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观天阁
  •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观天阁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愈发感觉天暮有些奇怪,不禁皱了皱眉头:“天暮,你是不是吃错药了?怎么说话这么不对劲啊?”

        “额……刘浪,有些事情我也是刚刚才知道,一时还有些难以接受。『可*乐*言*情*首*发()』【我们网址,如果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推荐给您的朋友】”

        “哟?还有什么让天暮真人无法接受的?啧啧,倒真不容易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半天玩笑的说着。

        电话那头的天暮并没有被刘浪的玩笑感染,而是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刘浪,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何九让知道那么多了。他恐怕不仅仅知道狐墓,还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嗯……?天暮,你什么意思?怎么突然冒出这句话来?”

        天暮突然答非所问道:“刘浪,有人想见你。”

        “谁?”

        “观天阁左云池,左阁主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啥?!阁主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猛然间脑海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般,嗡的一声:“左云池?你是说左云池?”

        天暮听到刘浪惊奇的声音,不禁也是一愣,忙问道:“怎么,你知道左阁主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当然知道了,冯一周跟自己说过呀。

        当时冯一周退伍的时候,就是这个左云池出的面,不但没有追究冯一周的责任,还要冯一周保守秘密。

        左云池……阁主?

        刘浪脑袋有些眩晕,连忙问道:“观天阁是什么东西?这个左云池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“刘浪,我一句两句也跟你说不清楚,但我今天才知道,在我们诡案组一直调查灵异事件之外,华夏国还存在着另外一个组织,这个组织就是观天阁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是。天暮,你说清楚点,观天阁?这名字怎么这么怪?”

        “观天阁。窥视天机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咝……”刘浪深吸了一口气,颤声问道:“天机?”

        “刘浪。观天阁的存在完全在世人的视线之外,虽然属于华夏国,但不隶属于任何部门。我自从东北回来之后,这几天一直待在观天阁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时候,在哪里见面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忽然感觉自己的很多疑团可能会在这个所谓的观天阁找到答案,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天暮略一迟疑:“时间你定,等你有空,跟我联系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。那……你打电话不会就是跟我说这个?”

        天暮略一犹豫道:“刘浪……谢谢你!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不明白天暮怎么突然冒出这句话来。

        天暮连忙掩饰道:“没事……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尽管开口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天暮,你咋了,怎么变成这副德性了?”刘浪满心的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我只是感觉自己是只井底之蛙,一直以为诡案组知道的够多了,可如今我才发现,我太肤浅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靠,天暮。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刘浪,等我适应了诡案组的工作。找你喝酒去!呵呵,刘浪,记得给我打电话啊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不等刘浪再说话,天暮直接挂了电话,搞得刘浪一头雾水。

        “我艹,死天暮,搞得这么神乎乎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骂了一句,却又想起了观天阁左云池。不禁疑惑道:“难道……这观天阁真是什么牛逼的存在?”

        “咳,想那么多干嘛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摇了摇头。收起电话。

        一个电话,彻底把刘浪的思绪打乱了。

        看着床上跟受惊如小鹿般的安可希。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,道:“安可希,我带你去个地方,帮你治病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病,我哪儿有什么病!”

        “去不去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将眼一瞪,吓得安可希又是往回一缩,低着头嘤嘤哭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顿时一脸的无可奈何,声音也柔和了很多:“好好好,不哭不哭,你如果想记起自己是谁,就老老实实听我的,好吗?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眼中挂泪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轻轻点了点头,似乎极为委屈:“那、那你能不能别凶我?”

    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时竟然不知如何是好,看了七尸魂蚀丸一眼,又将其小心翼翼的放在盒子里收好,上前将安可希从床上拽了下来:“走,去阴阳医馆给你看病。”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石窟村后山原马家老族的墓洞处。

        老鼠精花生经过一番探查,再次找到了煞妖幻镜。

        花生四只爪子像是穿山甲一般急速摆动,开采出一条小小的隧道,然后直接停在了幻镜一米之外,仔细观察着幻镜,却并不敢上前触碰。

        “奇怪,看样子,煞妖幻镜并没有出现异常,这道屏障应该还能阻挡一些厉害的妖兽从地底下钻出来吧?”

        花生嘀咕着,小眼睛嘀哩骨碌乱转。

        在地面上的妖类中,几乎每只修成人形的妖类都知道煞妖幻镜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传说煞妖幻镜相当于一层关卡一般,将那些强大的妖兽隔绝在地底深处,使进无法进入地面。

        而越是弱小的妖兽,煞妖幻镜的作用也越小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对普通的兽类来说,煞妖幻镜几乎是没有作用的。

        但是,千百年来,煞妖幻镜从来没有出现过,或者说是以一种无形的状态阻挡着地下那些强大的妖兽。

        一旦煞妖幻镜出现,地下的强大妖兽就会有所感应,试图突破幻镜的阻挡,再次回到地面。

        花生怔怔的看着煞妖幻镜半响,又悄悄往前推进了半米,伸出小尾巴,正想触碰一下幻镜的表面。

        突然,一阵妖风骤然刮起,幻镜的表面上慢慢显出一个人形。

        花生大惊,连忙扬起小脑袋,一脸警惕的盯着那个人形。

        人形一点点凝聚,像是从煞妖幻镜中钻出来的一般,不一会儿工夫,变成了一个一袭白衣、容颜娇美的女子。

        女子静静的看着花生,朱唇微微一动,幽幽的叹息一声:“你是谁?”

        花生一怔,立刻答道:“我叫花生,老鼠精,你又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哦……是来自地面上的老鼠精啊?呵呵,我叫谷幽兰,玉兔精。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漫不经心的说着,目光有些空洞的盯着花生。

        花生不知道谷幽兰的来历,更没敢放松警惕,“你是来自地下的妖兽?”

        “咯咯,算是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叫算是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也曾活在地面上,只是后来死后,就一直生活在地下,直到这面煞妖幻镜的出现,我才有机会再次来到地面看看。”

        “死后……”

        花生身为妖精,自然明白谷幽兰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死后魂魄分散,但有些妖精可以强行凝聚着自己的魂魄,虽然离开了身体,但依旧还会存在,并不会彻底死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