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始料未及
  •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始料未及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中的震撼不比尸狗少多少。

        刘浪甚至根本不知道究竟什么是阴阳之体。

        之前虽然听山精解释过,可刘浪也只是一知半解。

        看着尸狗终于彻底消失了,刘浪再也支撑不住,身体一歪,双腿一软,扑通一声跌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花生跟山精见此,不禁大惊,尖声叫道:“师父,你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鬼父,你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挤出一丝微笑道:“没事,刚才尸狗体内的阴力太盛,如今我根本承受不了,必须尽快消化掉,你们帮我把风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跟山精相互对视了一眼,都点了点头,答应道:“是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往前,山精往后,把守在前后两条路上,以防再有任何危险出现。

        刘浪盘膝而坐,慢慢内视到自己的丹田之中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鬼气跟真气已安静了很多,而那原本只有芝麻粒大小的小晶体却足足大了一圈,竟然有黄豆粒般大小了。

        只是,此时两股气纠缠在一起,显得极其不稳,表面依旧浮现着一黑一白两股气体,根本不是实质,似乎隐隐又有相互吞噬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敢大意,慢慢调息着二气的轮转,一点点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变化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在刘浪不断的领悟中,刘浪似乎也窥出一丝端倪。

        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,八卦幻化万物。

        气分阴阳,相互制约,又相互平衡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所练的鬼王诀与十重山,前者的根本是为阴气,而后者的根本是为阳气。

        两气在刘浪体内不断磨合,竟然慢慢生出了一丝微妙的平衡。

        而这种平衡之下,总有一股气想要占据上风。

        正因如此,其中一股气一旦得到机会,就会给自己补充。

        但是,因为平衡的存在,其中一股气变强,而另一股气也会相应的变强,如此往复,生生不息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如今二气都还太弱小,而尸狗在影无垢中虽然只能算是中下水平,但却也非如今的刘浪所能承受的。

        危机关头,二气自发之下想要保护刘浪,没想到,正好激发了阴阳之理,疯狂的将尸狗体内的阴气吸了个干净。

        尸狗万万没想到,自己偷袭不成,反而成了牺牲品。

        吸收了尸狗的阴气之后,刘浪发现,自己竟然也具备了尸狗的力量:招魂。

        只要是在附近百里内的魂魄,都可招来为已所用。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,却也有些无可奈何。

        这种本事相对于鬼王诀跟十重山,却依旧显得单薄。

        但是,看鬼气与真气相互胶着的样子,似乎根本没有释放出两种法术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许久之后,好不容易调息好,刘浪这才缓缓睁开眼睛,轻轻一笑,自我安慰道:“如果真能将鬼王诀跟十重山融合在一起,我会不会跟吸星**一般,吸尽天下武功为已所用,那样岂不是牛的一比?”

        可是,刚有这种想法,立刻又被自己否认了。

        丹田之中的承受能力只在一定的限度之内,刚才幸亏只是吸收了尸狗的阴气,恐怕再多那怕一丝,身体就会爆裂,彻底死得连渣渣都剩不下了。

        “哎……天下事,终究没有十全十美的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,希冀中也带了一丝遗憾。

        抬头看了看花生跟山精。

        两个小家伙虽然没说话,却不停的比划着,中间虽然隔着刘浪,却依旧张牙舞爪,似乎对彼此是一百个不服。

        刘浪站起来,舒展了一下筋骨,感觉自己没什么大碍了,冲着他们招了招手,笑道:“行了,赶紧走吧,虽然有猪牙跟孔亚枫俩人联手,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我们快点去追。如果你们不服对方的话,回头这边事情了了,有的是机会让你们切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花生跟山精异口同声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无奈的摇了摇头,再次疾速朝着前跑去。

        吸纳了尸狗的阴气之后,刘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盈了很多,虽然不能说来无影去无踪,但速度却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。

        花生跟山精跟在后面,不觉有些吃力。

        不知跑了多长时间,却一直没有看到朱涯跟孔亚枫的影子。

        而整个条通巫大道里面的水流也越来越多,甚至占据了整条通道的一半。

        有水的阻挡,速度明显减缓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刘浪正想着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一抬头,却发现不远处的水面上竟然漂浮着一个人影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眉头一皱,连跑带游冲了过去,抓住那个人一看,顿时吃了一惊:“孔师兄?”

        漂浮着的那个人竟然是孔亚枫。

        刘浪四处环顾了一圈,却并没有发现朱涯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连忙低头看了看孔亚枫,却见他的胸口一道巨大的伤疤。

        伤疤被水浸泡着,明显已经浮肿了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一个小小的冷羽难道都对付不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下惊骇,连忙将孔亚枫拖到一边,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,发现他还有呼吸。

        刘浪如今医诀虽然并不高明,可对于这种外伤却也难不住。

        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将孔亚枫的伤口处理好后,终于也把孔亚枫弄醒了。

        孔亚枫醒过来,立刻尖声叫道:“杀!禹布,我、我要杀了你!掌门师兄,快、快,你快走!带着圣女快走!”

        两只手慌乱的朝着刘浪抓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把抓住孔亚枫,大声喝止道:“孔师兄,是我,刘浪!”

        孔亚枫怔了好长时间,这才看清是刘浪,顿时抽泣不已,跟孩子般哭了起来:“刘兄弟,快、快去救救掌门师兄,他、他们被抓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被抓走了?被谁?冷羽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惊,心中顿时有种不详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如果朱涯有个三长两短,那自己这辈子都得活在愧疚之中。

        朱涯不是别人,坚决不能死!

        刘浪一咬牙,沉声问道:“孔师兄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快点告诉我!”

        孔亚枫因为失血过多,面色有些惨白,张了张嘴,哽咽道:“没、没想到,我根本没想到,禹布竟然亲自出来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禹布?南洋巫教的教主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中一颤,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