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漫天的脑袋
  •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漫天的脑袋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神曜殿。

        禹布已近癫狂的状态,坐在大殿之上,两只手中抓着两个人头,不停的挥舞着,大声笑道:“哈哈,好啊!没想到,没想到竟然被区区几个小子攻到了我的神曜岛上,还打得我如此狼狈!”

        禹布万万没想到,自己所倚仗的一切,都变得如此不堪一击。

    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黑巫教主就算再厉害,又能对付的了自己的百花降头术吗?

        可是,他没想到,刘浪已是远远超出黑巫教主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禹布已变得狰狞无比,将手中的两颗人头往外一扔,咆哮道:“好啊,今天,你们全都得死!一个都活不了!”

        那两颗人头离开禹布的手,立刻飞旋了起来,朝着立柱上的朱涯跟唐小笛飞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嘎吱嘎吱!

        两颗人头分别咬在了朱涯跟唐小笛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朱涯之前就受了鬼符虫的噬咬,早已痛苦难忍,此时又中了降头术,更是频临死亡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哈哈,想来救人?好啊,我把他们全杀了,看你怎么救得了。”

        禹布大声笑着,“咬,咬死他们,全部咬死!哼,什么狗屁圣女,什么狗屁逆魂术。只要你死了,这座神曜岛还是我的,南洋巫教的教主还是我的!”

        禹布猛然间一伸手,抓住身边两人的脑袋,用力一拽。

        咔咔!

        两声脆响。

        两颗脑袋直接被禹布拽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那两个人身体一歪,扑通一下摔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神曜殿下此时挤满了数百人,看到禹布杀了自己身边的人,不由得心生畏惧,慢慢往后退缩了两步。

        “谁敢跑,今天全得死!”

        禹布将两颗脑袋往半空中一抛,大声喝道:“都给我出去杀,把那几个小子全部杀死!”

        两颗脑袋盘桓在大殿之上,虎视眈眈的盯着众人。

        大殿之中,所有人都露出了迟疑之色,可看着那两颗脑袋,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再反抗,纷纷拿出武器,冲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前面刚刚冲到大殿门口的人,却又急急的往后退,大声喊道:“鬼,外面全是鬼,满满的鬼啊!”

        人如潮涌,去的快,退的也快。

        禹布哪里管什么鬼不鬼的?

        眼见有人敢退回来,不禁大怒,指着半空的一颗脑袋叫道:“谁敢退,杀无赦!”

        那颗脑袋猛然间张开嘴,噗的一声。

        一口血雾落在了五六米的范围之内。

        这一小片范围之中,密密麻麻挤了七八个人。

        一瞬间,这些人都沾到了血雾,整个身体像是碰到了强烈的浓酸一般,皮肤瞬间腐烂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哀嚎连连,再也没有人敢退后一步。

        朱涯看着禹布竟然如此厉害,不觉也有些震撼,偏头看了唐小笛一眼,猛然间发现,在唐小笛的身边,竟然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脑袋。

        那个脑袋看了朱涯一眼,忽然间刺溜一下,又消失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朱涯还以为自己中毒太深眼花了,不觉自嘲的笑了笑:“呵呵,刘浪啊,你再不快点,老子就死在这里了。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老子了,你就后悔去吧!”

        忽然,朱涯感觉到捆住自己的铁链哗啦哗啦响了两声。

        低头一看,却见根本不是铁链被解开了,而是身后的立柱诡异的钻到了地下。

        正当朱涯吃惊不已的时候,就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:“快逃!”

        “逃?”

        朱涯还从来没有这种嗜好。

        见身上的铁链被解,朱涯一把抓起铁链,迅速缠住身上的那颗头颅,用尽了平生的力气朝着地上重重的摔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        那颗脑袋像是从高空坠落的西瓜一般,霎时间炸得粉碎。

        而在将这颗脑袋摔出去的瞬间,朱涯终于支撑不住,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“妈的,刘浪,老子先睡了,等下辈子还跟你是兄弟……”

        朱涯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,身体却越来越轻。

        就在朱涯倒地的刹那,那颗摔碎的脑袋突然动了一下,鲜血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般,汇集成一条条细流,一点点蠕动着流向唐小笛。

        正在不断啃噬唐小笛的那颗脑袋,突然也像是触电了一般,猛得一哆嗦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竟然只剩下了皮包着骨头。

        一颗硕大的脑袋,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禹布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大殿的门口,根本没有留意到朱涯跟唐小笛的情形。

        整个大殿之中,哭喊声震天,混乱嘈杂无比。

        大殿之外,数不清的魂魄慢慢聚拢了过来,不断撕咬着那些阻挡它们的人。

        刘浪站在不远处,看着这副情景,脸皮不禁抽搐了两下。

        惨!

        惨绝人寰!

        这副画面,跟炼狱又有什么区别?

        孔亚枫更是强逼着自己,直勾勾的盯着前方,嘴角轻轻的抽动:“地狱,也……不过如此吧?”

        魂潮如洪,势不可挡。

        哪里有人还敢阻挡?

        逃得逃,跑得跑,也不管会被禹布的百花飞头降所杀了。

        禹布看着门外的情景,也开始浑身战栗了起来,大声叫道:“好、好啊!哈哈,今天,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百花飞头降!”

        猛然间一把抓住自己的脑袋,禹布咆哮道:“这才是百花飞头降!”

        两手往外一扔,恐怖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      禹布竟然直接将自己的脑袋从脖子上提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那颗脑袋朝着大殿的门口猛得吐了一口血雾。

        血雾像是喷泉一般,瞬间飞了出去,一滴不剩的全部落到挤在门口的那些人身上。

        那些人像是瞬间触电了一般,纷纷停止了逃窜,将两只手抓住自己的脑袋,狼嚎般嗷嗷叫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魂潮不断,一直往前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挤在门中的数百人却没有再逃走,而是猛然间将两手往外一拽,生生将自己的脑袋拽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扑通扑通!

        一具具尸体跌倒在地,将大殿的门口堵得满满的,可是,那些脑袋却一颗颗的飞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漫天的脑袋飞舞,那场面,太过惊悚,太过壮观。

        站在远处的刘浪看到这副情景,不觉也惊呆了:这、这个禹布竟然把所有的教众都拿来了炼成了降头术?太他娘的丧心病狂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