不多了,你的来意我也知道了。该说的,我也会告诉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指了指茅屋靠墙的一张八仙桌,提耳道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对吴暖暖喊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上茶啊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