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恶鬼道
  •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恶鬼道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贺夕尸体的后背上,像是刺绣一般,密密麻麻一条条路线,在最上面,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字:恶鬼道。。しw0。

        贺夕的魂魄轻轻的一笑,似乎很是欣慰,幽幽的说道:“这是母亲留给我的,我希望你能保存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惊异不定的看着贺夕:“你母亲留给你的?你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我在死之前的确不知道,可如今魂魄合在一起之后,终于也明白了,这才是萧书娘、以及萧书娘背后的人想要得到的东西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:“跟你的父亲有关?”

        “对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那……?”

        “这是父亲曾经去的那里的地图,更多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咝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贺夕所说的父亲,显然不是指冯一周,而是指冯一周手下的那个贺姓士兵。

        刘浪脑海中一片清明。

        这件事冯一周并不知道,而那个贺姓士兵没过几年就死了,极有可能是他告诉了自己的老婆,也就是贺夕的母亲。

        而后来,贺夕阳的母亲有了贺夕之后,便悄悄将这张图刺在了贺夕的背上,所以在临终让冯一周将贺夕送走,就是不想再让冯一周陷入如此险地。

        刘浪脑海中思绪万千,虽然不知道猜得对不对,但却感觉*不离十。

        “贺夕,那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刘浪,请你将这张图留下来,也许有一天会用得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贺夕似乎知道刘浪的意思,轻轻摇了摇头道:“一具尸体而已,对我来说再也没用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知道,这张图意味着什么。

        略一思索。刘浪也不再矫情,拿出一把匕首,将贺夕尸体背上的那块皮割了下来。然后小心收好,然后再次贺夕的尸体放在了双生阴煞的尸体上。一把火连同双生阴煞一起烧了。

        做完这些后,刘浪再次来到贺夕的魂魄前,拿出一张超度符,缓声问道:“贺夕,你还有什么话要带给冯一周的吗?”

        贺夕摇了摇头:“谢谢你了!”

        刘浪点头,将手中超度符一抛,轻念咒语,超度符焚烧虚空。将贺夕超度了。

        世间事有时候就是如此,与其徒增伤感,不如两不相知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把贺夕的消息带给冯一周,也许冯一周下半辈子也会活在自责之中。

        罢了,就让一切随着贺夕的魂魄一起,烟消云散吧。

        将整个地下室处理了之后,刘浪再次带着小黑、陆惊风和童瑶一起,回到了*楼,然后给冯一周打了一个电话,将事情大概一说。

        后续自然有刑警大队来处理。

        末了。冯一周还不忘问了一句:“刘浪,找到贺夕的尸体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冯队。没有,可能贺夕早就被烧掉了吧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的一笑,然后再次回到安可希所在的房间。

        阿美已经醒了过来,看到自己干瘪的皮肤,整个人跟傻了一样,呆呆的发着愣。

        一看到刘浪进来,阿美立刻扑向刘浪,尖声叫道:“大师,我、我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我的皮肤会变成这样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拍了拍阿美的肩膀。轻声安慰道:“没事,你身上的毒我给你解了。回去好好补充一下营养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一怔。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:“真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,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相信相信,当然相信大师了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面露喜色,对自己的生活再次抱起了希望,回头指着安可希跟屁股被咬了一半的男子,“他们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哦,有些事刑警大队会来处理的。对了,这里涉嫌非法交易,以后*楼恐怕被会查封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    阿美瞪着眼睛,“那、那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摇了摇头,走到床前,弯腰抗起被定身符定住的安可希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早就醒了,可因为身上定身符的原因,根本动弹不得,只是用一双惊恐愤恨的眼睛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也没放在心上,又指了指还在昏迷中的男子说道:“阿美,他受伤不轻,回头记得叫医生啊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也不管阿美满眼的惊异,回身走出了房间,快步出了*楼,直奔花圈店。

        鬼秀才陆惊风见识了刘浪的厉害,脸上讨好之色也愈加明显,一个劲的催促着什么时候去地下看看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眼一瞪,呵斥道:“鬼秀才,你先回水府等着,这次你帮了我不少忙,回头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呵呵,刘兄弟,你真是客气了。”

        陆惊风现在越来越看不透刘浪了,连连点头,化作一阵风,赶回了水府,真的乖乖等着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也不再耽搁,回到花圈店后,直接把安可希扔到了自己的床上,一把扯掉了定身符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噌的一下窜了起来,两手化掌,朝着刘浪就击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立刻伸手一抓,将安可希的双掌卸掉,怒道:“安可希,你最好老实点!老子在帮你,你要是再这样,我一巴掌把你砍死!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根本不是刘浪的对手,又见他如此大声,立刻吓得缩在了床角,浑身瑟瑟发抖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心中一软,语气也放缓了很多,柔声道:“安可希,你是武当山的道士,你的父亲是安玉桥,你是名门正派,那个美人豹是邪魔歪道,你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主人是邪魔歪道?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疑惑的看着刘浪,“那、那你又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我是……”刘浪略一迟疑:“对了,我是*派掌门,也是名门正派!”

        刘浪诱导着安可希,要她配合自己的诊治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半信半疑,可最后架不住刘浪的花言巧语,还是乖乖的躺下,让刘浪检查自己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刘浪已猜出安可希肯定受了萧书娘的蛊惑,可具体怎么蛊惑的却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在一番观察之下,刘浪惊奇的发现,安可希体内竟然有一种从未见过的丹丸。

        那颗丹丸还没完全化开,但里面放出的气息隐隐与鬼王诀有暗合之意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,是根据鬼王诀中医诀炼制出来的东西?”

        刘浪越来越感觉自己身上的鬼王诀可能来历不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中疑惑,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那颗丹丸,猛然间发现,里面竟然散发出噬魂草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噬魂草?

        这种东西不是医诀中记载的一种蛊药的配方吗?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