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殡葬店怪老头
  •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殡葬店怪老头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花生看着谷幽兰,谷幽兰盯着花生,两只妖精如此对视了足足数十分钟。『言*情*首*发『可*乐*言*情*首*发()』【记住我们的网址手机版>

        花生不觉浑身一颤: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微微一笑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我既然已经死了,也无法堕入轮回,剩下的日子对我来说不过是漫无目的的等待,你说我想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花生感觉谷幽兰的目光不善,转身就要离开,可是,谷幽兰突然咯咯一笑,猛然间长袖一挥,像是一条狂舞的银蛇一般,嗖的一下飞了起来,瞬间将花生卷住。

        “小老鼠,虽然我的日子没有任何意义,可是,我也不想得罪地下那些老妖怪,别怪姐姐不客气喽。”

        长袖往回一收,花生径直钻进了谷幽兰的袖袍之中。

        “你放开我,你想要干嘛?快点放开我!”

        花生大叫着,可浑身哪里能动弹得了?

        谷幽兰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哎,我的任务就是守住这煞妖幻境,对不住啦小老鼠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着,目光灵动一闪,有些不舍的看了周围一眼,身体再次慢慢陷入煞妖幻境之中。

        再次出现时,谷幽兰又回到了全是水晶般的宫殿之中。

        说是水晶,倒跟冰雕更加贴切。

        整个宫殿虽然被称为宫殿,但并不算非常大,不过几百平而已,除了正中央一个大宝座而已,最多的便是冰棺。

        冰棺在宫殿的一角,围成一圈排列,足有十几个。

        其中一个,里面赫然躺着赵二胆。

        冰棺里的赵二胆瞪着眼睛,但浑身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,根本动弹不得。嘴巴不时一张一合,但传不出半点声音。

        赵二胆竟然还没死。

        一阵风轻轻一旋,谷幽兰再次坐在了宝座上。

        “哎……一个小老鼠。用太大的好像不合适呢。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又是一声轻叹息,扭头看了一眼冰棺中的赵二胆。微微一笑道:“二胆兄弟,你好厉害啊,竟然还没死。咯咯,今天我谷幽兰又给你带来了一个伙伴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长袖一甩,花生再次飞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周围的空气像是突然变冷了一般,一团团雪花状的东西朝着半空中的花生席卷而止。

        不大会儿工夫。花生竟然也被一个一米见方的小冰棺包裹在其中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,花生所在的冰棺重重落在了赵二胆的旁边。

        花生小眼睛滴溜溜转了转,一看到赵二胆,不禁又惊又喜,想说话,可又哪里能说得出来?

        花生这次来的目的不但要查探煞妖幻镜,自然还是为了寻找赵二胆跟千叶。

        看着赵二胆,花生当然非常惊喜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看着自己被一块冰包裹在其中,不禁又是一阵沮丧。心里暗暗祈祷着:师父啊,快来啊,再不来。花生又变成冻老鼠喽。

        仔细一看,这哪里是什么冰棺啊?只是一块冰块而已,无论是花生还是赵二胆,周围全部冰块般的东西压得严严实实,怎么可能动得了?

        谷幽兰微微一笑,拖着洁白的长裙,缓步走到另一处冰棺面前,抚摸着冰棺,嘴角划过一丝悠深的微笑。像是在回忆,又像是带着不屑。

        “问世间情为何物。直叫人生死相许……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自言自语的说着,静静的看着里面的那个人。

        里面。躺着早已经死掉的马有才。

        “哎,留着你,也许只是徒留伤感罢了。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自言自语说着,忽然间双目一瞪,两只手朝着冰棺重重拍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咔嚓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,冰棺碎裂,马有才的尸体竟然诡异的也开始慢慢碎裂,与碎冰融合在一起,化成了碎冰。

        谷幽兰的眼角,滑过两滴不易察觉的泪水。

        “哎……地面上的妖精已经知道了这里的存在,恐怕,再也无法有安宁的日子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幽幽怨怨,没有人知道谷幽兰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刘浪带着安可希去阴阳医馆之前,将从贺夕身上割下来的人皮地图连同七尸蚀魂丸一起小心收好,吩咐小黑跟游尸在花圈店好生看家,带着童瑶直奔阴阳医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刚走到阴阳医馆的门口,刘浪忽然心中莫名急跳了两下,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突然如此不安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满脸的狐疑:“难道花生出事了?”

        算了算时间,花生应该已经到石窟村了。

        不行,看来,此番必须先去看一看,无论是赵二胆还是千叶,这么长时间没消息,花生接连去了两次也没找到。

    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刘浪咚咚咚擂鼓般使劲敲了敲阴阳医馆的门。

        许久,阴阳医馆都没有动静。

        “鬼婆婆,晓琪,你们不在吗?”

        没有人回答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有些好奇,“怎么回事?怎么都不在?”

    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        又接连敲了好几下,可是,依旧没有人回答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中愈发不安,正想一脚将门踹开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咳嗽声:“咳咳,别敲了,里面没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猛得回头一看,却见一个干瘪的老头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身后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……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满脸的疑惑,看着眼前这个老头有些眼熟。

        “咳咳,小子,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。你不是还在我的殡葬店买过东西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殡葬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,一拍脑门,顿时恍然道:“对啊,你是那个躺在棺材里睡觉的怪老头?你、你怎么……”

        当时对付那些被雁氏集团研究出来的药物感染的僵尸时,刘浪曾去殡葬店买了一些克制僵尸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这家殡葬店有两扇门,一扇开一扇关,正所谓开门为活人,关门为死人,给刘浪的印象非常深刻。

        而且刘浪亲眼看到有鬼魅从关着的那扇门里进去。

        当时因为救人心切,对于这个古怪的殡葬店也没多想。

        此时看到这个怪老头突然出现在这里,刘浪还是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“大爷,你、你怎么来阴阳医馆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,我老头子病了,别的地方看不了,当然要来阴阳医馆看病喽。”

        怪老头缓缓抬起头来,翻了翻眼皮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看到怪老头的双眼,顿时又是一怔:只有眼白,没有黑眼珠,竟然是个瞎子?

        当时因为是晚上,根本没有留意,此时一看,把刘浪倒是吓了一大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