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血蝠大人
  •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血蝠大人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直接击杀禹布,就是想要禹布给自己带路。

        等孔亚枫跟花生将围困自己的养蛊人跟蛊蛇全部解决掉后,整个密林之中已是一片狼籍。

        密林中血光淋淋,残树四歪,横七竖八。

        孔亚机一脸惊异的盯着眼前的一切,忽然间咽了一口唾沫,目光跟着一闪,将手一招,叫道:“快,孩儿们,去把这些蛊蛇全部吃掉。”

        人肉是好东西,而这些蛊蛇更是好东西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在刘浪三人的周围,竟然密密麻麻的窜出来数十只鬼婴。

        那些鬼婴大的半米多高,小的只有巴掌大小,主要以黑色跟红色为主。

        稍微厉害的鬼婴皮肤呈现出红色,而刚刚炼化的鬼婴大都是黑色。

        鬼婴窜出来,就跟恶极了的野狼一般,疯狂撕咬着那些蛊蛇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场面显得又恶心又混乱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地下,滴天髓所在的蓝湖。

        蓝湖之上搭建了三张由滴天髓构建的冰床。

        最大的一张冰床在蓝湖的最中央,上面一片冰蓝,躺着一位绝色美女。

        美女惬意的躺在大床上,浑身散发出一股妖异的气息,四肢不断的蠕动曲伸,似乎在有节奏的吐纳。

        而在蓝湖的最边上,两张小很多的蓝冰床,紧紧挨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其中一张上面歪坐着一个傻乎乎的大汉。

        另一张,上面躺着一个书生。

        书生目不斜视的盯着蓝湖中央:“喂,我说石居,你天天看着这么个大美妖,就没有半丝冲动吗?”

        大汉瞟了书生一眼,翻了翻白眼,扑通一声仰面躺在了大床上,咕噜咕噜的嘀咕道:“鬼秀才,你有本事打个主意试试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试试?嘿嘿,这有啥好试的?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撇了撇嘴,咕咚咽了一口唾沫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活了几百年,按说见过的美女也不少了,可哪里见过女妖啊?

        这种感觉,这种滋味,绝对不一样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不禁有些蠢蠢欲动。

        自从上次刘浪离开之后,鬼秀才就在这片蓝色冰湖上住了下来,除了修行之外,两只眼睛就一直盯着冰蛙玉妖,越看越垂涎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别看是个书生,可花花肠子却不少,否则也不会把慕娇娃困在自己的水府折磨了这么多年。

        看着章鱼怪石居又打起了呼噜,鬼秀才终于忍耐不住,缓缓从冰床上坐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试试!

        哼,一只冰蛙有什么了不起的吗?而且,看她的样子,似乎现在正在修炼,走近点儿看看没有什么问题吧?

        鬼秀才终于按捺不住,身影轻轻一动,若隐若显的身影朝着蓝湖中央的玉妖飘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一百步,五十步,十步……

        玉妖一直保持着仰躺的姿势,对鬼秀才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不禁越来越大胆,慢慢飘到了玉妖的面前,静静的欣赏着玉妖完美的躯体。

        如果玉妖真的放在人类之中,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儿。

        高耸的胸脯,绝美的脸蛋,诱人的身材……

        鬼秀才突然发现,自己这几百年白活了,那颗早已沉寂的心脏不安分的扑通扑通跳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摸摸,她只是一只冰蛙,摸一下应该没事的。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色胆包天,慢慢伸出手来,触碰到了玉妖洁白如玉的手上。

        玉妖依旧没有反应,像是根本没有感觉一般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胆子愈发大了起来,猛然间一把抓住玉妖的手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就在此时,异变陡升。

        玉妖猛得睁开眼睛,朱红的嘴唇轻轻一动。

        一张嘴,一道冰凌瞬间疾射而出,噗的一声,正中鬼秀才的肩膀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!”

        一声惨叫,鬼秀才的身影立刻倒飞了数十步,一只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肩膀,脸上满是惊恐之色。

        玉妖缓缓坐了起来,面带微笑,身影一闪,已到了鬼秀才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陆惊风,你想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痛得脸皮发紫,战战兢兢的说道:“没、没什么,只、只是看看你睡着了没有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如果我没睡着呢?”

        玉妖玩味的问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只觉自己浑身一颤,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,还没开口,却见玉妖已将脸凑上前来。

        刹那间,鬼秀才的鼻子尖离玉妖不过一指的距离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突然感觉心如鹿撞,惊慌失措的盯着玉妖,却又舍不得离得更远。

        玉妖咯咯一笑,猛然间将脑袋收了回来,“陆惊风,如果在碰到主人之前,我或许有兴趣尝尝鬼的滋味,可是,如今……”

        玉妖正想戏耍一番鬼秀才,突然收住声,扭头看向蓝湖外的那条洞道,冷声道:“快,去通知那头死章鱼,有人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一愣,看了玉妖一眼,见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,一把将胳膊上的冰凌拔了出来,飞速的朝着湖边飘去。

        一巴掌拍到了章鱼怪石居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石居嗖的一下坐了起来,慌乱的叫道:“谁、谁打我?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玉妖,好久不见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洞道之外,一道声音由远而及。

        眨眼间,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在蓝湖的边上。

        那个身影披着一件红色的斗篷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味。

        玉妖一看到那个身影,不觉浑身一颤,惊声道:“你、你是血蝠大人?”

        “血蝠?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古怪的看了玉妖一眼,见她如此惊慌,不禁有些好奇,心中醋意横生:难道,玉妖跟这个所谓的血蝠有什么奸情吗?”

        这么一想,鬼秀才便呆不住了,往前一飘,指着来人叫道:“喂,是你叫血蝠吗?这里不是你的领地,你来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将手中的折扇往外一抛。

        折扇直接飞旋而起,朝着血蝠飞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血蝠连动都没动,只是瞟了鬼秀才一眼,冷哼一声,“找死!”

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    像是有什么东西撞到了折扇上一般,那把折扇瞬间碎成了粉末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彻底愣住了。

        这把折扇跟着自己几百年了,比钢铁还要硬,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被人击碎?

        这、这家伙怎么感觉比刘浪那个变态还要猛?

        鬼秀才不敢再往前,而是悄悄退到了石居旁边,压低声音怂恿道:“大章鱼,去、去帮我出气。”

        石居歪着脑袋看了鬼秀才一眼,摇了摇头:“他是黑妃大人身边的三大鬼将之一,我、我不敢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黑妃……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顿时寒意凛然,却也不敢再吭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