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鬼气快出来了
  •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鬼气快出来了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燕京,花圈店。

        刘浪得了空,让小黑跟游尸看着店,自己坐在卧室的床上,将精神完全集中在自己的体内。

        丹田之中真气流转,汇集到一起,慢慢的围着那团鬼气不停的流动,既是滋养,又是相互吸收。

    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刘浪试图突破二重山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总感觉缺少点儿什么,隐隐已看到了三重山的踪迹,可想碰又碰不到,虚无飘渺。

        世间玄妙法,皆在如是观。

        刘浪整整试了两三个小时,见与三重山始终只隔着一层薄膜,索性收敛心神,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团封存的鬼气之上。

        鬼气表面的茧印似乎已薄弱了很多,有种想要释放出来的冲动。

        刘浪集中精力,不断的用真气去冲击,可是,每冲击一次,真气竟然有要将鬼气吞噬的迹象。

        又来……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极其无奈。

        如今真气明显已占据了上风,可以压制住鬼气,让鬼气不会扰乱自己的心神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鬼气放不出来,鬼王诀就根本无法发挥出真正的效用。

        鬼气表面的封印已非常虚弱,如果刘浪真想用真气去冲击,肯定可以冲开。

        可如果一旦重开,刘浪又担心真气会将鬼气吞噬。

        又试了几次,找不到更好的办法,刘浪又将最后一颗七尸蚀魂丸拿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上次去燕京之前没敢尝试,这一次,可以试试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阴火石拿了出来,跟七尸蚀魂丸放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“嗖!”

        刚刚接触,阴火石像是一头饿狼一般,里面的阴气猛然间充盈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。连一秒都不到。

        本来只是想试试,可是,这七尸蚀魂丸里面竟然真的有阴气?

        刘浪大惊。连忙握住阴火石,那些阴气立刻又源源不断的朝着体内流出。

        等将阴火石里的阴气全部吸收之后。刘浪再将阴火石与七尸蚀魂丸放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又是眨眼之间,阴火石内立刻充满了阴气。

        如此往复,刘浪尝试了十余次之后,七尸蚀魂丸的原本透亮的外表开始干瘪,像是裹着一层糖纸一般。

        而阴火石吸纳阴气的速度也终于减缓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就连刘浪体内那团鬼气也有种破茧而出的迹象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七尸蚀魂丸里为何有这么多阴气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心惊不已,忽然间记起马小帅曾也提过七尸蚀魂丸。

        马小帅当初也承认了,他的炼丹术就是继承了自己的母亲,也就是圣母的炼丹术。

        圣母。不就是谷幽兰吗?

        刘浪脑海中思绪飞转,不禁大喜过望:对啊,谷幽兰虽然死了,但魂魄还逗留在地下,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?

        刘浪本来想将七尸蚀魂丸吞下去,可看着它的表面已经干瘪,又用阴火尸试了几次,外面的薄膜完全剥落开来,露出了一粒花生米大小的内核。

        内核已没有了半丝阴气,但其中却散发出一种让刘浪极为熟悉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噬魂草?为什么这东西里面也有噬魂草?

        刘浪眉头皱得老高。心也跟着提到嗓子眼了。

        之前在*楼见过萧书娘给安可希喂的丹药里面就有一味噬魂草,可以让其忘掉自己的本性。

        怎么连七尸蚀魂丸里都有这种噬魂草?什么时候噬魂草变得这么平常了?

        还是……

        刘浪猛然间心下一颤抖:难道是有人刻意加了噬魂草,想让我忘记自己是谁?

        刘浪想到这里。顿时面露惊骇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恐怕七尸蚀魂丸的牵涉并不仅仅是龙虎山,而且与阴司还有什么瓜葛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敢再往下想,甚至有些理不清头绪。

        稍微一犹豫,还是拿了一个黑色塑料袋,里三层外三层将暴露出来的七尸蚀魂丸包了个严严实实。

        如果谷幽兰真懂得炼丹的话,待再去地下,一定要好好问问。

        收拾好七尸蚀魂丸后,刘浪连忙又调动了自己体内的阴气。不断剥离那团鬼气。

        “一点点,只差一点点了。”

        鬼气外面的茧已褪掉了大半。眼见就要冲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如果将鬼气释放出来,那这次再去地下,肯定会多一份胜算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惊喜不已,正想集中全力将最后的茧层拨开。

        突然,小黑汪汪一声狂吠,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在刘浪的门口响起。

        “刘兄弟,不、不好了,我的水府被毁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靠,就差最后一步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心神一乱,不禁破口大骂:“谁他娘的不长眼,这种时候打扰我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、我啊,鬼秀才陆惊风,刘兄弟,我的水府被毁了啊,快帮帮我吧。”

        外面陆惊风声音颤抖,听到刘浪的骂声,又是心里一惊,哆嗦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眉头一皱,看了看丹田之中的鬼气。

        还差一点儿了,再找个时间稍微一使劲,应该就能将鬼气完全释放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小黑汪汪叫个不停,游尸也跟着起哄:“大哥哥,鬼,一只鬼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没好气的吼道:“进来!”

        门嘎吱响了一声,鬼秀才一身狼狈的飘进了卧室,见到刘浪之后,扑通一声跪倒在刘浪面前:“刘兄弟,您、您一定要替我作主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作主?作哪门子主?鬼秀才,你他娘不老老实实待在水府里面,跑这儿干嘛?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陆惊风哭丧着脸:“刘兄弟,我也想待在水府里面啊,可不知哪里来了个怪物,不但将我的水府全部捣碎了,还差点儿要了我的小命,刘兄弟,替我报仇,替我报仇啊。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浑身的衣衫已碎得不成样子,头发散乱,连半点儿书生气也没有了。

        那个风度翩翩的秀才模样消失不见,此时看来,倒更像鬼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,随即嬉笑道:“什么怪物?还能把你鬼秀才弄成这么狼狈?”

        “刘兄弟啊,我哪儿里知道啊!我要是知道,还至于这么狼狈吗?我只看到一团黑影,甚至连人家的样子都没看到,就被打成这德性,哪里还敢多待?我再跑慢一点儿,恐怕连这条鬼命都没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鬼秀才唾沫横飞,可劲将自己往惨里说。

        刘浪冷哼一声,反而来了兴趣:“嘿嘿,好啊,反正下雨天打孩子,闲着也是闲着,走,带我看看去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这一两天应该就能回来了,与其在家闲着,倒不如找个厉害的对手过过招,肯定对自己的修炼也有好处。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正为无法突破的事烦忧,见有这种机会,哪里肯放过?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