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再现惊魂棍
  •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再现惊魂棍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茅山山洞哀嚎连连,悲声震天。

        朱涯听到有人还活着,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让朱涯感觉奇怪的是,那些野兽似乎惧怕这个石洞,虽然全部堵在石洞的门口,但并不敢贸然近前。

        朱涯心中挂牵着那些茅山弟子,也不再迟疑,再次扬起手中的宝剑,直接杀出一条血路,横冲直撞的朝着山洞里跑去。

        兽尸遍野,血流成河。

        朱涯一直斩杀了数十头野兽之后,终于逼近了山洞口。

        刚刚抬起头来,朱涯忽然感觉一股铺天盖地的力量席卷而止。

        这股力量的强大让如今的朱涯也心生胆寒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        朱涯大喝一声,抬起手中的宝剑,当的一声巨响,直接撞在那股大力之上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朱涯的身体凌空飞起,重重跌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那些活着的野兽见此,立刻围拢上前,张牙舞爪的扑向朱涯。

        朱涯大惊,极速侧翻身,躲开野兽的爪牙,急道:“陈师弟,你、你快带着师弟们先逃走,这里我给你们挡着。”

        山洞里的众茅山弟子个个瞪大了眼睛,根本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在整个茅山被野兽袭击的时候,茅山弟子虽然不至于很快就死在野兽的爪牙之下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架不住野兽太多,茅山弟子们很快就陷入了颓败之势,死伤更是与日俱增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这样下去,整个茅山恐怕全部得葬送于野兽的腹中。

        但是,一个茅山弟子在与野兽困斗之时,偶然发现自己躲在山洞时,那些野兽竟然不敢上前,似乎像是害怕什么一般。

        那个茅山弟子虽然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但能有避难之所,自然也是求之不得。

        所以,那个茅山弟子很快就将消息传遍了整个茅山。

        陈阿丙得知后,立刻带领着所有茅山弟子,边打边退,很快进入了山洞之中。

        果然如那个茅山弟子所言,那些野兽在离山洞外七八米远的时候,就止步不敢上前。

        陈阿丙更是大喜过望,撮土为香,朝着三清祖师祷告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祷告之后,陈阿丙又犯难了。

        虽然那些野兽不敢进前,但如果一直被困在山洞里,就算不被野兽咬死,恐怕也得活活饿死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悲从中来。

        仅剩下的茅山弟子个个愁眉不展,唯有守在山洞中等着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,就在大家都绝望的时候,朱涯来了。

        这种绝处再生的希望,怎么能让他们不兴奋?

        尤其是看到朱涯斩杀野兽犹如砍瓜切菜般容易,这些茅山弟子个个激动不已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朱涯好不容易快逼近山洞,竟然被突然出现的一个东西给挡着了。

        陈阿丙清楚的看到,那竟然是一根棍。

        不错,那就是当初花生送还给茅山的惊魂棍。

        当初,游尸死后,万义良的魂魄融入进惊魂棍,刘浪为了让万义良重回茅山,便派花生将惊魂棍送还给了茅山。

        当时花生送还惊魂棍的时候,朱涯跟吴半仙都在茅山。

        朱涯虽然不知道刘浪是什么意思,可吴半仙能掐会算,却也知晓了其中的关节。

        后来,吴半仙便派人将惊魂棍供奉在了茅山列位前辈的坟冢附近,将惊魂棍放进棺材里,埋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掌门师兄,你没事吧?“

        众茅山弟子看着朱涯险些被野兽的爪牙抓住,顿时捏了一把冷汗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朱涯被惊魂棍这一击,受伤颇重,跌倒之后,那些野兽蜂拥而止,根本不给朱涯喘息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“刺啦!“

        一只巨大的剑齿虎大口一张,虎牙在朱涯的胳膊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。

        朱涯疼得一咧嘴,闷哼一声,顺手抓住巨大的虎牙,用力往下一掰:“下来吧!“

        “嗷……!”

        剑齿虎哀嚎一声,顿时满口鲜血。

        朱涯自从吃了石居的妖丹之后,力量自然也不容小觑。

        这一掰之下,竟然真的将剑齿虎的虎牙给掰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剑齿虎吃痛,却并没有就此放弃,而是再次将前爪往前一抓,撕向朱涯的胸口。

        朱涯面色大变,眼见就要躲不过去了,急忙将手中的虎牙顺势一划。

        刺啦!

        直接将剑齿虎的喉咙划破了一道巨大的口子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朱涯终于得了喘息的机会,借着剑齿虎庞大的躯体,身体往下一探,快速绕到剑齿虎的身体下面,然后两脚轻轻以一弹,再次翻身骑在了剑齿虎的后背上。

        剑齿虎被控制,除非脑袋掉了,否则根本不会死。

        被朱涯骑在背上,剑齿虎却是呜呜低叫着,还要抓向朱涯。

        朱涯左手抓住剑齿虎脖子的皮毛,右手拿着宝剑,朝着剑齿虎的屁股上狠狠的扎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嗷嗷……!”

        虽然不畏生死,可剑齿虎的痛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        被朱涯扎了这一下,剑齿虎再也承受不住,四脚往前一窜,窜起十几米高,直接跃向石洞口。

        “掌门师兄!”

        那些茅山弟子看到朱涯骑在剑齿虎的身上,纷纷大叫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陈阿丙更是担心不已,提着宝剑冲出石洞,大声喊道:“掌门师兄,我来救你!”

        “嗡……!”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一声闷响。

        陈阿丙刚刚踏出去四五步远,半空中突然发出一声嗡鸣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一道棍影陡然间飞了起来,重重的砸在剑齿虎的脑袋上。

        霎时间,脑浆崩裂,就连剑齿虎坚硬的脑壳也被砸得稀巴烂。

        更让人恐怖的是,那棍之下,直接把剑齿虎砸飞了,几千公斤的重量倒飞而起,撞到不远处的一棵树上,将那棵树撞成了两半。

        朱涯挨上这一下,却也受了牵连,也摔在了地上,疼得呲牙咧嘴。

        那些野兽看到剑齿虎死相如此惨烈,纷纷呜呜低叫了两声,又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石洞门口十余步外,那根惊魂棍重重撞进了山石之中,直愣愣的插进半米多长,像是一员守门大将一般,矗立不动。

        那些野兽看向惊魂棍的眼神中,个个露出了惊恐,似乎也不敢再上前。

        茅山山顶,一块大石之上,此时正站着一个人影。

        那个人影赫然是从任逍遥手中逃走的渡边二郎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