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千年的等待
  •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千年的等待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禹布的脑袋刚刚飞到门口,突然停在半空,回头一看,顿时大惊失色。

        “圣、圣女?”

        禹布此时哪里还敢多待?

        快速飞回大殿之上,眨眼间将脑袋按在了脖子上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诡异的是,唐小笛并没有挣扎,反而将两只手紧紧环抱着禹布,一动也不动。

        禹布的脑袋回来之后,想要挣脱,浑身却像是被使了定魂咒一般,根本挣脱不掉。

        “该死!”

        禹布破口大骂,一只手用尽全力朝着左前方的座位上按去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将手按下之后,大殿之上的座位突然轰隆隆响了起来,竟然翻转往下,砰的一声,直接将禹布弹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宝座下面竟然直接连通着大海,无底的深渊之中。

        外面,须弥八骨念珠像是饿狼窜入羊圈一般,已将所有的飞头全部吞噬,表面的金黄色光华愈加显眼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也不再多待,飞速的冲进大殿之中,却没看到唐小笛,只看到朱涯歪倒在一边。

        “猪牙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叫一声,一个箭步冲上前,抱起朱涯一看,顿时面色大变。

        朱涯脸上又添了一刀伤疤,而身上已经出现腐烂的迹象。

        甚至被飞头所咬的伤口正在流着浓液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朱涯,只有出的气,却没有进的气了。

        “该死的禹布,我定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声咆哮,大声喊道:“花生,将整座神曜山给我铲平,不留下一个活口!”

        花生此时正杀得兴起,犹如一尊杀佛,面目狰狞,没有半点儿和尚的模样,听到刘浪的话,狂吼一声,抬起咒念:“万佛朝宗!”

        孔亚枫整个人吓傻了,大声制止道:“刘浪,不要,这、这里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!

        其中一颗念珠已重重撞到了大殿的正中央。

        像是炸弹一般,炸开了无数的碎石。

        孔亚枫一呆,连忙跑到花生的身边,抱住花生哀求道:“这里是南洋巫教千百年的心血,就算禹布不当教主了,可还有圣女在啊。求求你们不要将这些摧毁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对于南洋巫教,孔亚枫倒是或多或少还有一些感情。

        花生举着八骨念珠,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,看着刘浪,等待刘浪发话。

        朱涯生死不知,刘浪哪里管得了这么多,大声咆哮道:“孔亚枫,你滚一边去!花生,如果他敢拦着,把他给我一起杀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好,师父!”

        花生怒目圆睁,手托念珠,大声喊道:“万佛再朝宗!”

        八颗念珠飞散开来,朝着不同的方向猛烈的撞击着。

        轰轰之声不绝于耳。

        将那数百颗人头吸收掉的八骨念珠,威力之强远非之前所能比。

        每一颗念珠犹如一颗小型的炸弹,每轰在一处,都会炸开一个巨大的窟窿。

        整座大殿摇摇欲坠。

        孔亚枫面容失色,颓废的坐在地上,悲伤不已:“毁了,全毁了,禹布怎么会惹上你这么个杀神啊!”

        数年之后,**派威震八方的时候,神曜岛一听到**派的名字,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刘浪这个杀神,面对**派中的任何一个人,却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。

        大殿坍塌,也露出了大殿之下连通海底的那个通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将朱涯放在地上,朝着花生大声喊道:“花生,快,带着猪牙去地下,带到玉妖那里的蓝湖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看着自己的杰作,站在废墟之上,有些茫然:“师父,你去哪儿?”

        “禹布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,我下海去找他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不待花生答应,一头扎进了大殿下的海底之中。

        花生略一迟疑,上前抗起朱涯,也朝着原路返回。

        蓝湖可以养魂,也只有蓝湖才可以让朱涯有重新活过来的希望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慌乱之中,刘浪却没有记起韩晓琪,那个医道已入化境中的奇女子。

        花圈店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与鬼婆婆对面而视,面色冰冷。

        鬼婆婆脸色极其不自然,怔怔的盯着韩晓琪,干瘪的老脸皱了两下:“咳咳,晓琪啊,你、你怎么了?是不是有话跟我说?”

        “鬼婆婆,我究竟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晓琪,你是我们韩家的人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是吗?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语气生硬,冷笑一声:“那韩君宝也是我们韩家的人,对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对啊,晓琪,你究竟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鬼婆婆,我知道,你是为了我好!可是,韩君宝害了我们韩家这么些年,他的话你信吗?”

        鬼婆婆闻言,身体微微一颤,目光躲闪道:“你、你知道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不,我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!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站起身来,缓步走向练修罗白骨道的大木盆。

        鬼婆婆颤巍巍的跟在身后:“晓琪,你、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鬼婆婆,我念你在这里等了我千年的份上,暂且饶你一命,如果再敢对我有任何异心!哼,我会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突然转过身来,本来娇美的容颜竟然没有半丝血肉,尽是骷髅。

        鬼婆婆大惊失色,扑通一下摔倒在地,连连磕头道:“晓、晓琪,不、不要,我、我错了。我、我相信君宝,也、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,为了我好?难道你用那七尸魂帮我修炼,不就是为了让我记不起曾经吗?”

        鬼婆婆一怔,连忙解释道:“不不不,晓琪,我真是为了你好!千年前韩家的遭遇,根本不是现在的我们所能面对的。而你跟君宝都只知道一意孤行,哪里知道他们的厉害?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慢慢恢复了肉身的模样,一脸疑惑道:“什么?难道你知道?”

        鬼婆婆目光闪动,慢慢抬起头来,看着韩晓琪:“你、你的修罗白骨道真的突破了?”

        “鬼婆婆,我问你话!”

        “不!晓琪,你必须要尽快停下来,如果控制不好,修罗白骨道会吞噬你的意识,让你变得越发残忍,虽然你突破了,但必须要停下来,不能再练了!”

        鬼婆婆一脸的慌张,不停的念叨着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勃然大怒,猛然间一伸手,那只手眨眼间变成了一条白骨手,一把抓在鬼婆婆的脖子上。

        用力往上一提,直接将鬼婆婆提了起来:“说,你究竟知道些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鬼婆婆惊恐不已,浑身发颤,眼中滚出两滴泪来:“晓琪,求你不要再继续修炼了。如果你迷失了自己,只知道杀戮,那、那我们这千年的等待,将会功亏一篑啊!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闻言,不禁一怔:“千年的等待?”

        目光中闪过一丝柔和,将手轻轻一松。

        扑通,鬼婆婆重重跌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