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破坏水府的妖怪
  •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破坏水府的妖怪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不过,看鬼秀才的样子,对方应该手段不凡,恐怕还真没那么容易对付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陆惊风一见刘浪答应了,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,一脸讨好道:“刘兄弟,我、我现在就带你去?”

    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说完,回身又准备了一些符纸,然后换了件比较破旧的衣服,这才带着游尸一起,跟着鬼秀才出了门。

        因为要下水,必须要准备几张辟水符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这次没有带小黑,在水下并不适合小黑行动。

        而且小黑自从吃了那些鬼目之后,似乎又要发生变化了,所以,刘浪直接让小黑待在家里,好好的休息。

        游尸一听有架可打,兴奋的嘴都快咧到脖子后面去了,晃着自己手里的惊魂棍,哇哇叫个不停:“大哥哥,太爽了,这几天可把阿良憋死了。”

        惊魂棍微微一颤,把鬼秀才吓得一哆嗦,不禁满眼的惊恐:“我靠,好厉害的惊魂棍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一愣:“怎么,你认识这根铁棍?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也是怔了怔,旋即摇了摇头:“嘿嘿,刘兄弟,我不认识,不过,感觉铁棍一动,我的魂魄就会发颤,所以才随口取了个名字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拍脑门,“哈哈,这名字不错呢。”

        随后指着惊魂棍对游尸说道:“阿良,你的铁棍有名字了,以后就叫惊魂棍,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还真是无巧不成书,鬼秀才随口一说,正是惊魂棍的名字。

        游尸哪里会不同意,傻乎乎的笑道:“好啊,听大哥哥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和游尸跟着鬼秀才一起,很快就来到了河边。

        河面的水比平时高出了很多。而且变得极其浑浊,站在岸边根本看清里面的状况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惊魂未定的看着河水,颤声道:“刘兄弟。那、那个东西很厉害,如果没有把握。我、我受点儿委屈也无所谓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使劲瞪了鬼秀才一眼,冷哼道:“行了,早怎么没见你这么说?哼,现在故意激我吗?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见自己被拆穿了,讪讪的笑了笑:“嘿嘿,刘兄弟,如果真打不过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“先看看再说!”

        刘浪给自己帖了张辟水符。直接跳下了水。

        游尸紧跟其后,手持惊魂棍也跟着下了水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拳头使劲一攥,骂骂咧咧道:“哼,死怪物,敢打破我的水府,老子今天请高人来了,看不把你给收拾了!”

        边嘀咕着,也跟着钻进了水里。

        水下四处弥漫着黑乎乎的墨黑色,一眼望去。可见度竟然连一米都不到。

        而且整片水面下的空间似乎之比前大了很多,像是有什么东西给重新开出来一般。

        我靠,看不清怎么打?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下一惊。却听到鬼秀才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:“刘兄弟,你抓着我,我带你进水府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没有其它的办法,只得点了点头,朝着游尸招了招手。

        游尸紧紧贴着刘浪,倒也没有落下分毫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轻车熟路,很快就潜到了水底,通过一条石洞之后,来到了水府之外。

        这里。浓墨的颜色已经散尽,取而代之的一片凌乱。

        破砖乱瓦。沟壑起伏,跟鬼秀才说得差不多。原本藏匿于水底的水府完全不见了踪影,一片狼籍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之前只顾着逃跑,根本没来得及看,此时看到水府变成这副样子,心痛得都快要炸开了,气急败坏的叫道:“刘兄弟,你看,你看啊!那个杀千刀的妖怪,竟然把我经营了百年的水府糟蹋成这副样子,以后……我、我陆惊风真就变成孤魂野鬼了。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气得脸色煞白,愈发像鬼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此时却冷静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刘浪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不禁高高皱起了眉头,脑海中也思索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的本事刘浪可是知道的,虽然他打不过自己,但也是修行了几百年的老鬼,一般人根本对付不了。

        更有甚者,这里是鬼秀才的老窝,里面被他设置了很多的机关,贸然闯入,恐怕就是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把握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眼前的情景却又容不得怀疑。

        对方不但把鬼秀才打得狼狈逃窜,还将这片水府拆得干干净净。

        这得多大的仇恨啊?

        刘浪有些搞不清状况,看了鬼秀才一眼:“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得罪人?”鬼秀才略一迟钝,连连摇头道:“拜托,刘兄弟,自从上次跟你从*楼回来之后,我就老老实实待在水府里面,等着跟你一起去地下看看,哪里有工夫得罪人啊?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刚说完,忽然又是一炸:“啊?不会吧,难道是双生阴煞?完了完了,如果比上次那只更大的话,那我们指定死定了。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有些犹豫了,眼神中闪过退缩之色。

        刘浪却摇了摇头:“不像,这里根本没有双生阴煞那种鬼气,而且,如果真是来报仇的话,怎么可能只破坏水府,连你都放走了呢?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闻言一怔,刘浪分析的没错,凭着对方的本事,如果不想放自己走,恐怕根本逃不掉,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还是……对方是想引更厉害的人来?

        鬼秀才突然感觉自己的鬼命被人攥在了手心,有些怕了,颤声道:“刘兄弟,要不,咱回去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回去?哼,来都来了,难道还让他白欺负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白了鬼秀才一眼,指着鬼秀才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鬼了,当初的嚣张劲儿去哪里了?哼,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,你还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。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被刘浪说得脸色涨红,低着头:“那、那一切全凭刘兄弟安排。”

        “百无一用一书生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叹了一口,轻轻摇了摇头,对游尸喊道:“阿良,你先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。”

        水府虽然破败,但站在外面依旧不能看清里面的情况,必须要先进去侦查一番。

        而且,刘浪来了这么长时间,里面竟然没有半点儿动静,着实让人心里不踏实。

        游尸听到刘浪的吩咐,点了点头,高大的身体提着惊魂棍,三步两步往上一窜,直接冲进了水府倒塌的墙体之内。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