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学鬼手刀法
  •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学鬼手刀法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征询的看了韩晓琪一眼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咬了咬牙,突然说道:“杜大哥,不瞒你说,这个屋子里,还有我的好朋友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朋友?谁?”

        杜仲虽然看着刘浪说话古里古怪,可听到刘浪亲口承认,还是有些惊慌。

        既然看不到,杜仲又不是傻子,当然明白刘浪口中的朋友是什么。

        根本不可能是人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杜仲毕竟也经历过一些鬼事,短暂的惊恐之后,很快就恢复了镇定,挤出一丝微笑道:“刘兄弟,既然是你朋友,那自然也是我杜仲的朋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好,晓琪,那你出来见见杜大哥吧。”

        呼……

        阴风一起,韩晓琪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杜仲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杜仲一怔,连退了好几步,后背抵在门上,颤声道:“敢、敢问小姐怎么称呼?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微微一笑:“我叫韩晓琪。”

        “吁……”

        杜仲见韩晓琪谦谦有礼的模样,不禁长出了一口气,问道:“刘兄弟,你不会是想让她来学习鬼手刀法吧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点头笑道:“正有此意,而且,如果你感觉她不合适,大可以不必教她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做出一个请的手势。

        刘浪自然也明白,这鬼手刀法是杜家秘法,如果不到万不得一根本不会外传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如果传人有误,难免也会愧对于杜家的列祖列宗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刘浪的意思也很明显:你可以试试教给韩晓琪,如果她真能学就教,如果不能学,我们也不强求。只是如今要救杜老爷子,实在想不出其它办法而已。

        杜仲自然明白了刘浪的意思,挺了挺腰板,严肃的问道:“韩小姐,还请杜某冒昧了。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微微点头:“杜大哥请。”

        杜仲问道:“人有八穴,可通八脉,分别会合于身体的各个部位,那请问韩小姐,这公孙穴属什么脉什么经,又会合于何处?”

        中医自来讲究奇经八脉之说,而鬼手刀法就将身体的各个经脉以诡异的手法进行疏通,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。

        如果连基本的经脉之理都不通的话,自然也不配使这鬼手刀法。

        鬼手刀法,并非真的是鬼手,而是一种极高的赞誉,形容这种刀法犹如鬼手在操控,鬼魅无比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见杜仲问起,微微点头,不急不缓的答道:“公孙属足太阴,通冲脉,合于心胸之中。”

        杜仲闻言,却是轻轻点头,又继续问道:“那足三阴经又包括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足太阴脾经,足阙阴肝经,足少阴肾经。”

        “照海通向哪里?”

        “阴跷。”

        “后溪?”

        “督脉。”

        二人一问一答,听得刘浪不禁迷惑不已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直以为自己有医诀在身,那定然也牛逼,可此时发现,中医甚至巫医之博大精深远比修行还要复杂。

        修行的过程需要耐性与悟性,而巫医之术却更需要坚韧不拔的心智,这种东西不是普通人所能理解的。

        至少在听到二人一些根本听不懂的话后,刘浪暗暗下了一个决定,以后将鬼王诀的那半部医诀传授给韩晓琪。

        这半部医诀,在自己手里,肯定发挥不出最大的效果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如果能在韩晓琪的手里,其意义绝非寻常。

        终于,杜仲额头上开始冒汗,不但连连点头,脸上的赞许钦佩之意也愈加明显。

        “韩小姐,杜某自恃对中医之道了解甚多,今日一见,才知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就凭韩小姐的中医之道,学这鬼手刀法绰绰有余,就算父亲知道了,定然也不会怪我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听到杜仲这么说,不禁哈哈大笑道:“好啊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转身朝着门外走去。

        杜仲一愣:“刘兄弟,您不必出去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鬼手刀法为不传之秘,我也自认为没那个本事可以学得,干脆出去转转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脚步不停,出了办公室,将门关上,正看到走廊的躺椅上坐着的尚化眉。

        刚才心思全在杜山的身上,一时倒忘了尚化眉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快走两步来到尚化眉的面前,刘浪低头看了她怀中的唐小笛一眼,声音也缓和了很多:“小笛怎么样了?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满眼的感激之色,早已是泪流满面,哽咽道:“好、好点了,刘、刘浪,谢谢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已低下头,抱着唐小笛哭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最见不得女人哭了,本来还不待见尚化眉,可一看到她哭,又没来由的一阵心软,声音也柔和了很多:“行了,没事就好,你快带着小笛回家吧。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使劲摇着头,沙哑道:“不,我不能走,我、我要是回去了,万一小笛再出问题怎么办?我、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完全是个娇柔无助的女人模样。

        “哎……!”

        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,一时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唐小笛的手突然动了一下,声音细微的传了出来:“妈,疼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一怔,连忙扶起唐小笛,问道:“小笛,哪里、哪里疼?快、快跟妈说,妈让医生帮你看看。”

        唐小笛缓缓的睁开眼睛,然后伸出手来,抓住自己的脖子,痛苦的说道:“妈,我的脖子,又痒又疼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唐小笛使劲抓住脖子上一块破碎的皮肉,用力一撕,竟然直接揭下来一大块。

        尚化眉登时吓傻了,大叫道:“小笛,你、你干嘛?”

        可是,已经晚了。

        唐小笛抓住揭下来的那块皮,怔怔的盯着发呆,喃喃说道:“妈,这上面有东西,就是它们想要把我的皮肉吃掉。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看着那块血淋淋的皮肉,一时竟然不知如何是好,过了好半天,才颤声道:“小笛,别、别胡说,哪里有什么东西?”

        那块被揭下来的皮肉的确没有什么东西,不过是些皮肉而已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如今目力非常,却一眼就能看到,上面正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那些肉眼难见的小虫子。

        小虫子跟血肉混杂在一起,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看到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唐小笛竟然也能看到那些小虫子,不禁一怔,心中暗道:“这唐小笛好像不一般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