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天暮
  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天暮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噬魂草,传说中跟彼岸花一样,都生长在奈河边上,而且,是孟婆汤的一味药。『可*乐*言*情*首*发()』【妹子最喜欢的言情小说网/d/s/h/u/b/oc】

        孟婆汤让魂魄失去记忆,这噬魂草同样吞噬人体内魂魄的记忆,是炼制傀儡的绝佳之物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在安可希的体内,因为打小修炼道术的原因,噬魂草的毒性似乎并没有完全侵蚀,并非达到无药可救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虽然在修习鬼王诀巫诀的同时,也修习医诀,但毕竟医诀只是辅助。

        检查了一番,刘浪的眉头越皱越紧,根本无从下手。

        也许,鬼婆婆会有办法吧?

        刘浪脑袋中一转,不禁想起了阴阳医馆。

        折腾了一晚上,此时天色尚早,白天的阴阳医馆应该没有多少人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躺在床上,虽然一直对刘浪保持着警惕,可看着刘浪眉头紧了又收,收了又锁的,不禁也泛起了嘀咕,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你在干什么?如果你有什么企图,小心我杀了你!”

        野蛮的性格一点儿也没改。

        刘浪冷哼一声,不屑的说道:“安可希,你有本事恐怕早就杀了我了,可你没这个本事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,你、你究竟想干嘛?”

        “我还想问你呢,你来燕京干嘛?不好好待在武当山上,跑这么远给人当打手?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闻言,顿时一愣神,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,语气也弱了很多,并不确定道:“你真认识我?”

        “废话,不但认识你,还认识你那可恶的师兄步知非呢。”

        说起步知非,刘浪又是一肚子气。

        这家伙被安玉桥炼成了傀儡,竟然因祸得福获得了炼丹的天赋。也让自己知道了七尸蚀魂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      可自从上次分开之后,却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了,也不知道这家伙又藏到哪儿去了。

        既然步知非有炼丹的天赋。又知道七尸蚀魂丸,刘浪一直抱着一个希望。就是希望步知非能揭开自己身上的秘密,要么破开七尸蚀魂丸的诅咒,要么释放出被压制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一想起七尸蚀魂丸,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。

        不对,同样是压制,难道那种七尸蚀魂丸中也有这种噬魂草?

    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七尸蚀魂丸会不会跟萧书娘背后的那个人也有关系呢?

        刘浪也不再跟安可希废话,连忙从床底下将爷爷留下的那个盒子拿了出来。里面还放着一颗七尸蚀魂丸。

        自从刘浪修炼了十重山之后,这个盒子对刘浪的用处也就不大了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刘浪已很长时间没碰到这个盒子了。

        以前刘浪检查过盒子里爷爷留下的七尸噬魂丸,可那时修为太弱,根本检查不出个子丑寅卯来。

        此时修为大涨,说不定真能探出一丝蛛丝马迹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见刘浪突然如此紧张,嗖的一下坐了起来,警惕的防备着刘浪:“你、你要干嘛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回答,而是将最后一颗七尸蚀魂丸拿在了手中,仔细观察品闻。

        七尸蚀魂丸被密封的很好。散发不出半点儿气息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,犹豫着要不要吃下去,然后观察一下它在自己体内的变化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看着刘浪古怪的举动。不禁愈发疑惑,战战兢兢的问道:“你、你想干嘛?你、你不会想用这个东西害我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害你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瞟了安可希一眼,撇了撇嘴,“如果我想害你,早一巴掌把你拍死了,还用得着把你弄回来吗?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一怔,往后缩了缩,张了张嘴,却终究什么都没说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清楚的知道自己跟刘浪之间的差距。人家如果想杀自己,也许真的是只一巴掌的事儿。

        刘浪试探着将二重山的功力灌输到七尸蚀魂丸之中。可是,那表面像是封印了什么东西般。就连二重山的功力也无法渗透进去。

    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有些骇然,难道当初饶家跟爷爷他们已这么厉害,能炼制出如此稳定的七尸蚀魂丸?

        刘浪自认为如今二重山巅峰的状态,虽然不能说打遍阳间无敌手,但对那么所谓的掌门,却是一只手就能收拾得了了。

        连二重山都无法探究七尸蚀魂丸,这的确有些费解。

        还是,七尸蚀魂丸根本不是饶家跟自己的爷爷炼出来的?

        刘浪一想及此,不禁也吓了一大跳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不是饶家跟自己刘家炼制出来的,这七尸蚀魂丸的来头恐怕还真没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看着手中唯一一颗七尸蚀魂丸,刘浪猛然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:难道,爷爷当初留下这颗丹丸,还有其它的深意?

        这么想着,刘浪连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,纠结着是否真的吃下去,以身试险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看着刘浪如此奇怪,不禁也愈发好奇,可并不敢吭声,只是直愣愣的盯着刘浪看。

        “咕咚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咽了一口唾沫,心下一横: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罢了,我就将它吃了,看看究竟有什么效果!

    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
        将脖子一扬,刘浪正想将七尸噬魂丸吃下去,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神,几秒的大脑空白之后,才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精力太集中,这个电话来得太突兀,让刘浪还有点儿迟钝。

        略一犹豫,放下丹丸,刘浪拿起手机一看,竟然是天暮打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家伙终于肯打电话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嘀咕了一句,连忙接起电话:“天暮,我还以为你死了呢,怎么之前给你打电话都关机了。”

        电话那头的天暮声音沉闷沙哑,像是好长时间没好好休息了一般,沉声道:“刘浪,我将九让的事情跟上一级汇报了,上一级已经批复,让我任诡案组的组长,全力追杀九让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好事啊,恭喜恭喜!”刘浪笑呵呵的说着,这件事完全在意料之中。

        天暮略一沉默,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,似乎在组织自己的语言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觉有些奇怪,忙问道:“天暮,你怎么了?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?”

        “刘浪,九让……”天暮说话有些吞吞吐吐。

        刘浪以为天暮担心自己对付不了九让,嘿嘿一笑道:“天暮,干嘛呀?九让已经死了,你让人去刑警大队调查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九让死了?”天暮吃了一惊,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,喃喃道:“哦,死了好,那还真省下了不少麻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