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五爪怪物 4
  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五爪怪物 4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阴气与煞气并没有本质的区别,只是相对于阴气来说,煞气更加凶戾,而与煞气扯上关系的,基本都很难对付。

        刘浪感受着阴气通过阴火石,源源不断的流进自己的体内,开始时并未到达丹田就已经被全部冲掉。

        可后来因为阴气越聚越多,慢慢开始汇集到丹田之外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刘浪丹田之中那若有若无、好似弥漫着薄雾的真气却开始将丹田封锁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虽然真气并不浓郁,但却将丹田内部牢牢的包裹住,竟然透不进一丝阴气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来以为如此浓郁的阴气应该足以冲开丹田对鬼气的限制,可现在才发现,当初二重山的威力对鬼气的影响太大。

        何止是鬼气包裹着一层老茧啊,就连那些平时散漫的真气都开始起了效用。

        这相当于要将鬼气释放出来,必须要冲破两道关口。

        我去,还真是让人伤脑筋啊!

        刘浪稍微一试,立刻就放弃了,手里虽然握着阴火石,却不再去管它,任凭阴火冲进体内。

        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,出现了类似人工砌成的墙壁,而那外墙壁上,正露出一个一米见方的空洞。

        小黑趴在空洞外面,小脑袋偷偷往里看去,竟然没有贸然进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不禁又对小黑这个家伙一阵唏嘘:绝对不是狗脑,妈的,这家伙忒聪明了!

        心中感慨着,刘浪悄悄潜到小黑身边,拍了拍小黑的脑袋,也朝着里面看了看。

        这一看不要紧,里面竟然是一间地下室。

        地下室并不大,里面灯火通明,除了在正对洞口的地方有一道铁门之外,其它地方全是由花岗石砌成,坚硬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      更让刘浪感到惊惧的是,在地下室的房顶处,一个硕大的牡丹图案,跟自己鬼牌上的一模一样。

        而周围,全是那种养煞的符文。

        这些符文与刘浪之前看到的形状一样,颜色却大不相同,竟然全是用鲜血绘制而成,而且都是刻入花岗石中。

        刘浪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心情,目光朝着房间里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咝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由得紧紧握了握拳头:“意外收获,跑到这里绝对是个意外收获!”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风尚礼仪。

        花和尚齐连山抹了一把吃得满嘴油的大嘴,一只胳膊搭在燕小六的肩膀上,顺手拿起一根烟,叼在嘴里,笑呵呵的问道:“小六啊,咱爷俩都这么些年了,哪儿有什么隔夜仇啊,你说是吧?”

        燕小六满脸堆笑,连连点头道:“干爹,是啊,以前都是小六不懂事,您、您老别见怪啊!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啥见怪不见怪的!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深吸了一口烟,大大咧咧的将剩下的烟又塞到燕小六的嘴里,然后将披在肩膀上的衣服往身上一带,站起来身来说道:“小六,自从你走了之后,咱风尚礼仪的很多娘们都走了!妈的,现在生意不好做,老子本想守着这一亩三分地儿过下半辈子得了,可现在发现,做生意就是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啊!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边说着,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脑袋,叹息道:“哎,他娘的,老子现在突然警觉,却发现,已经被水冲到大西洋去了!”

        燕小六眼角轻轻抽动了两下,还是将齐连山塞给自己的烟吸了一口,然后在面前的烟灰缸里轻轻弹了一下,也站起身来,笑道:“干爹,看你说的,只要你想干,有啥事吩咐就是了,小六一定鞍前马后,在所不辞!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闻言,哈哈大笑一声,重重拍了拍燕小六的肩膀,朗声道:“小六,他娘的,干爹果然没看错你!哼,自从上次那个沈菊花不辞而别之后,老子已经很久没这么痛快过了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又拿起一杯酒,朝着燕小六一举,喝道:“小六,来,陪干爹再把这杯干了!”

        燕小六没动,而是抬起手来,按住齐连山的手,阴声道:“干爹,这杯酒咱回头当庆功酒来喝,还是干正事要紧啊!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一愣,啪的一下将酒杯摔到了地上,高声叫道:“好,小六,老子果然没看错你!走,跟干爹一起去**楼,奶奶的,竟然把老子的女人全抢走了,这次不抢回来,老子就不姓齐!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随手抄起门后一根铁棍,朝着门外吆喝了两句,呼啦呼啦涌进来五六个大汉,个个手里拿着砍刀,一副街头混混干架的架式。

        燕小六见此,嘴角抽动了两下,却是一声没吭,也从身后的椅子边上拿起一把砍刀。

        原来,自从**楼被美人豹接手之后,就从各处搜集美女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能入**楼法眼的却也不多。

        零散的搜集自然又是浪费时间,也不知道美人豹怎么知道了风尚礼仪,竟然直接派人来挑选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**楼的待遇可是比风尚礼仪要好上很多,就连地位也完全不同。

        结果,挑来挑去,风尚礼仪姿色中上等的全部跑到了**楼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什么脾气?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?

        可是,齐连山也不傻,知道**楼后台很硬,如果真这样能把**楼的气焰给打下来倒也罢了,可如果没把人家打趴下,还被反打一顿,再追究起来,整个风尚礼仪难免都会遭殃。

        于是,齐连山就想到了燕小六。

        真出事了,俩字,顶缸!

        干儿子是干嘛的,就是干这种事的啊!

        齐连山虽然是个好酒好色的和尚,可在燕京市混了这么些年,的确也不是吃素的。

        只要把燕小六拉来,可以说是万无一失,到时候大不了就说自己被燕小六蛊惑的喽。

        燕小六当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。

        正好他也想去**楼看看情况,如今竟然有齐连山打头,自然也是求之不得。

        于是乎,俩人各怀心思,带着五六个手持砍刀的大汉,浩浩荡荡直奔**楼而去。

        平时**楼的大门都是关闭的,而**楼的门口更是近乎二十四小时排着长队,那生意好得不让人眼热是假的。

        要找麻烦,齐连山自然也不会傻到要从正门进去。

        在来之前,齐连山早就派人打听过了。

        **楼有后门,而且后门连着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子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带着人正是准备从这条巷子里进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还没拐进巷子,里面突然走出一个头戴毡帽,穿着一件长袍大褂,背后还背着一根一人多高的大棍的魁梧大汉。

        那个大汉出了巷子之后,并没有留意到齐连山等人,而是匆匆往前,身形更是健步如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