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灵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看病 3
  •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看病 3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鬼王诀分为巫诀跟医诀。『言*情*首*发

        自从刘浪的巫诀步入第三重后,巫诀跟医诀的差别也在明显缩小,而第三重的名字巫道至医也正体现了这一点儿。

        虽然鬼气被封在了丹田之中,可刘浪如今对医诀的水平也非一般人所能比的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对一些人体的基本构造,刘浪亦有一个更深的了解。

        对于人体来说,一般有八穴通八脉,而对与人体相互依存的魂魄来说,同样也存在于八穴八脉之中。

        刘浪无法运用鬼气,看不清阿美体内魂魄的状况,可每在阿美身上点一下朱砂,就似是有什么东西退避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阿美一动不动,任凭刘浪在自己的身上点来点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点完之后,朝着阿美的身上仔细一看,不禁大惊失色。

        整整五个点,全在人体跟魂魄交汇的穴位之上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说,里面那个东西已与阿美的魂魄融为了一体,如果真将那个东西弄出来,阿美的魂魄也会溃散,阿美肯定是必死无疑。

        “咝……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功法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,紧紧皱起了眉头,沉思了起来;[综]赤司家的平和岛。

        阿美见刘浪面色凝重,不禁也心下一颤,满脸期望的问道:“大师,有、有救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摆了摆手,“我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,不能直接将那个东西引出来,只能先暂时压制住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那、那就是没救啊?”

        阿美闻言,瞬间脸色惨白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一副失神落魄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愈发感觉*楼似乎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不过。既然被自己碰上了,那也没有不管的道理。

        又琢磨了一会儿,刘浪安慰道:“阿美。你也不用过分担心,如今虽然找不到破解的方法。可也不会要了你的命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那、那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阿美一听,立刻直起腰来,直勾勾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叹了口气,沉声道:“这样,我先帮你压制住你体内那个东西,阻止它继续生长,这样也会减轻你晚上的痛苦。不过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过什么?大师,只要你能帮我。让我粉身碎骨都可以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摇头道:“粉身碎骨倒没必要,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留意*楼的情况,随时向我报告。还有,如果发现自己身体有任何异样,也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        都这种时候了,阿美哪里会不听?跟啄木鸟一般连连点头:“大师,我全听您的。只要您能救我,我这条命就是您的,我、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着,阿美竟然将手伸到了胸前的衣扣上。作势要解。

        我去,又来?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制止道:“阿美,你别这样。如果你再这样,这病我直接就不管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大、大师……”

        阿美闻言,眼眶泛红,终于忍不住朝着刘浪连连磕头。

        生活在风月场所的人,自来都是薄情寡义、逢场作戏,阿美哪里见过刘浪这种人?

        见刘浪不吃自己这一套,阿美似乎还有些不太踏实,连忙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钱,硬塞到刘浪手里。

        这次刘浪倒没客气。看了阿美一眼,“行。钱我先收下,你闭上眼。我给你处理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点了点头,乖巧的闭上眼睛。

        刘浪根据刚才的试探,已基本知道了里面那个东西如何寄生的了。

        只要封存起它跟魂魄与*之间的联系,阻止住那个东西吸收阿美的阳气,就可以跟冬眠一般暂时将那个东西封存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这么想着,刘浪拿起狼毫笔,沾着朱砂,慢慢运起一重山,将一丝气息灌输于狼毫笔上;[综英美剧]跃动的灵魂。

        “阿美,可能会有点儿痛,你忍着点啊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点了点头:“大师,没事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对准其中一个朱砂点,以其为中心,立刻龙走飞蛇,嘴嘴念念有词道:“天地无极,律令九方,如今下笔,万鬼伏藏!”

        “哼……”阿美强忍住疼痛。

        刘浪用一重山的功力,直接将狼毫笔变得跟钢针一般尖利,而每一笔却像是刺青,直接将朱砂打进了阿美的皮肤之中。

        眨眼之间,刘浪在那个朱砂点上画了一个‘禁’字。

        这正是禁字符,可以起到暂时囚禁里面那个东西的作用。

        如法炮制,刘浪又在其余几个朱砂点上画上了‘禁’字符,然后长长出了一口气,“嗯,里面那个东西反应还不是很激烈,应该中的不深,如果再过一个月,你来找我,恐怕这禁字符也难以压制住它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说着,收起狼毫笔跟朱砂,道:“好了,你起来吧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已是虚汗直冒,嘴唇都咬出血来,缓缓站起身,抬头看着刘浪:“大师,这、这就好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你先回去,有什么事情再来找我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感激的点了点头,“谢、谢谢大师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想要上前拥抱一下,可终究还是放弃了,又朝着刘浪深深鞠了一躬,这才转身朝着外面走去。

        阿美刚走,花生便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,朝着刘浪大声嚷嚷道:“师父师父,想死花生了,你这几天去哪里了?让花生等的好辛苦啊。”

        一只肥胖的老鼠刺溜一下出现在刘浪面前,让正陷入沉思中的刘浪吓了一大跳。

        “我靠,花生,你怎么又肥了啊?”

        才不过数天不见,花生个头又大了一圈,比只大花猫都大,个头跟现在的小黑都差不多了。

        这么大的老鼠,不成精才怪呢。

        花生嘿嘿一笑,激动道:“师父,你看你,哪儿有这么说自己徒弟的啊?”

        说着,花生晃着自己肥胖的身体,贼兮兮的靠近刘浪,“师父,刚才那个女人的内内是黑色的,不知道啃起来味道怎么样呢?”

        我晕,花生还是改不了自己的丑毛病。

        花生这辈子两大爱好,一是喜欢吃花生,二是喜欢啃女人的内衣。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白了花生一眼,忙问道:“花生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将幻妖煞镜的事情跟你爷爷的爷爷说了吧?”

        花生连连点头道:“嗯,说了,而且,爷爷的爷爷还带我去找到了那个炼器大师呢。嘿嘿,过段时间,那把骨刀跟化生骨炼在一起之后,我还得回去拿呢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花生乐滋滋的盯着刘浪,却是亲切无比。(未完待续。)