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渡边二郎
  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渡边二郎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在左云池来之前,刘浪怕鬼秀才胡言乱语,本来想让他藏在仙人斩中。{我们不写小说,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。-可?乐小?说?网

        可是,仙人斩一出,却直接把鬼秀才吓得退避三舍,根本不敢靠前。

        没有办法,刘浪只好拿出一张符,让鬼秀才暂时先藏在符中,而且严令他坚决不能私自出现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虽然不乐意,可抵不住刘浪的压力,只好答应。

    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左云池来到花圈店,进门就问道:“刘兄弟,你说什么血妖传来的讯息,是地下的妖物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点了点头:“我想,地下那些妖物也忌惮煞妖幻镜,恐怕是想借我们之手,破掉煞妖幻镜。”

        左云池闻言,也轻轻点了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可以试着和他们达到协议,如果真将煞妖幻镜破掉,要挟他们不得来到地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沉吟道:“恐怕,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清楚的知道,既然血蝠杀了石居,肯定是不死不休。

        如今对黑妃跟血蝠的势力都还不清楚,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。

        至于和谈?

        哼,那只是弱者的武器。

        刘浪跟左云池稍微一商量,嘱咐吴半仙守着花圈店,直奔石窟村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风尚礼仪。

        就在刘浪跟左云池刚刚离开燕京的时候,风尚礼仪门口敲锣打鼓,重新开张营业,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。

        风尚礼仪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。

        韩君宝一条腿搭在桌子上,嘴里叼着一根香烟,面无表情的盯着办公桌对面的另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那人跪坐在韩君宝的对面,身上穿着一件岛国服,鼻子下面还留着一撮胡须。

        看那打扮,赫然是东洋人。

        韩君宝看着东洋人,嘴角轻轻一勾,问道:“渡边社长,以后风尚礼仪就是我们合作的开始,你有心理准备了吧?”

        渡边二郎重重点了点头:“韩先生,我们的忍术受韩先生的教导,如今已远非从前所能比。虽然是合作,但我们愿意辅佐韩先生。”

        韩君宝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哈哈,很好,很好啊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慢慢从椅子上坐了起来,眯眼问道:“渡边社长,我听说,您女儿之前好像在我们华夏挖矿,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一睹芳容啊?”

        渡边二郎闻言,脸皮抽搐了两下,不禁有些愤恨恼怒之色,声音也沉闷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“韩先生,我、我女儿她已经不在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不在了?”

        韩君宝大吃一惊:“令爱怎么会不在了呢?”

        渡边二郎痛苦道:“据我调查,我女儿曾跟黑巫教异录堂的过堂风合作过,可后来,他们却被一个叫刘浪的年轻人害死了。”

        渡边二郎边说着,也紧咬着牙关,咬牙切齿道:“韩先生,我这次来到华夏,一方面是想来这里拓展自己的生意,另一方面,就是想替女儿报仇,将这个刘浪杀死!”

        韩君宝闻言,眼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又深深吸了一口烟,担忧道:“渡边社长,我知道贵国以忍术见长,甚至比我们华夏的巫术上更高一筹,可是,那个刘浪如今可是**派的掌门,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对付呢。”

        渡边二郎眼中闪过一丝阴戾,恶狠狠道:“哼,韩先生,来之前我已经打听过了。那个刘浪的确很厉害,可是,如今我不但有忍术,而且还有更加厉害的武器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渡边社长,那又是什么东西呢?”

        韩君宝露出一脸感兴趣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渡边二郎身体往前倾斜,压低声音道:“不瞒韩先生,我派人去过黑巫教的异录堂,在那里发现了两只异兽。哼,如今这两只异兽已被我们驯化。”

        “异兽?什么异兽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韩先生,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渡边二郎露一丝神秘的微笑,冷声道:“就算那个刘浪再厉害,也终究逃不过我的手掌心。我已派忍者去暗杀六拿派的人了,哼,敢杀我女儿,他们**派都得死!”

        韩君宝嘴角勾起一丝微笑,心中暗道:这样很好啊。呵呵,这个刘浪如今成长的太快,必须有人转移他的注意力。虽然我不看好渡边手下的忍者,但至少可以让刘浪这小子没时间顾及到我。

        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        刘浪自然不知道这些正在发生了一切,心里只惦记着煞妖幻镜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赶到石窟村的时候,本来想先跟王小虎打个招呼,却突然看到整个石窟村都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。

        每家每户都挂着白幡,整个村子更是人烟稀少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急忙跑到村长王小虎家,开门一看,却见王小虎正坐在桌边抽着闷烟。

        王小虎脸色还有些惨白,脑袋上绑着绷带,一条胳膊也悬挂在一边,显然是被折过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大急,急跑两步走到王小虎面前。

        王小虎茫然的抬起头来,看了刘浪一眼,突然眼前一亮:“刘兄弟,你、你回来了?”

        这一去,已是数日有余。

        何止是回来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惊异不定,忙问道:“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    王小虎长长叹了一口气,“哎,我也不知道,当初你离开石窟村的那天晚上,整个村子里鸡飞狗跳,像是有什么东西窜进来一般,不到半个小时,整个村子竟然有十多个人死于非命。”

        王小虎边说着,边叹气道:“当时我跑出来的时候,只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,驱赶着那些村民,钻进了后山的深山之中,消失不见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矮小的身影?那些被驱赶的村民都是死人?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他们都死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当时我想阻拦,可被那个矮小的身影一拳打在了胸口,撞在石头上,差点儿没要了这条命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眉头越皱越紧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听着王小虎的话,慢慢也联想到在破荒族求影那里碰到的阿多布。

        怪不得他突然炼制了那么多铜尸呢,原来是洗劫了石窟村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理清了这其中的关键,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,只得拍了拍王小虎的肩膀,沉声道:“那个伤害你们村子的小矮子,应该已经死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