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点燃的佛心
  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被点燃的佛心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十二碗拉面也不是一时半儿能做出来的。『可*乐*言*情*首*发()』

        刘浪倒也没客气,直接坐到桌边,指了指对面,对齐连山道:“齐大哥,坐下吧。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张了张嘴,虽然满脸的不解,可还是坐到了刘浪的对面,掏出两张百元大钞,扔给了拉面馆老板:“老板,这些够了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够了够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一碗拉面连十五都不用,二百块钱自然够了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点了点头,摆手道:“行了,够了就不用找了,多放点肉就行了。”

        拉面馆老板乐不可支,连连点头,收起钱回头就忙活去了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似乎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吃过饭,不断的四处打量,眼中尽是厌恶,不时的想劝刘浪换个地方。

        刘浪却毫不在乎,给齐连山倒了一杯水,然后自己又倒一杯,道:“这里挺好的,你不是说有事吗?说吧;大家都来打鬼子。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看了看周围:“这里人这么多,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这有啥事,大部分都是学校的学生,就算你说的是鬼话,谁又会相信啊?”

        是啊,若非亲眼所见,就算你站在大街上吆喝见鬼了,也只会被人当成神经病。

        拉面馆里吃饭的顾客只把刘浪二人当成了哗众取宠的俩家伙,十二碗拉面的短暂惊异之后,很快又各说各的人,根本没有人再注意刘浪二人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见刘浪都这么说了,只好点了点头,低声问道:“恩公,这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问,可不问我实在憋的难受,所以。实在是忍不住了。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有些手足无措,颇为忐忑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疑惑道:“怎么了?你有话直说就是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额……恩公,是这样的……”齐连山咽了口唾沫。身体往前倾了倾,离刘浪近了一点儿。刻意压低声音问道:“恩公,我想知道,我师叔是您杀的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一怔,不禁面色古怪:“什么?你师叔?你什么意思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,就是九让和尚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九让是你师叔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没想到齐连山会说这件事,不禁吃惊不已:“九让怎么会是你师叔?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,指着头顶上的戒疤道:“恩公,您知道的啊。我本来就是和尚,打小受戒,可后来被师父赶下了山,才来到燕京的嘛。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有些敬畏的看了刘浪一眼:“在下山之前,九让本来就是我的师叔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恍然,可依旧不解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见过他的?”

        “今天,我、我在那里看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不敢隐瞒,一五一十将自己怎么去了施工楼,怎么看到九让钻进地下,然后后来刑警又出现。把九让的尸体从地洞里抬出来的全说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听完之后,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直接回答齐连山,而是反问道:“你见九让是从*楼出来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嗯。我本来想上前相认,可见师叔鬼鬼祟祟的,所以才一路跟踪,没想到……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边说着,脸上露出了悲戚之色。

        虽然已很多年没见面了,但齐连跟九让之间的感情还是有的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,这次没能见面,反而阴阳两隔了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知道刘浪的为人,再加上刘浪有恩于自己。联想到九让鬼鬼祟祟的模样,也不敢太多莽撞。纠结了半天,终于还是想当面问问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齐连山眼圈有些泛红。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,缓声问道:“齐大哥,你想不想听个故事啊?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一愣,不明所以道:“恩公,您请讲;全息剑三之私人g”

        正在这时,两碗拉面也做好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其中一碗推到齐连山面前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:“边吃边说吧。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哪里有心情吃面?拿起筷子,眼巴巴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也不客气,闻了闻拉面的香气,边吃边说道:“人总是不断改变的,而你跟九让分离了那么多年,自然也不知道他如今的身份。”

        随后,刘浪将九让的野心给齐连山大体一说,然后又将九让的企图略一分析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顿时目瞪口呆,难以置信的盯着刘浪,似乎还有些不相信:“怎么可能?师叔虽然有点儿野心,可也不过是争个方丈而已,怎么会干杀人越货的事情,而且还长生不老?不不不,不可能,佛家自来生死寂灭,不可能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呲溜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将最后一根拉面吃进了肚子里,然后直接端起大碗,心满意足的灌了两口汤道: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
        回头又问老板:“老板,十碗拉面好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早就准备好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老板正津津有味的听着二人的谈话,猛然间被刘浪打断,却是一愣神。

        回身将打包好的十碗拉面递给了刘浪,老板还笑嘻嘻的问道:“二位,你们讲得是哪部电视里的故事啊?听着还蛮有意思的呢,嘿嘿,你们说的那个九让,真是罪该万死!哼,这种人太可恶了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嘿嘿一笑,没再答话,拿着拉面起身往外走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使劲瞪了老板一眼,连忙也站起身来,默默跟在刘浪的身后。

        一直跟着刘浪到了花圈店,齐连山一路上沉默不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齐大哥,你还有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回头看了齐连山一眼问道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抬起头来,盯着刘浪,许久之后才道:“恩公,我不知道师叔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,可他毕竟是我的师叔,希望您能跟刑警大队的人说一声,把遗体给我,我好带回祁连山,将他好生安葬。”

        没想到,齐连山竟然还有如此心思。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拒绝的理由,给冯一周答了电话,将事情一说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满口应下,让齐连山第二天早晨去刑警大队取遗体就可以了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满脸的感激,不由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朝着刘浪重重磕了三个头:“恩公,你的恩情我齐连山这辈子就算是当牛做马也无以为报。等我将师叔的遗体送回去之后,我回来,鞍前马后伺候您!什么风尚礼仪,垮就垮了吧,受咋地咋地,不管了。”

        九让一死,让齐连山彻底失去了争斗之心,那颗本来被掩埋的佛心,竟然又隐隐跳动了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