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怪病
  •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怪病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些什么,鬼婆婆突然大声叫道:“君宝,你、你不是说过不伤害晓琪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嘟……”

    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了忙音。

        鬼婆婆看着都快成为老古董的电话,呆呆的发着愣,好半天才长长叹了一口气:“难道,我这么做真的错了吗?可是,我是为了晓琪跟韩家着想的啊。”

        忽然间又像是记起了什么,鬼婆婆突然又有些惊恐:“不对,刘浪是这一切的变数。他的身体,竟然可以自发的吸收鬼气,这、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啊。”

        鬼婆婆边想着,不禁愈发的忐忑,在阴阳医馆里面转来转去,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一时竟然想不出任何好点儿的主意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刘浪离开阴阳医馆后,并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打了一个转,让赵二胆开着车,直奔仁和中医馆。

        之前刘浪曾在东北的时候,碰到过杜仲,后来认识了杜仲的老头子杜山。

        这杜山虽然对鬼魅的了解抵不上鬼婆婆,但毕竟也是少有的老中医,而且懂得用鬼魅之物来治活人的病。

    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仁和中医馆和阴阳医馆曾经约定了一场比试。

        三个月的时间,如今也仅仅只剩下不到一个月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刘浪想去仁和中医馆看看,顺便求一点儿经,看看那个杜山老头能不能给自己一点儿建议。

        来到仁和中医馆后,中医馆内的人依旧爆棚,较之前几乎到了人满为患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刘浪根本没有想到,如今中医竟然可以发展到比西医还要火爆,而且看这架式,很多都是穿着非常讲究,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人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挤进了中医馆,刘浪拉住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工问道:“请问杜山在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杜山?”

        那个护工抬头看了刘浪一眼,显然不知道刘浪说的是谁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眉头一紧,意识到护工可能根本不知道杜山的名字,连忙改口问道:“对了,我想问一下,你们中医馆的馆长在吗?”

        “馆长?你找我们馆长干嘛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看病。”

        护工闻言,上下打量了刘浪两眼,看着刘浪穿着朴素,不像是有钱有势的人,顿时满脸的不耐烦的摆手道:“去去去,外面挂号排队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护工扭头就朝着人群中钻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那个护工刚扎进人群,立刻堆起了笑脸,谄媚的朝着面前一人点头哈腰道:“杜少爷,这、这里人这么多,您、您怎么来了啊?”

        来人正是杜仲。

        当初杜仲志愿成为一位优秀的影视演员,可没想到,却在东北碰到了刘浪,还差点儿葬送了性命。

        回来之后,杜仲知道父亲杜山疼爱自己,只是杜山表达的方式不一样而已。

        从那时,杜仲便痛下决心,想要继承仁和中医馆。

        这段时间,杜仲几乎整日整夜的泡在中医馆里,真可以称得上废寝忘食了。

        今天杜仲看着人多,而外面的门诊医生又忙不过来,刚想出来帮忙,结果看到刘浪也挤进了人群。

        朝着护工点了点头,杜仲急走两步,远远就朝着刘浪朝手道:“刘浪,刘浪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也看到了杜仲,也招了招手。

        很快,杜仲走到刘浪面前,兴奋的握住刘浪的手,“刘浪,你、你怎么突然来了?也不打个招呼,我好专门来迎接啊。”

        看着杜仲对刘浪热情的样子,那个护工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凑到刘浪面前,讨好的问道:“对了,这位先生,您刚才是要找我们中医馆的馆长吗?这位就是我们馆长的公子呢。”

        看着护工眨眼间跟换了个人似的,刘浪不觉心生厌恶,看了护工一眼问道:“怎么?你刚才不是不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这位先生您见笑了,刚才人太多,我、我只是没有听明白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那你可以滚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刘浪如今的经历早已超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,根本无心跟护工计较这些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,护工听到刘浪的话,反而一愣,眨着眼睛,故作无知的问道:“这位先生,您刚才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杜仲显然看出了刘浪的不满,将脸一拉,对着护工冷声道:“小王,这位是我们中医馆的朋友,如果下次看到,第一时间通知我,或者通知我爹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    护工闻言,老半天没反应过来,根本没料到其貌不扬的刘浪,竟然真的认识馆长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刘浪已跟杜仲进了办公室。

        杜仲听明白了刘浪的来意,直接带着他去找到了杜山。

        看到杜山的时候,刘浪还是吓了一大跳。

        那个本来精瘦的老头,此时完全变了样,不但身体肥胖,而且体型也变得宽大了很多,身体轻微一动,整个人身上的肌肉都会抖动两下。

        杜山看起来,少说也得四百多斤。

        “杜老爷子,您、您这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时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,杜仲却是唉声叹气的低声解释道:“刘浪,你不知道,这段时间整个燕京城很多人都得了一种怪病。父亲为了找到治病的方法,便以身试药,结果,就成了这副模样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不禁有些恍然,忙问道:“外面那些人都是来看这种病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父亲试了很多种药,如今只能延缓,但不能根治。关键是其它医院束手无策,所以才来了这么多人。”

        杜山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,整个身体将椅子塞得满满的,稍微一动,额头上就滚下豆大的汗珠,连说话都气喘吁吁。

        杜山听到刘浪的话后,也微微点了点头:“刘浪,你来的正好,快帮我想想办法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。”

        看着杜山一脸焦急的样子,刘浪不禁有些疑惑:“究竟是什么病把你弄成这样?”

        杜仲刚想开口,杜山却是制止道:“仲儿,我来跟刘浪解释,你先去忙吧。”

        杜仲本来还想跟刘浪多聊聊,见杜山似乎不想让自己在这里待着,只好点了点头:“行,那我先出去了,有什么事再叫我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转身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