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莫名其妙的鬼父
  •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莫名其妙的鬼父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看着大石朝着自己飞了过来,立刻举起仙人斩,低喝一声:“开!”

        “咔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        那块大石头瞬间碎成了数块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与此同时,整座山像是地震了一般,竟然隆隆的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眉头一皱,不禁暗惊不已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?再不出来我把你这座山给铲平了!”

        隐约之中,一道只有半米多高的身影忽然间在刘浪面前一闪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眼疾手快,将仙人斩朝前一劈。

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    像是斩在了铁皮上一般,竟然没有把那个东西斩断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一块黑色的石头骨碌一声滚在刘浪不远处。

        本来震颤的山体也在瞬间停止了晃动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快步往前,用仙人斩一把抵住那块石头状的东西,厉声喝道:“你是什么鬼?”

        石头跟个西瓜差不多大,通体黝黑,上面隐隐生出了两只小眼睛。

        那两只眼睛看着刘浪的仙人斩,不觉有些惊恐,不停的转来转去,似乎在思量着逃脱之法。

        更让刘浪感到惊奇的是,那块黑色石头的表面,一道清晰的砍痕。

        那道痕迹,明显是刚刚用仙人斩砍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这么硬?

        仙人斩比无邪鞭还要坚硬,势如摧骨,就算是钻石恐怕也会斩成两半,怎么可能连这块怪石都没斩断?

        心中一动,那块石头竟然骨碌一滚,就势就要钻到地下。

        这次再跑了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抓住。

        刘浪借势往前一踢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一脚踢到了怪石之上。

        那块怪石竟然像是团在一起的刺猬一般,猛得打了一个哆嗦。

        刘浪只感觉自己体内的鬼气与真气再次流转了起来,像是在一瞬间将怪石体内的东西吸进了体内。

        我靠,怎么个情况?

        刘浪也搞不清状况,立刻缩回脚,弯腰将仙人斩逼近怪石头,再次威胁道:“再动,我把你劈成两半!”

        怪石两只眼睛嘀哩咕噜乱转,惊恐的盯着刘浪,眼睛下面竟然微微一动,露出一个口状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那张嘴一开一合,颤声叫道:“我、我要报仇,他们让我没有栖身之所,我要吸取他们的魂魄才能活下去。”

        一开口,竟然是一个带着委屈的童声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:“什么意思?你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        怪石又抖了抖,慢慢伸出了双手双脚,生出了四肢。

        除了浑身依旧漆黑之外,倒跟着婴儿差不多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眉头一紧,看着一块石头跟变形金刚一般,不禁一愣:“你、你究竟是什么东西?是你将那些村民杀死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你、你是阴阳之体,鬼父,但、但他们要害我,你、你不但不帮我,竟然还要杀我?”

        那模样,却是委屈之极,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孩跟家长哭诉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一头雾水:“什么鬼父?你、你把话说清楚。”

        小孩虽然通体黝黑,跟一块黑炭差不多,但表情却极其丰富,哭丧着脸道:“天地万物起于阴阳,阴阳生二气,是为鬼气与真气,但凡容纳鬼气与真气的就是我们的鬼父。哼,你、你根本不配做鬼父。”

        小孩愈发委屈。

        对于阴阳二气,刘浪却也知道。

        经过一定的淬炼,阴气可生成鬼气,而阳气可生成真气,这倒也没什么奇怪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直对自己体内这两种气息相互纠缠在一起感到奇怪,尤其是从地下醒来之后,不但鬼王诀跟十重山使不出来,更有甚者,二气似乎已合为一体,隐显八卦之形。

        对于这种改变,刘浪更是一知半解。

        此时见小黑孩竟然称自己为鬼父,又一语道破了自己丹田之中的玄机,不禁大为震惊。

        直了直身子,装出一副大人模样,刘浪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好,那、那既然你叫我鬼父,我可以不伤害你,但你也不能跑,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小黑孩点了点头:“可以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慢慢将仙人斩收起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小黑孩果然没跑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下一喜,见小黑孩心智并不高,便跟哄小孩一般说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    小黑孩歪着脑袋想了想,“我不知道,但是,很多山里的妖怪都叫我山精。”

        “山精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对于山精,就算刘浪再孤陋寡闻,可也听说过一丝半点儿。

        山精可比普通的妖怪要厉害多了,是整座山吸取日月精华,凝结出一丝灵性汇集而成。

        这东西其实跟妖精也差不多,尤其是跟东北经常出现的人参娃娃也差不多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人参娃娃属于木精,而这种山精却属于土系。

        想起在高老头家那突然冒出的大手,刘浪不禁一阵恍然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是山精的话,操控着沙土倒也是极为容易。

        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刘浪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碰到一只山精,而且这只山精出口就叫自己鬼父。

        我靠,能把这只山精收为干儿子,那绝对爽爆了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脑海中不断思索着,沉声问道:“好,你叫山精,那我问你,村里那些人是不是你害死的?”

        山精一脸的无所谓,梗着小脖子叫道:“是我害死的,他们开山碎石,把我的山根打断,让我不能继续修炼,不能再汲取天地间的灵气,我想要活下去,必须要吃掉他们的魂魄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山、山根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抬起头来,看着山腹之中那块被炸药炸开的空洞,似乎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        “额……那你不吸魂魄不行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有些为难。

        如果照此看来,高老庄的人似乎真的做错在先,而且如今那些人都已死了,想救也救回来了。

        肯定是他们对鬼神没有任何敬畏之心,随意开采,没想到竟然惹了山精。

        山精嘟着小嘴想了想:“我不知道,不吸魂魄我也可以活下去,但要跟着鬼父,鬼父身上的阴阳二气可以不断调和我的身体,让我能够吸收天地间的灵气。”

        山精说得一本正经,露出了一脸期待的眼神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头一动,不禁大喜。

        虽然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鬼父,但能带着这么个牛逼的山精,绝对赚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,“这样啊……可以倒是可以,但你必须要听话,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知道,鬼父,我有个好东西给你看,你跟着我来。”

        山精欢呼雀跃,刚想上前拉刘浪,似乎又怕触碰到刘浪,连忙收回手,朝着刘浪不断摆手道:“鬼父,你、你跟我来嘛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