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血饲念珠
  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血饲念珠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鬼秀才看到血蝠,终于也意识到自己碰到硬茬了,哪里还敢嚣张?

        哎,折扇碎就碎了吧,总比把小命搭上的强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躲在石居的身后,却是不敢再吭一声。

        玉妖脸皮更是抽搐了两下,白皙的脸上显出一丝犹豫。

        血蝠根本没理会鬼秀才跟石居,身影轻轻一动,下一秒直接出现在玉妖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玉妖,我们好久不见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玉妖一动也不动,本来想要攻击的姿势慢慢也放松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玉妖清楚的知道,自己的攻击在血蝠面前,不堪一击。

        “血蝠大人,不知您有何吩咐?”

        玉妖略一犹豫,恭恭敬敬的蹲下,成半跪的姿势。

        血蝠微微一笑,一步上前,弯腰抱起玉妖,将她往冰床上一扔,随即身影一闪,直接骑在了玉妖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他、他这是要干嘛?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彻底惊呆了。

        妈的,这架式,是要欺负自己的女神啊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让鬼秀才没想到的是,玉妖竟然连反抗都没敢反抗,但声音却冰冷了很多:“血蝠大人,我已认了别人作主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血蝠将眼一眯:“什么?你是说那个叫刘浪的人类?”

        玉妖咬了咬嘴唇:“对,我奉他为主人,这辈子绝不背叛。”

        血蝠不自觉的一颤,哈哈大笑一声,忽然间一伸手,啪的一下重重抽了玉妖一耳光,怒声道:“好、真好啊,哈哈,好个主人!”

        血蝠身体没动,一把抓住玉妖的脖子,直接从自己的胯下把她拽了出来,跟扔垃圾一般随手将她扔到一边,冷声道:“玉妖,那我且问你,你的主人在哪儿?”

    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玉妖慢慢从蓝湖上爬了起来,再次来到血蝠面前,低声道:“主人他有事,暂时不在这里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,好个人类小子!”

        血蝠冷笑一声,缓缓从在冰床边上,“我今天是来传达黑妃大人的话,转告那个小子,煞妖幻镜并没有消失,而是被人刻意隐藏了起来。”

        玉妖半跪在血蝠面前,浑身战栗,突然听到血蝠的话,不禁一愣:“什么?煞妖幻镜并没有消失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如果他有胆量,我倒想试试,看他究竟有什么本事,成为你的主人!”

        血蝠眼中划过一丝阴戾,身影一闪,眨眼间出现在鬼秀才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一愣,惊恐的看着血蝠,顿时犹如木雕,却是不敢动一下。

        血蝠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毒,看着鬼秀才问道:“你是鬼?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  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他是主人的朋友。”

        玉妖站起身来,回答道。

        “朋友?”血蝠瞟了鬼秀才一眼,看着石居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怎么,两只妖将竟然同时占据着这片蓝湖?哼哼,还真是有趣的紧呢。”

        妖将之间自来都有地盘划分,一块区域之内只能容纳一只妖将。

        这就跟一山不容二虎一般。

        除非像黑妃那样,能够完全驾驭妖将,否则的话妖将之间是不可能同时占据同一片领地的。

        石居本来就没有那么多弯弯绕,看着血蝠脸上阴睛不定,憨憨的说道:“你也是妖将!”

        “去死!”

        血蝠突然一扬手,一道血光瞬间割破了石居的喉咙。

        霎时间,石居错愕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,根本没料到会有如此异状。

        玉妖更是目瞪口呆,没想到血蝠竟然如此狠毒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彻底吓傻了,连动都不敢动。

        血蝠哈哈大笑一声,“这样就可以了,哼,只有妖帅的手下才配有二个以上的妖将存在,除此之外,绝不允许!”

        血蝠说完,身影一闪,已消失在蓝湖之上。

        扑通。

        石居的身体重重跌在冰床之上,脑袋往旁边一滚,歪倒在一边,显出了本体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“大章鱼,你、你就这么死了?”

        老半天,鬼秀才才终于反应过来,趴在石居的身上,大声痛哭了起来,连连擦着鼻涕,恶狠狠的叫骂道:“报仇,一定要报仇!让刘兄弟帮大章鱼报仇!”

        相处了这么长时间,鬼秀才跟这个憨厚的大章鱼怪,早已有了感情。

        此时事发突然,根本没有半点儿反应。

        玉妖更是呆立当场,心中却是暗暗蠢动:这明显是在向主人示威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大声吼道:“我要去找刘兄弟,给大章鱼报仇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化成一阵阴风,直接飘向蓝湖之外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神曜岛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三人穿过密林,来到神曜山脚下,看着整座山,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        “孔师兄,禹布就在这里面?”

        孔亚枫点了点头:“里面机关重重,暗道很多,虽然能确定禹布就在里面,可根本不可能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微微一笑:“好,那我们就等等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等?”

        孔亚枫略一迟疑,问道:“刘兄弟,要不,我让鬼婴进去查探一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摆了摆手道:“不用,既然这里机关很多,你可以让鬼婴前去试探一下,将所有藏在暗处的隐患尽量挖出来。”

        孔亚枫虽然不知道刘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可见他接二连三的取胜,心中的那点质疑也一点点消散,轻轻点头道:“好,全凭刘兄弟吩咐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将手一挥,大声喊道:“孩儿们,去!”

        那些鬼婴将蛊蛇吃了个干净,浑身散发着一股使不完的力气,吱吱叫着,一个个钻进了地里,眨眼间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不大一会儿,在离刘浪他们几百米远的山脚下,一阵阵混乱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鬼婴,有鬼婴!”

        “快,快杀掉!”

        “快去禀告教主!”

        “可恶,肯定是孔亚枫那个叛徒!”

        咒骂声此起彼伏,咔嚓咔嚓树木断裂的声音连绵不绝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了花生一眼,轻轻点了点头道:“花生,把那些家伙全部杀死,一个不剩!”

        刘浪的眼中杀气凛然,颇有种王者居高临下的压迫感。

        孔亚枫看着刘浪的样子,不禁一愣,嘴角一哆嗦:“刘兄弟,要不要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,花生足矣。”

        对付这些小虾米,一个花生当然足够了。

        而且,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,刘浪也发现,花生的须弥八骨念珠虽然为佛家之物,但却极为嗜血。

        每次杀戮越重,八骨念珠的威力就会越强。

        虽然花生只顾一味使用,还没感觉出来,可刘浪却已清楚的感受得出,这须弥八骨念珠,必须以血为饲,才能真正发挥效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